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我又逆袭了!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不想被尚的刁蛮公主(四)
    对于这些,若尘并不知晓。

    “姑姑,这府里的消息好像传出去得也太快了嘛!”

    对着听见门口动静赶过来的白芷姑姑说了一句,后者便福了福身道:“是老奴的疏忽,殿下且给老奴半天时间,老奴一定还您一个真正的公主府!”

    在来的路上,白芷姑姑便已经听说了门口的事,知道自己殿下打了周姑娘之后,白芷姑姑心中蕴含的最后一丝怨气消散开去:公主这是被伤透了心,都不由着那些子下作人胡来了。

    对于这样的公主,白芷姑姑很是欣慰。

    “我信姑姑!”

    对于这个上一世在原主过世之后自戕陪葬的忠仆,若尘满是信任地说道。

    看着公主殿下又对自己露出了信任的眼神,白芷姑姑浑身像是被注入了使不尽的精力那般,行了个礼,便大跨步离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若尘无奈地笑了笑,扶着蔓菁的手,朝着主院走去。

    上一世,原主因为听信欧阳杰和周玲珑的唆使,觉得白芷姑姑还有蔓菁茯苓都是皇上派到公主府监视原主的,对这三人冷落了不少,可到最后,在全公主府差不多都投靠欧阳杰的时候,只有这三人坚定不移地站在原主这边。

    更是在原主去了之后,也跟着走了。

    这一世,遗憾还未铸成,若尘也会善待这些忠仆。

    至于那些府里的老鼠,便交给白芷姑姑去抓出来吧。

    “公主殿下,驸马爷身上疼,想请您去看看他。”

    快进院子的时候,一个眼生的丫鬟走了过来,对着若尘道。

    “哦?”

    看见这眼生的丫鬟,若尘想了一下,觉得有些意思,转过身,便朝着欧阳杰的院子走去。

    按理说,这驸马就应该宿在公主的院子里,可是,那欧阳杰借口要处理公务,担心打扰了原主休息,硬是要了一个院子。

    一路上,若尘都在想着,这欧阳家母子知道自己将周玲珑赶走,会是怎样一个反应。

    “若尘,你来啦!”

    蔓菁方一掀开纱帘,将将露出若尘的身影,趴在床上养伤的欧阳杰便温柔地招呼着。

    要不是自己刚才让人打了对方一顿板子,若尘说不定就要相信对方眼神中的深情了。

    “你想见我?”

    没回应对方的深情目光,若尘径直走到了桌子旁坐下,接过蔓菁倒过来的茶水。

    “若尘,之前是我想差了,误会了你,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像是没察觉到若尘的不耐烦,欧阳杰径自温情地承诺着。

    “呵呵!”

    对于这番深情,若尘并不想回应: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还贱。

    “我是皇上最宠爱的妹妹,我还真不懂,谁有几个脑袋,敢给我委屈受!”

    说完之后,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样面色惨白的欧阳杰。

    看着若尘的模样,欧阳杰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以往,自己只要温柔一点,对方就会收起獠牙的,怎么现在还越发恶毒了?

    看向若尘的眼神里,满是探究。

    “公主,你好狠的心肠啊,你将玲珑赶出去,你让她一个女人在外面怎么活啊?”

    就在二人的僵持间,一道哀嚎打破了这份寂静。

    原来是周氏让人将自己抬了过来。

    看着动一下就疼得直咧嘴的周氏,若尘心中一阵苦笑:这可真是原主没有的待遇啊。

    “公主,玲珑生得如花似玉,你将她赶出去,不就是想逼死她吗?”

    被打了一顿之后,周氏对上若尘的眼神还是会有躲闪,只是,长期以来,儿媳温顺听话的模样让她一时间就算想改变,也变不了多少。

    对上若尘的时候,徒有表面的恭敬,语气里却净是不满。

    “知道什么是尚公主吗?就是入赘到了公主府,相当于女人嫁人了。哪有男人成亲之后需要养着丈母娘还有隔了一代的表弟的?”

    听着周氏的指责,若尘毫不客气地当着下人说道:“我公主府养着驸马是应该的,养着你这个驸马的母亲也是看在驸马的面子上,可是,你们再要我帮着养一个外人,这不是有点过分吗?”

    欧阳杰母子没想到若尘竟然这般不讲情面,将话说得这般难听,脸上皆是窘迫。

    特别是欧阳杰,打从自己中了探花郎后面又尚了公主之后,何曾受过这般的委屈。

    只是,眼下,给他委屈受的女人竟然就是给他荣光的对象,弄得他开口不是,不开口也不是。

    沉静半晌,还是周氏率先讪讪地笑了笑,开口道:“公主殿下,这玲珑也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娘家侄女,又是杰儿的表妹,算起来,也是你的表妹啊……”

    “可别,我的表妹不是郡主就是县主,哪有什么周家孤女?”

    还没等周氏说完,若尘便打断道:“更何况,驸马不是老说我欺负周家孤女嘛,现在将人送回之前的府邸,驸马也好安心一点,安安心心地办事啊。”

    “毕竟,作为公主,我还做不到去别人府上欺负人呢。”

    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看着那躺在床上的欧阳杰面色变了又变,若尘心中满是舒爽:之前这人不老是说自己善妒不解人情以权压人吗?

    那现在,自己就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不解人情以权压人。

    “公主,你若真的要赶玲珑走,那我这个老婆子也跟着走。”

    眼瞧着劝不住若尘,早已将周玲珑当作自家儿媳妇的周氏豁出去了。

    “那正好,公主府又省点开销了,蔓菁,等会儿吩咐下去,欧阳夫人和周姑娘离开的时候帮忙收拾一下行李,切不可让他们落下什么宝贝。”

    听见周氏这番威胁的话语,若尘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温柔一笑,冲着身旁的丫鬟便吩咐道:“她们带来的东西都给她们收拾好,这公主府上的东西也都给我收好了。”

    别认为若尘没看见周氏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精光:老虔婆,想拿着老娘府上的珠宝金银出去过好日子?

    做梦!

    本来觉得出去也很好,至少可以关起门来和玲珑好好过日子的周氏在听见若尘的话之后,立马惊出了一身汗:没有了公主府的那些宝贝,她和玲珑出去了该怎么过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