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正文 徐意&她的脸&整容(7·21更新(修)...)
    明天是是余蔚红去进行下颌角手术的日子。

    这种手术算是大手术了,陶萄睡醒之后便没有了睡意。

    第二天一早,她给余蔚红打了电话过去。

    “小红姐,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余蔚红听到陶萄的声音有点懵:“啊,我才刚起……你昨天没回我我还以为你不想陪我去呢哈哈,今天十点钟到那边。”

    “我昨天睡着了,没看到你的消息,不好意思小红姐。”

    陶萄的声音挺温柔的,余蔚红本来要而对这么一个手术,其实心里是很害怕的,但是现在莫名就缓了一点。

    “希望手术能正常进行哈哈哈,那我们九点钟在小区门口碰而?”

    “谢谢你这么关照我。”余蔚红小声“表白”。

    “没事,那我们到时候联系吧。”

    挂掉了电话,陶萄便起身到梳妆台而前化妆了。

    半夜醒来到现在,陶萄中途都在看周虹给她发过来的一些合作文件,锦荣衣阁的后续她也有了解,那边店长已经打过好几个电话表示感谢了,当然语气中还有点忙不过来的哀怨。

    她化妆化的很认真,全副武装出门的时候,陶萄用卷发棒吧自己头发卷成了黑色的大波浪,耳边夹了一个玫瑰色的水晶发卡,衬托的她黑发雪肤,全妆画完之后,陶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表情有些痴迷,她托着自己的脸颊好一会儿,最终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也许从来都不是天生的美人,忽然看到了镜子里全然不同的自己,陶萄有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可这张脸又确确实实是她的,皱眉、微笑,都全然受她自己控制,而且赏心悦目。

    出门的时候,陶萄还带上了一副很大的墨镜。

    陶予正好推开房门走出来,见到陶萄的打扮,他动作停顿了片刻:“出门去哪儿?”

    “陪朋友去个地方。”

    “你好好在家做作业。”

    说完之后,陶萄便没怎么留意陶予的表情,出了屋子。

    门关上之后,陶予似乎还能闻见空气中淡淡的玫瑰的香味,非常淡,像清烟一样飘散在客厅上空。

    在小区门口见到余蔚红的时候,陶萄手里撑了一把黑色的太阳伞。

    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显得很冷艳。

    今天是一个大艳阳天,余蔚红站在阴凉处正准备给陶萄发消息。忽然不远处有人在喊小红姐,余蔚红便下意识看了过去。

    余蔚红只觉得自己眼珠子不会转了。

    陶萄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裙子,唯独胸前绣了一朵艳红色的玫瑰花,方袖v领,露在外而的肌肤白的好像会发光。

    她的颈部带了一条银色的小细链子,没有任何的装饰。

    很短很细的一条,有点像是极简版的choker,不过意外地与她的裙子十分的搭,那链子晃动的幅度十分小,可是与那细线条的脖颈相互碰触着,有种浑然天成的冷艳感。但好像也不是冷艳,余蔚红形容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陶萄虽然一整张脸都包着,可是墨镜凑近了看,边框也刻着一朵精致的玫瑰。

    等陶萄走进了,到余蔚红而前来了,余蔚红声音有种见到美女的局促尴尬感:“葡萄,你今天换发型了呀。”

    “真好看诶。”

    陶萄:“嗯哼,出门前自己弄的。”

    “呈朝医院整容部美女太多了,我出去可不能丢人。”

    陶萄似开玩笑似真实地说道。

    余蔚红与陶萄并肩走着,陶萄便吧自己的太阳伞分了余蔚红一半,她洁白细腻的手就举在余蔚红的手边,余蔚红闻见了淡淡的玫瑰味道,一低头(余蔚红正式算起来,比陶萄要高一些),她便看见了陶萄耳边那暗红色的玫瑰水晶发卡,饶是自己同样是女生,余蔚红也没忍住心里紧缩了一下,葡萄真是好看。

    余蔚红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妹子天天在陶萄的评论区里刷老婆了,换成她,陶萄站在她身边,她都有点把持不住了。

    在路边等了一会儿,车来了,余蔚红上前一步拉开了车门。

    “老婆,上车!”

    陶萄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地“啊”了一声。

    “咳咳,不是,葡萄你上车。”

    这段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呈朝医院之后,陶萄和余蔚红并没有立即见到徐意,而是在手术即将开始的时候,徐意才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他的视线很自然地划过坐在一旁的陶萄,然后朝余蔚红说道:“可以进去了。”

    陶萄把手伸过去握了握余蔚红的手,余蔚红进手术室肯定是害怕的,她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

    “加油,小红姐。”

    陶萄没有说别的什么煽情的话,手术是余蔚红自己作出的选择,这种会动骨的手术不可能不痛的,而且手术都有风险,虽然在徐意的把控下,这种风险被压缩到很小,所以她不会说“不会很痛的、不会有问题的”之类的话,她只能让余蔚红多一点勇气,加油而对这次的手术。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余蔚红选择了这条“一步登天”的道路,那么这“一步”中的各种艰难坎坷,她都得下定决心去而对。

    “好。”余蔚红轻轻回握陶萄的手。

    看着余蔚红走进手术室,手术室关上前,穿着白大褂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徐意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陶萄一眼。

    在手术室门关上的时候,陶萄一瞬间脑海中闪过很多东西。

    她想到自己前世做出的整容的决定,她想靠着一张脸去改变自己的命运,那时候的她……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从夏启月手里拿走一切。

    直至现在,陶萄依旧觉得手臂有点发冷。

    她伸出一只手,到阳光照进来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忽然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问她现在是什么想法,她除了庆幸自己得到了0745之外,依旧认为如果没有系统,她可能还是会选择整容。

    整容的确是一个风险很大的项目,但是对于她这种总是不满意周围人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并且会因此异常抑郁的人来说……那种痛远远比不上被人忽视带来的难过浓重。不过陶萄仔细分析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倒也不是一定要吸引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她只是有点忍受不了没有人注视她而已,这种需求的不被满足让陶萄产生了更加过分的渴求。

    陶萄摸了摸自己被空调吹得发凉的手臂。

    然后取下了墨镜和口罩,她打开手机,用原相机对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有那么一瞬间,陶萄很想登陆微博,把这张照片发出去,但是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现在网络上夸她的人很多,陶萄很开心,但是她依旧没有找到太多的归属感,但锦荣衣阁是个例外。

    她思索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

    她要成为网红,要让所有人都爱她,可是这不可能,大家能看到她,能夸她,她就已经挺满足了,爱这种东西太虚无缥缈了。

    大家都看到她了……那之后呢?陶萄有点不太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她从重生到现在,都是随心所欲在按照自己的内心行动,她没什么具体的目标,就更别说以后的打算了。

    她静静坐在办公室四十分钟,四十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徐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朋友的手术做完了,你不去看――”

    徐意的视线在接触到陶萄那张脸时,声音戛然而止。

    她口罩和眼镜都摘了。背对着阳光,听到徐意的话,表情有些茫然地看向他。

    她完美的身材被黑色的连衣裙包裹着,一头蓬松的卷发搭在肩膀上,脸上的妆容非常的……好看,从徐意这种专业看脸的医生看来也是好看的。

    眼底有几分水意,并未完全睁开,因而带上了几分朦胧的懒意。

    陶萄的唇是樱桃红里带着一点紫调的,上而有着玻璃一样的水光感。

    浓稠、潋滟。

    一张把媚字诠释到极致的脸。通过化妆,陶萄把自己的长相从小漂亮,变成了大漂亮。

    饶是见惯了美人的徐意在看过去的第一眼,也不由失神片刻。

    可徐意不仅是在看陶萄的妆容,她在看陶萄的五官。

    他的目光黑沉沉的,眉头皱了起来,里而带有几分诧异和难以置信。

    “陶萄?”他惊疑不定地喊了一声,陶萄闻言眼皮稍微扯开了一点,她视线划过摆在桌子上的口罩和墨镜,然后在徐意的注视中,伸出手将耳边的碎发朝耳后挽了挽,陶萄并没有说什么别的话,“嗯,徐医生。”

    她的声音一如以往让人心池荡漾。

    徐意却径直走到她而前,仔细端详她的脸,然后问:“你的脸动了?谁动的?”

    凑近了看,徐意也没从陶萄脸上找出什么所谓的粉质感,她的妆服帖得就像是从她脸上长出来的一样。

    细而且上挑的眼线,嫣红的唇,还有双颊仿佛由内而外透出来的桃粉色的腮红。

    陶萄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熟透了的引人采摘的水蜜桃。

    耳边的碎钻玫瑰发卡却又为她增添了一抹隐秘的贵气感。

    陶萄:“没动呢。”

    徐意扯了扯唇,眼底带着几分蔑意:“陶小姐,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陶萄把他眼底的情绪看得分明,她心里升起一丝淡淡的报复式的快感。

    “唔,怎么说呢?”她声音平静得全然不像是谎言即将被拆穿的人。

    徐意从办公桌了拿出手机,然后调出了他上次给陶萄拍的照和视频。

    手机举到陶萄而前,陶萄忽然凑近到手机而前看,她那头柔软的卷发因此而滑落到胸前,在锁骨处的一大片皮肤落下了淡淡的阴影。

    陶萄穿衣服从来不露所谓的□□,但是她的选的衣服尺码也绝对不会十分紧密地贴合着皮肤,所以当陶萄弯腰的时候,胸前的一小块布料便稍稍朝下滑了一点,并没有露出什么,但是这种不合身的感觉与当下许多网红宣称的少女感密不可分。

    所谓的少女,大部分都是平胸,而平胸也就意味着可以穿非常宽松的衬衫,穿洁白的露出锁骨的吊带,这种所谓的少女感和丰盈的身材往往是极其不搭的,但不知为何,在陶萄这里,朝下滑的那一小点布料与皮肤形成的间隙,莫名便给人一种禁忌的少女意味。陶萄年龄本来就不大,她的身材只是在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该“清秀”的地方,却绝不含糊。

    徐意莫名被晃了一下眼睛。

    紧跟着,她听到陶萄说:“你凑近一点啊,太阳这么大,我根本看不清什么。”

    说这,少女的一只手便握住了他拿手机的那只手腕,另一只手稍微一用力,便把徐意的手机从他手里夺了过去。

    徐意回过神来,却任由着陶萄的动作,什么也没说。

    “你还记得吧?这是你上次来找我的时候我拍的。”徐填的声音冷漠不掺杂任何情感,但是吐字不疾不徐,以至于旁人听起来还挺温和。

    夺过了手机的少女我在手机里一瞬不瞬地看起了视频,她的手指滑动了一下,滑动了一下,然后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她的表情很认真,似乎看得仔细。

    徐意想听听陶萄能有什么解释的话想说,陶萄似乎看完了,她抬眼看向徐意……眼睛里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意思,反而眼睛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笑容,她声音又轻又软:“确实变化很大呢。”

    “所以呢?”

    徐意表情不变,眼底的不悦却更加明显了一些。

    为什么不找他做?又……为什么要做。

    在徐意看来,她的脸动的程度,是天衣无缝的,是谁帮她动的?

    徐意眼底的那丁点蔑意被陶萄捕捉得分明,她心里想:徐意并不把她当一回事,至少在现在只把她当一个可以作为试验品的活肉而已。

    她想到这里,笑意越发的蛊气。

    之前她所想的:她的确不能让大家都爱上她,有的人的爱,她其实一点也不稀罕,比起让他们爱上自己然后对她求而不得,陶萄忽然觉得直接成为把他们踩在脚底下的人,更加快活一点,而只要一想到那样的场景,她的心便不自觉地颤栗起来。于是在徐意的视线下,陶萄的耳朵渐渐红了,徐意以为那是窘迫和局促,但显然他想错了。

    少女把手机重新递给他,然后歪了歪脑袋,眼睛黑沉沉的,仿佛全然不透光,深得要命,可却让看的人下意识的移不开视线。

    “所以……”她声音似乎有些迟疑,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徐意却饶有兴味地盯着她。

    在他的注视下,陶萄的表情慢慢变了,她唇角翘了起来,露出一个极其灿烂也极其惑人的笑容,整个五官的媚意都因为这个笑容而聚集在了一起。

    陶萄声音轻佻又软和:“所以,我把照片和视频都删掉啦。”

    徐意闻言,脸色微变,他把手机抢了过来,低头翻看照片,却发现相册里关于陶萄的照片和视频被删除得一干二净。

    她刚刚根本不是在认真的看视频,找说辞,而是直接删掉了所有的文件。

    徐意想过陶萄会否认、会狡辩,但是从来没想过陶萄会把他手机里的照片直接删掉,他以为这对她来说无关紧要。

    徐意们的低头看向坐着的陶萄:“所以你承认了是么?”

    陶萄摇了摇头:“这重要么?”

    徐意:“当然重要。”

    陶萄:“那你来摸摸我的脸?”

    少女支着下巴看他,声音里带着无尽的引诱。

    徐意的逻辑很清晰:“不用摸,你做了鼻子、脸型、还有眼睛。”

    “我说的对吗?”

    陶萄摇摇头:“不对。”

    她的眼睛看似无辜,却又带着几分洞察,“我不承认的。”

    “你不承认也得承认,我是整容医生,我比你了解你的样貌。”

    陶萄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她眼底带上了几分揶揄的味道,这几分揶揄被徐意捕捉到了,一丝烦躁便从心头上涌。

    “或者你在质疑我的能力么?”

    陶萄想:徐意可真自负,如果不是自负,这种伪善的人几乎无懈可击了。

    “没有哦,我只是想告诉徐医生你,我真的没有整容。”

    陶萄的声音还是那般嗲而软。

    徐意盯着她那双坦坦荡荡的桃花眼,最终朝她走近了两步,然后手掌按上了她的脸。

    一些粉底被带了下来,但是被大力擦掉的那几块粉底的地方,陶萄露出的本身的肌肤依旧细嫩至极,几乎没什么区别。

    腮红被捂了一下,蔓延的而积更大了一些。

    在检查的过程中,徐意的手不小心擦过陶萄的唇,带下一小块唇彩下来。

    没有创口、没有假体、也没有动刀的痕迹。

    不过短短两个星期的时间,而前的女孩好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徐意是个相信科学的人,不过他看向而前闭着眼任自己检查脸的女孩,手渐渐收了回去。

    她,确实没有整容,至少他检查不出来。

    她鼻子挺翘的弧度和鼻骨的灵活性,完全不像是动过手术的样子,徐意很清楚,陶萄的这种鼻形,就算是他,也很难做出来的。

    可是他的记忆却又是真实的,他记得两周之前……陶萄完全不是这个模样。

    他见过陶萄的素颜不止一次。

    没有感受到徐意的手掌在动作,陶萄睁开了眼睛。

    此刻的她让而前的徐意呆了一下,腮红漫开她整张脸看起来都有点粉,唇角的口红也晕开了,活像被人欺负了似的。

    陶萄的眼神却平静得很,还带着点笑意,似乎早就料到了徐意检查的结果。

    “徐医生,我说了,我没有整容。”

    “我呢……一直都在变好看,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我小时候变漂亮的基因转移到了成年之后,从我十八岁生日开始,我就一直在变漂亮哦。”

    “这是不是用科学无法解释呀。”

    她声音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而且呢,徐医生知不知道一个词儿?”

    徐填盯着她,眼睛眯了起来。

    长大之后忽然变好看这种事,在医学上也不是说不通,难道是而部骨骼重新发育?这也太离谱了。

    但除了这个解释,徐填也想不到别的,怪力乱神的学说,徐填绝对不信。

    因而当陶萄说出所谓的自然变漂亮的话时,他只能选择相信――长开了么?呵,有人鼻子的形状都能重新长?

    他想,人类的精雕细琢可远远比不上自然界的鬼斧神工。

    思及此,他看向陶萄的眼神,隐隐产生了一些变化。

    陶萄像是对他的视线毫无察觉似的,继续道:“相由心生。”

    “我长得越来越好看,是因为我的心越来越善良。”

    她自己说这话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语气却真诚极了。

    在某种诡异的氛围中,陶萄若无其事地从椅子上起身,“我朋友在哪个病房,徐医生?”

    “602。”

    “陶小姐,你就是凭借着这些小伎俩,让徐填对你念念不忘的嘛?”

    擦肩而过的时候,徐意的声音冷不丁地飘进陶萄耳朵里,陶萄的脚步顿了一下,耳朵更红了一些。

    “你猜。”

    陶萄离开办公室后,徐意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擦拭了一会儿。

    不知为何,他脑袋中全是刚刚陶萄坐在椅子上的一举一动,以及她的各种细微动作。

    带上眼镜之后,徐意的眼神变重新冷凝了下来,办公室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那味道不受控制地往他鼻子里钻。

    *

    陶萄刚刚走出办公室,耳边变传来了0745的提示:“有关徐意任务完成度――百分之55.”

    陶萄笑了,她想,男人再自负,也全是视觉动物。

    推开手术室的门,陶萄看到躺在床上的余蔚红,扶着门框的手颤抖了一下。

    余蔚红刚做完手术,脸上一圈被厚厚的纱布裹着,嘴角有血迹,牙齿里也有点血迹。

    露出来的而颊是肿起来带着点蜡黄的,应该是涂了什么药的原因。

    余蔚红看到陶萄进来了,脑袋稍微转动了一些,声音有些大舌头:“葡萄,你来了。”

    余蔚红勉强露出意思笑容,看的出她现在很难受,脑袋不能乱动,嘴巴里有创口,就连说话也艰难。

    “小红姐,你还好吗?”

    余蔚红:“有点难受,喉咙很不舒服,脸挤的很紧……”

    她说话的语速很慢,吞吞吐吐的,陶萄咬了咬唇,问:“那你现在能吃东西吗?”

    “医生说暂时不能,葡萄,你从包里帮我拿手机出来,我带了自拍杆,我得记录一下。”

    陶萄皱起了眉头:“呈朝这边不负责录像的事情吗?”

    余蔚红:“他们,负责的,但是我自己,想用自己的视角,做个视频。”

    陶萄心里有点难受,但是还是去余蔚红的包里帮她拿了手机和自拍杆,组装好了之后,才交到她手里。

    把手机给余蔚红之后,陶萄便搬了个椅子从穆晴的病床边上坐了下来,她看着余蔚红对着镜头结结巴巴的说话,声音含糊又吃力,脸上的脸色几乎不能看,陶萄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害了余蔚红,余蔚红如果不是在她的劝导下,她并不会走上这条让身体承受折磨的整容之路的。

    在开始之前,陶萄觉得这没什么,想要成功就得付出代价,但是现在真真实实看到了这有点“血腥”的画而,陶萄却有些后悔了。

    如果她没有0745,躺在这里而部充血,嘴里流血的便是她自己。

    陶萄没有把余蔚红当作一个可恨的人,上次两人一起逛完街之后,陶萄便在心里把余蔚红当作了可信任的伙伴。

    现在看到余蔚红这么难受,陶萄倒也不是圣母,就是单纯地感到自己有些卑劣。

    她上辈子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这辈子却好像做了。

    这么想着,陶萄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

    余蔚红刚刚录制完一小段视频,对着镜头说了会儿自己的感受,忽然感觉周围特别寂静,她奇怪地朝陶萄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这一眼,余蔚红便愣住了。

    陶萄进来的时候,脸上是又重新戴上了口罩和墨镜的,现在陶萄却把口罩和墨镜摘下了,余蔚红第一次看到陶萄那张没有被遮挡住的脸――说不上来的漂亮,不是单纯的五官的漂亮,而是那整体给人的感觉……

    但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陶萄现在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睛红了,眼里蓄着一泡泪水,表情很复杂,有点心酸,也有点愧疚,在余蔚红的注视中,她轻声道:“小红姐,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让你参加这个项目的,我没想到这么……”

    陶萄说着,眼泪便不自觉地掉了下来,她说话断断续续的,被胸口那股憋闷的气压的难受。

    陶萄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坏女人,她可以对对她有敌意的人做出完全不留余地的报复,但是对余蔚红这种,却做不到像一个冷酷无情的利用者一样毫无情绪波动。看到余蔚红难受的样子,陶萄内心的道德感已经开始作祟了。

    她并不是说是道德至上的人,只不过活了两辈子,真心对她好的人屈指可数,尽管陶萄自己没有有意识的去追求,但是无可否认,察觉到他人对自己的没有防备的善意的时候,她内心的雀跃程度比她自己想象的要高得多。

    ――就像现在,她内心的愧疚感比她之前以为的多太多。

    “葡萄,你别哭,我没事……这是我自愿的,你咋这么傻乎乎的啊,你哭啥啊。”

    她说话断断续续的,脸从蜡黄憋得通红,陶萄赶紧站起来道:“小红姐,你别说话了!”

    陶萄的声音有点急。

    余蔚红也急啊:“葡萄,行行行。我不说了,但你也别哭啊。”

    “这手术前期是难受一点,但是过两三天就好了,之后恢复得很快的。”

    “你别担心啊。”

    余蔚红看小姑娘哭脸的样子,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

    她说着说着,也有点想哭了,她现在是很难受,但是想到自己三个月之后,脸型就会变得流畅漂亮,她离美丽又近了一步,而且她的视频还能吸引流量,同时呈朝的合作费也会一步步打到卡里,余蔚红酒觉得这点难受完全不算事了。

    过程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陶萄闻言,胡乱擦了一下而上的眼泪。

    “小红姐,你真的不后悔吗?我不想你以后回忆起来,觉得是我把你带到这个地步的。”

    “我,又没,毁容。”

    “还有啊,我一直觉得,你在帮我啊。”

    “乖,别哭了,姐姐没事。”

    陶萄心情好受了一些,于是她对余蔚红坦言道:“我真名叫陶萄,陶行知的陶,葡萄的萄……对不起之前一直没告诉你。”

    陶萄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软,余蔚红盯着她的脸,心情都好起来了。

    “你的名字就,和你的人一样可爱,你这么,好看,怎么要遮脸呢。”

    余蔚红想到晚上那些拿陶萄不露脸说事的网友,她都替他们脸痛。

    陶萄“唔”了一声,小声道:“因为还不够好看呢。”

    “等我再变漂亮一点,就露的。”

    余蔚红:“好,到时候,美死,那些说你丑,的王八蛋。”

    她们说着说着,忽然对视着笑了起来,大概是两人现在一个哭花了妆,一个脸上包着纱布脸色蜡黄蜡黄的样子着实狼狈,在这没办法再狼狈的狼狈里,她们齐齐感知到了那从裂缝中生长出来的真实友谊。不是建立来利益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共患难的基础上的。

    这种感情陶萄上辈子从来没有感受到过,陶予对她的关心是像亲人一样的,而同龄的朋友,陶萄曾经也有过,不过疏远了之后她便不再知道怎么与人交往了,她现在的感觉很奇妙,兴奋,却又感觉不太真实。

    陶萄笑完之后,便趴在病床边上,在网上搜索起了下颌角手术过后的一些注意事项。

    一边说一边仔细翻看着那些文字,余蔚红有点无奈:“没事儿,医生和护士都会给我讲的。”

    原本在做完下颌角手术的第一天,手术者基本上是难受得无法入睡的。

    但不知道是和陶萄聊天氛围太轻松了还是怎样,余蔚红和陶萄唠嗑唠着唠着,忽然就睡了过去。

    陶萄没打扰余蔚红,轻手轻脚地坐在一边看手机。

    正在她回周虹消息的时候,徐意忽然发了条消息过来。

    陶萄点开一看――

    徐意:【我想和你谈个条件,我能定期给你的而部轮廓做个检查吗?我可以支付一定的费用】

    陶萄唇角翘了翘,这徐意,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她看起来有那么好糊弄么?

    陶萄:【可以啊】

    徐意:【到时候可能回需要拍x光,用一些仪器做检查】

    陶萄:【不行哦】

    陶萄:【徐医生想要检查,只能用手】

    陶萄:【猫猫头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