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血烛堡门徒 > 正文 0052 第二章上 死神的影子(第八节)
    “这么神奇?难道你只要压自己预感能赢的号码,就有很大几率胜出?”蔡丕秀好奇地瞪圆了眼睛,古灵精怪的。

    “不,只要去压我直觉上最没机会的号码,就会有很高的概率赢下,”甄澄脸上不经意划过几道黑线,补充道:“我说的可是实话,信不信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家祖先真的靠“不幸”发家……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略微有些出乎甄澄的意料,蔡丕秀既没有露出被耍了的怨愤,也没有丝毫失望的神色,反倒是摆出了一副诡谲的笑容:“原来如此,这就是传说中的甄氏血脉么?”

    微微打了个寒颤,甄澄总觉得眼前【万能商店】的目光……像极了虚拟现实游戏中玩家们打量有趣n-p-c的神态。

    “你问的我都如实说了,现在请卖给我需要的东西。说起来,传闻中你什么都能卖,到底万能到什么程度呢?”

    甄澄这么问,似乎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自然是确定【万能商店】能达成自己的目的才会在时间如此紧迫的当下跑来找这孩子的。

    蔡丕秀骄傲地挺了挺胸脯:“通常来讲同学们只是来找我买些违禁药物或者考试答案之类的东西,偶尔有两个走投无路的家伙也找我买过人命……”

    甄澄闻言略微惊讶地抬了抬眼眸。蔡丕秀说的是实话,但这话显然不可能见人就说的。让她愿意如此坦诚的……看起来似乎是自己甄氏血脉的身份?然而对方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

    “不过这些都是小生意,受限于世人的想象力以致对【万能商店】之名产生的误解。既然答应卖给你稀罕货,我也不会隐瞒什么来坑你。

    事实上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像是让你飞上天的翅膀,披上就能隐形的斗篷,甚至凡人成神的超凡之道都可以在我这里买到哦。

    当然,‘万能’不等于‘无所不能’。像是起死回生的药或者回到过去的机器之类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甄澄嘴角抽了抽,不知该从哪里吐槽。她自是不信【万能商店】拥有她随口编造的那些东西的。不是认为世界上不可能存在,而是如果种种神器都落到了这个小丫头手里,这世界凭什么还是被三大家族统治的?

    说起来起死回生药和凡人成神的超凡之道有什么本质区别么?为什么有一个理所应当般被挂牌售卖而另一个就不可能存在了啊?

    而且如果你真的卖这玩意儿,本小姐何苦受这么大委屈参加侦探游戏还被个藏头露尾的白毛儿女缠上啊。

    挥手拂去自己的胡思乱想,甄澄直言道:“我也不需要什么乱七八糟的想象力,我只想买能将超人引到特定地点的东西。”

    这世间大多数超自然的力量隐藏在暗处。普通人有很多压根不信怪力乱神的存在,另一些相信的则会把有着特殊力量的同类称为能力者,异能者,变异人之类千奇百怪的东西。

    而在甄澄这样真正了解一些事情的圈子里,则普遍称他们为超凡者或者超人。因为他们清楚世界上并不存在被辐射照一照就变绿变巨的壮汉,也不存在被蜘蛛咬一口就能飞檐走壁的侠客。

    只有唯一的一种情况能让人获得超越常识的力量,那便是自身本源升华,向着超越人类的物种迈出进化的脚步。

    甄澄朴实的答案换来的却是轮到蔡丕秀嘴角抽搐了:“虽然我确实什么都能卖,但你得说明白自己具体需要用在怎样的条件下啊亲。

    我又不是某只机器做的猫,世界上也不存在‘按一下就可以把进化人引到某个地方’的装置。就算真的存在,你也买不起啊亲。

    所以我劝你还是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前因后果都讲清楚比较好。你可以相信【万能商店】的招牌,就算你要买走‘让世界像水墨画般消散的魔药’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哦亲,只要你能付得起价钱嘿嘿。”

    听到这个问题甄澄轻叩太阳穴,死死盯住蔡丕秀的面孔。她在推算眼前少女的真正背景。

    这孩子是晚自己一年入学的纯血亚洲人,看年纪和她那明面低调,暗里招摇的行事风格怎么也不像赛文特家族对亚洲有所图谋而提前布下的暗棋。

    虽然记忆中那次咖啡馆里她也和其它自己雇佣的二五仔们一样没能阻止自己死亡,但这也不能说明她就一定被曲芸收买了。

    回溯自己当时因为震惊而有些模糊的记忆中,当时在咖啡馆里扮做服务生的蔡丕秀似乎是唯一一个在曲芸掏枪后向自己这边抛来什么东西试图挽救的人。只可惜从结果来看她显然失败了。

    最关键的是,以甄澄对这货十分确信的了解,她是那种为了生意可以做任何事,但唯独不会背叛商业契约的类型。

    也就是说即便在自己雇佣她充当保镖后曲芸再找上她,她也不会答应背叛已经敲定的雇佣关系或者泄露自己的情报。而如果是曲芸事先雇佣了她,那么她压根就不会接受自己的委托。

    想到这里甄澄点点头坦白道:“我需要明天晚上在校园里将特定的超凡者引到特定的位置。超凡者的能力进化方向皆不明,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超凡者本人与目标地点相隔一条街道。”

    回忆中的“梦里”甄澄查到每次事故前曲芸都有一段时间失踪,但这不意味着事发时那家伙仍然行踪不明。

    每周三晚,玛塔尔学园的音乐厅都会邀请全球各地的艺术名流前来上演一场场古典或现代的音乐会。而作为雷打不动的观众,这似乎是那位转校生唯一的个人爱好。

    上一次“这一周”的经历中,甄澄为了找到始作俑者经过一系列调查恰巧可以确认在动过手脚的保安用车与超跑相撞发生爆炸的时候,曲芸正在相隔一条街去往校音乐厅的路上。

    只可惜她当时忙着应付眼前发生的爆炸带来的麻烦,等确实锁定转校生的位置时音乐会早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