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带着一百万重生了 > 正文 第94章 我不逃课的
    确实漂亮!

    在看到澜语墨的第一眼,林晓在心里暗自感叹。

    这时候,林晓才知道为什么潭高远会说澜语墨和许佳各有千秋。

    澜语墨年龄大概在二十八九,身高估计离一米七稍稍差一些,但是差得应该也不远,一头乌黑的头发被随意的束在脑后,露出了一张成熟妩媚的脸庞。

    体态丰腴,成熟女性傲人的资本让人惊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成熟的水蜜桃。

    御姐!

    这对于男人,尤其是少年,太具杀伤力了。

    可是,在这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气息的身上,却又有一副清冷的表情。

    两种不同的气质交织在一起,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魅力。

    “澜老师这气质太好了,我要是以后能成为这样的女人就好了。”

    这时,一旁的杜小雨感慨了一句,顾怡清没说话,可是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是一个连女人都羡慕的女人。

    澜语墨果然不点名,甚至都没有怎么打量学生,只是说了一句上课了,随即便开始了讲课。

    声音带着一股清冷的味道,但是很悦耳。

    这下,林晓算是真的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些同学们对这门课这么追捧了,这比汤锐站在上面实在是赏心悦目多了……

    嗐,不能这样说班主任。

    “金融市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理解为现代战场,金融工具一旦发挥它的威力,影响是巨大的,比如去年刚刚过去的亚洲金融风暴……”

    当坐在教室里继续往下听时,林晓很快就发现,澜语墨这课有趣的,还不仅仅是这个人,还包括她讲的内容。

    “泰国经济曾经也是亚洲的小老虎,但是从1994年以来,泰国出口出现疲软,这让他们的外汇储备开始出现危机,在金融风暴开始前,泰国虽然外汇储备有380亿元之多,但其外债总额更高达1060亿美元,这为金融风暴后泰铢崩盘埋下了巨大隐患……”

    对于亚洲金融风暴,林晓是熟悉的,后世有太多人总结了,可是现在距离这场金融风暴刚刚过去没多久,确切的说,甚至都不能说结束。

    也就是说,现在其实关于整个亚洲金融风暴的分析虽然有,却很是片面。

    但是澜语墨从泰国讲到高丽,又讲到岛国,到香江,对整个事情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梳理,而且讲得通俗易懂。

    很显然,澜语墨通过自己的理解对于整个事件进行了分析。

    在很多消息并没有对外公布的情况下,这可是很多经济学家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不仅要有很高的理论水平,还要对资本市场有足够的实操经验。

    这倒是让林晓很好奇了,澜语墨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水平。

    联想到澜语墨是这个学期刚刚来学校任教的,他几乎可以肯定,澜语墨之前肯定不会是一直在老师这个岗位。

    光凭理论,讲不出这样的科。

    澜语墨的这堂课,不仅仅是林晓听得津津有味,其他人也大都如此。

    以至于下课铃声响起后,不少学生都跑上前,开始问澜语墨一些关于亚洲金融风暴的事情。

    澜语墨似乎很不习惯大家这样热烈的气氛,回答了几个问题后,看到还陆陆续续有人来问,她眉头微微蹙起。

    “班长在吗?”

    澜语墨突然说话,原本正要离开教室的林晓不由停住了脚步。

    “在!”

    还好今天来了啊,谁能想到,这快一个月没上过课,今天第一次来,就被老师找。

    林晓心里嘀咕着,然后走到了讲台跟前。

    “我今天在课堂上讲的东西,在办公室整理过,你同我去拿一下,班里有兴趣的可以打印出来自己看。”

    澜语墨说完,没有再等其他人发问,也没有等林晓应,就直接往教室外走去。

    在班里其他男同学羡慕的眼神中,林晓也跟着走出了教室。

    “班长这也运气太好了,从来没有上过课,第一天来就被澜老师指名做事。”

    “是啊,太不公平了,我们平时上课这么认真,都没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不过,这班长好像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潭高远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

    却说林晓同着澜语墨往办公楼走去,对方是老师,关键是这老师性子有些冷,林晓也不好并排着走,于是就跟在侧后方。

    然后林晓就发现,这样不近不远的距离,其实是一种享受。

    鼻间萦绕着淡淡的香味,目光欣赏着那丰腴而又不失婀娜的背影。

    关键是,澜语墨一路上还不说话,都不会打断他欣赏。

    不过林晓倒也知道非礼忽视的道理,所以目光以欣赏居多,在上楼梯时,更是主动的和澜语墨并排着上楼梯。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晓感觉到自己在上楼梯选择并排走时,澜语墨不经意间扫了自己一眼。

    不过,动作非常细微,以至于林晓都不是非常确定。

    一路来到办公室,澜语墨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林晓发现正是之前燕京理工开学时从自己那采购的那一批,澜语墨拿的是只有8m的。

    澜语墨将u盘插到电脑上,从一个文件夹将东西拷贝,然后递给林晓。

    伴随着响起的是她清冷的声音,“你叫什么名字,打印完后记得还回给我。”

    林晓却是没有接u盘,反而是从自己兜里拿出了一个u盘,笑着说道:“澜老师,我叫林晓,你这u盘只有一个,要不你还是留着吧。”

    “u盘我这里正好有一个,而且我看你这里还有之前上课的课件,我觉得也讲得非常好,能不能一起拷给我,我学习一下。”

    澜语墨的清冷的眸子看了林晓一眼,默默的接过u盘,将之前自己备课的课件都拷进了林晓的u盘,又递回给林晓。

    林晓伸手接过u盘,不过下一刻澜语墨的话却是让他的动作不由微微一顿。

    “是因为之前没有上课,所以才要拷我的课件吧。”

    咳,当场被揭穿了。

    老师,你不是不点名吗?怎么知道的我没来上课啊。

    而且,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竟然知道我没来上课?林晓满头的疑惑。

    当然,这事林晓是不会承认的。

    “老师说笑了,我不逃课的。”

    说完,林晓也不管澜语墨相不相信,是不是还有兴趣说,反正他不给澜语墨继续说话的机会。

    “谢谢老师,我这就给同学们打印去。”

    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