风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梦境探险队 > 正文 第30章 重启
    地面的起伏非常剧烈,只是几秒钟,我就感到肠子要被颠出来了。

    我心中骇然,但无法控制身体,开始滚动起来。

    不仅是地面,四周的岩壁也在起伏,一波接着一波。整条隧道像是一根漂浮在惊涛骇浪之上的软绳,上下激荡。

    我感到头晕目眩,耳边传来黑眼镜的喊声:“快看后面!”

    黑眼镜的声音有点跑调,一定没有好事。

    我扭动身体,伸出手电向后照去。十几米外,一道岩壁正向我们压过来。

    还来不及害怕,突然听到王胜利喊道:“快看前面!”

    我赶忙扭动身体,用手电照向前面。十几米外,同样出现一道岩壁,正快速压向我们。

    整个头皮炸开了,我又去看后面,那道岩壁一直向我们压过来,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我的心往下一沉,遭到前后两道岩壁的快速夹击,我们根本无处可逃,很快就会变成肉饼。

    原来,之前的大难不死,并不代表我们会有后福。

    我们只是在命运之弦上跳动的几颗豆子,没有人关心我们的生死。

    这时,整条隧道已经严重扭曲,变成了一根大麻花。四个人被抛起来,然后跌下去,反反复复。

    更严重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气温陡然上升,像是被扔进了炒锅里。

    我感到呼吸困难,视线变得模糊,依靠仅存的意识,交替看向隧道的两头。

    最终的幻想破灭了,隧道两端的岩壁已近在眼前,它们很快就会合拢,将我们的身体封装在岩层之中。

    也许是因为高温,我们都没有说话,任由生命离开自己的躯体。

    气温持续上升,已经超出可以忍受的程度。我的意识模糊,进入一种悬浮在虚空中的混沌状态。

    紧跟着,眼前一黑,我失去了知觉。

    接下来的情形非常奇特,失去知觉的同时,我突然又看到了东西。

    我正躺在地上,手中握着手电,四周一片寂静。

    我机械地转动脖子,向四周看看,坐了起来。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像是被掏空了,仅存的只有空洞的自我意识。

    很快,我看到其他三个人,他们也坐了起来。

    我们相互看着,他们的目光呆滞,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将视线离开那三个白痴,手电光可以照到的地方,全都是黑色的岩壁。

    看了一会儿,我又低头看看自己,用手摸了摸脸,一切都非常陌生。

    我晃了晃脑袋,用力拍了拍脑门,试图在空荡荡的大脑里寻找到任何存在的记忆,但却一无所获。

    我像是一台刚刚完成硬件组装的电脑,还没有安装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仅仅只是一个躯壳。

    就这样,我像白痴一样度过了一分钟。

    突然间,记忆像潮水涌进大脑,快速填充空白区域。

    期间,我看到早已被遗忘的儿时场景,蹦跳和欢笑,还有当时的快乐感受。

    之后,我恢复了思考能力,刚才的经历如同电脑被重启了。

    整个过程虽然短暂,但却让我感到十分疲惫。

    我摸了摸脑门,集中精神,开始回忆失去知觉前发生的事情。

    我首先确定自己还活着,并没有变成鬼魂。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还活着?我失去知觉后,发生了什么?

    王胜利和两位教授,原本痴呆的双眼逐渐恢复了活力。

    我们相互看着,心有余悸。

    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刚才的炽热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任何损伤,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四个人站起来,打着手电,慢慢地走着。

    我们还在隧道里,左端七八米处是一道岩壁,右端则是一条长长的隧道,深不见底。

    “难道刚才都是幻觉?”王胜利抓着头发。

    “肯定不是幻觉。”我道,“我们四个人,不可能出现相同的幻觉。”

    王胜利用手电照向我:“那会是什么情况?”

    我用手电照向面前的岩壁,道:“你们看看这道岩壁。我认为时间倒流更加靠谱,我们又回到了被困在隧道里的时间点上。”

    “不会吧?”王胜利把舌头吐了出来,“如果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为什么?”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为什么?”王胜利蹬着眼睛看着我,“很明显,你的脑子已经坏掉了。”

    他抹了一把脸。“如果是时间倒流,那岂不是一个死循环?我们会一次又一次经历变成烤鸭再变成白痴再变成烤鸭的过程,次数多了脑子一定会坏掉,最终变成永久性白痴。”

    我也抹了一把脸,道:“好吧,时间倒流同样不靠谱。”

    我左右看着:“一定是隧道收缩到一定程度后又拉伸了。眼镜教授说得对,隧道的变化是一种交替过程,从长到短,再从短到长,如同是一根弹簧。”

    “那还不是一样,仍然是一个死循环。”王胜利摊开双手,“长风,我非常肯定,你的脑子已经坏掉了。”

    他做了个让我揍他的手势。“要不这样,你赶紧把我打晕。根据上次的经历,收缩过程马上要到来了。我可不想变成白痴,那样的话连抽烟都没有味道了。”

    我耸了耸肩,无言以对,看向两位教授。

    他们打着手电,一直在研究隧道两侧的岩壁,神情专注。

    我和王胜利走过去,跟在两位教授后面,希望他们能够带来好消息。

    他们一会儿走到这里看看,一会儿又走到那里瞧瞧,嘴巴里还会嘀嘀咕咕念叨几句。

    走了一会儿,王胜利把我拉到一旁,低声道:“情况不对啊。”

    “怎么说?”

    “两位教授有点不对劲。”他皱着眉头,“他们的行为古怪,像是两个老小孩,看来脑子都坏掉了。”

    我听了也皱眉,回头看向两位教授,他们还是在那里走来走去。

    “你不要乱下结论。”我道,“两位教授正在搞科学研究,我们过去帮忙,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现。”

    王胜利走向两位教授:“请你们抓紧时间,否则我们又要晕倒,一切又要重来。我认为目前的处境不适合搞科学研究,连做一道简单的几何题,时间都不够。”

    “已经不同了!”杨教授突然回过头,双眼闪烁着光芒。

    “有什么不同?”王胜利问道。

    “说不清楚。”杨教授道,“但我可以肯定,我们已经离开原来的隧道。”

    他看向隧道深处:“我们已经穿过巨大球体的外壳,隧道的尽头便是巨大球体的内部。”他的双眼炯炯有神,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对,的确是这样!”黑眼镜道。

    两位教授不再说话,几乎是手拉着手,快步走向隧道深处,我和王胜利紧跟上去。

    隧道走向笔直,大约一百米后,隧道的内部结构发生改变,岩壁上相继出现5条分支隧道,入口都有一人多高。

    5条分支隧道的内部,地面均呈台阶状,其中3条走向向上,2条走向向下,不知通向何处。

    大致上看了一下分支隧道的情况,四个人沿着主隧道继续向前走去,几十米后,突然走到主隧道的尽头。

    外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漆黑一片。

    我们并排站立,看着前方的黑暗空间,心跳越来越快。

    我侧耳听了听,不仅仅是没有声音,还感觉不到有丝毫扰动,前面的世界像是凝固了一般。

    王胜利从背包里掏出信号枪,填装上照明弹,朝着正上方打了出去。

    照明弹拖着一道光轨,抛物线向上射出去,飞行一段距离后炸开,刺眼的白光发散开来。

    我眯起眼睛望去,整个人僵直了。

    炫目白光背后的景象,瞬间粉碎了我固有的科学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