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开局拥吻裂口女 > 正文 第167章 调查(三合一)
    那八十年代的老旧电视配合上里面雪花电流。

    竟让白辰感到好似回到了二十世纪。

    电视机里的内容白辰看过很多遍了。

    但亲身经历显然还是有些不同。

    电视机里的内容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

    诡异。

    各种雪花电流闪烁,一个披着白色毛巾的人。

    一个拿着梳子的诡异女人。

    一个荒凉的地方。

    各种各样诡异的文字。

    最后还有一只眼睛。

    那只眼睛充满了整个电视机的屏幕。

    眼睛里面还有个“貞”字。

    每一段不同的画面切换总会有一秒钟的黑屏时间。

    白辰知道,电视机里的画面是贞子用眼睛记录下来的。

    而那些画面间会有一秒钟的黑屏时间,实际上是人类下意识的眨眼行为。

    整个视频基本上到最后眼睛那儿就结束了。

    电视机的内容刚结束。

    这个长发男子的家里就来了电话。

    他毫不犹豫的拿起来就接通了电话。

    电话的那头已有些嘈杂的电流音,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像是恶作剧一样。

    当然了,他们也认为这是恶作剧。

    甚至还感到无趣,一个个便纷纷离开这个家里。

    “这个录像带,能借我拷贝一份吗?”

    白辰指着那个刚刚被退出来的录像带说道。

    “这个啊?这个有啥好看的,送给你了。”

    长发男子拿着那被诅咒的录像带说道。

    “这个还是不用了,我就是想拷贝一份,可以吗?”

    白辰拒绝了这个录像带。

    主要到时候这群家伙全部死掉后。

    这录像带还会被人拿去当证物收走。

    白辰可不愿意被牵扯。

    虽然他还不知道到时候的自己还是不是在这个世界。

    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不能拿走这个录像带。

    “行,你等我一下。”

    他见白辰如此执拗也不好在说什么,索性就操作起来。

    没过一会儿就拿出拷贝的给白辰。

    为了确认是否一样,白辰还特意再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确认是一模一样的后,白辰道谢后便离开了这里。

    从他家出来后,天空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路灯下很多蚊蝇在飞舞着。

    安静狭窄的道路边还有一台贩卖机。

    整个画面显得有些凄凉。

    像是牛子垂下了脑袋。

    白辰凭借着记忆找到了“家”

    刚回家就得到了父母的问候。

    白辰好似真本人一样,习以为常,丝毫没有露出丝毫马脚。

    他们一同进餐结束后,白辰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明天必须找人打听出来这录像带最原始所在的位置。

    在哪儿就有可能找到贞子所在的那口井。

    当下的话,还是先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

    毕竟在这个世界他可没有那么高的精力。

    这个也急不来,需要一步一步打探出来。

    ............

    一夜无话。

    白辰一大早就从上学去。

    中途不少人跟他打招呼,白辰也一一回应。

    直到快上课的时候,昨天那个长头发男子才姗姗来迟。

    看样子是个老踩点王了。

    这家伙叫琦谷,跟白辰玩的还算可以。

    “哟,亮介,今天来这么早啊”他跟白辰打着招呼。

    “嗯,昨天看了那个诅咒录像带,想多了解了解”白辰脸上挂着淡笑回应道。

    “你不会被吓得一晚上都没睡吧。”

    琦谷诧异的眼神很显然看得出来他在开玩笑。

    “你被吓尿裤子,我都不会被吓到”白辰回应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小子,你啥时候变得这么会呛人了。”

    琦谷一把搭着白辰的肩膀说道。

    “这么久可不得有点长进?”白辰无奈的瞥了他一眼“说说这个录像带你是从哪儿搞来的。”

    白辰如此状态倒是与那亮介有八分相似。

    不是特别熟的人基本上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

    “这个我是从我一个开图书馆的朋友搞来的,据他说是花费了好大心思才弄到,传的可神了。”

    琦谷在白辰耳边说着这种小秘密。

    白辰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严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琦谷,亮介,如果有什么要说的话,请下课后再说。”

    琦谷吓得顿时一个哆嗦。

    他赶忙转了回去,拿起课本正襟危坐。

    而白辰也乖乖坐好。

    “亮介,现在请你来解答一下这道题。”

    这个老师点名叫到白辰。

    黑板上的题目白辰瞥了一眼。

    那是一道极其简单,以至于简单到令人感到诧异的题目。

    但班上的那群人都看向白辰,并且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似乎是在看什么笑话。

    白辰轻咳一声,缓缓走了上去。

    众人顿时感到些许诧异。

    哪怕是那老师脸上都布满了震惊之色。

    因为平常的亮介是不会上去做题的。

    而是回答一个“不会。”

    随之而来的就是被丢到门外听课。

    不过今天的他倒是显得有些异常。

    白辰不慌不忙的拿起粉笔,把这道题解答道了一半,后面的就不再解答了。

    那老师刚想表扬一下白辰,却发现他解答到一半。

    “你怎么不继续做了?”他疑惑的问道。

    “后面的不会了。”白辰脸上挂着淡笑挠了挠头。

    他话语刚落,班上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似乎是早已料到如此情况。

    其中笑的最开心的还是琦谷。

    他把脑袋都埋到了书里,强憋着笑意。

    “砰砰砰!”那老师拿着书本重重的拍了三下讲台。

    待学生安静后,他这才面露笑容的说道:

    “亮介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进步了很多,你们都得好好向他学习学习。”

    白辰笑了笑。

    “这还是琦谷教得好,这道题后面的我忘记了,琦谷应该没问题的。”

    听到这句话的琦谷,整个人顿时虎躯一震,僵在了原地。

    他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有些害怕的缓缓抬起头来。

    “原来是琦谷啊,没想到琦谷居然还会教人”

    那老师几乎脸蛋都要笑开了花。

    琦谷和亮介是这个班最差的两名差生。

    同时也是这个班与谁都能玩的开的。

    “那么接下来请琦谷为我们解答完这道题。”

    那老师刚说完,众人便欢呼的鼓掌着。

    而白辰此时信誓旦旦的走了下来。

    他看着琦谷疯狂的给他使眼色。

    白辰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

    琦谷听后气的面红耳赤,最终还是被那老师叫了上去。

    他尬站在上方,许久都没有动静,老师也不催促。

    过了一阵子后,他败下阵来。

    “老师,我也忘记了。”

    这一下倒是打了老师的脸。

    不过也逗得班上的学生笑的前仰后翻。

    “看来,我还是太看得起你们了啊,拿着书本站到教室外面去!”

    那老师厉喝一声。

    而白辰脸上浮现出微微淡笑,拿着课本走向门外。

    在教室外面就没人能打扰白辰他们了。

    根据沟通得知,这家图书馆就在学校附近。

    那是这家图书馆比较老旧。

    琦谷经常去他哪儿借书看。

    从而跟那老板也认识了。

    不过这件事他也是从老板哪儿得知而来。

    那老板有收集一些猎奇的书籍。

    类似于图鉴之类的。

    就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他一时间被老板说的内容勾起了好奇心。

    因此也想借来看看,但那老板说什么都不肯借。

    后面琦谷费了好大心思,委托朋友从外国带了好东西给他,才换到的这个录像带。

    不过他现在后悔了,感觉看了个寂寞,还损失了一大盒礼品。

    白辰默默的记下了店名,直到下午放学,白辰才朝着琦谷说的位置走去。

    ...............

    “时光书屋”白辰抬头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招牌“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白辰刚拉开木门就闻道一股霉味。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极其破烂的图书馆。

    与其叫图书馆,倒不如说是有棚的路边摊。

    里面的木地板已经发生大面积腐烂。

    四周墙壁上也都布满霉斑和蛛网。

    白辰现在都怀疑琦谷是不是在耍他了。

    “你好,进来看看吧,虽然环境简陋,但书都是好书。”

    一个声音从白辰侧面传来。

    眼前是一个六旬老者。

    他一边头也不抬的说着,一边双手捧着茶水微微请抿了一口。

    白辰见状便脱下鞋子,朝着他直走而去。

    “您好,从朋友哪儿听闻您的大名,得知您钟爱收集一些猎奇的书籍,特来请教一番。”

    白辰礼貌的说明自己来意。

    “噢?”老者显然是狐疑一声,随即道:“知道这件事的人可不多啊,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朋友不方便透露,我这有一件怪物,希望您能帮我看看。”

    白辰说罢拿出一个录像带说道。

    “不好意思,鄙人不方便接待陌生人,请您带着您的朋友一同来吧。”

    那老者显然是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

    便下达了逐客令。

    白辰刚准备起身,门外就传来声音。

    “老头,是我跟他说的。”

    只见琦谷手提一大盘寿司走了进来。

    那老者见到琦谷微微一愣,瞬间就像变了个人。

    “我早就告诉你小子,不要随便告诉别人。”

    “他可不是别人,他也跟我一起看过那个被诅咒的录像带。”

    琦谷好似进到自己家里一样。

    二话不说拖鞋就走了进来。

    将那些寿司摆在桌上。

    “亏你小子还懂点事,晓得带点东西来。”

    那老者见到后连忙就要伸手去抓。

    不过他的手立刻被琦谷制止住。

    面带笑意的看着老者“你得先帮我朋友解答好问题。”

    那老头听闻后无奈的瞥了白辰一眼。

    “直接说吧,有什么事情,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白辰顿时脸上就挂起了淡笑。

    还好自己有个好哥们儿。

    不然这固执的老头又得费精力去套话。

    “那我就直接问了,那个被诅咒的录像带从何而来?”

    “那个,其实是我从我一个死去的老友家里找到的。

    上面就写着:看了会死,这是被诅咒的,千万不能看,之类的词汇。”

    他耸了耸肩似乎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你们看了吗?感觉怎么样。”

    虽说感觉没什么,但他还是比较好奇的问着白辰。

    “我们都看过了,什么被诅咒的,看了会死。

    里面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总共时长都还不到三分钟,我怀疑这录音带都坏了。”

    很显然琦谷对这玩意儿并不是很满意。

    “是吗.....不过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就是了。”

    老者的口气显然是有些失落的意思。

    “好家伙,看见我没死你还不开心是不是。”

    琦谷也发现这个老家伙的失落,因此与他打闹起来。

    看这情况,他们俩似乎根本没有年龄差距。

    就像两个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

    或许这就是男人,致死都是少年。

    他们打闹了一会儿后才发现白辰也在身边。

    这才尴尬的咳了咳,收起那副神态,转而严肃以待。

    白辰见状也明白,是他该说话的时候了。

    “请问能留一个您老友的地址吗?我想去拜访一下看看。”

    白辰必须得摸到这录像带的源头。

    “他那个地址早就搬走了,我好像有他老伴的电话,我得找找看。”

    他说到这儿抓起一块鳗鱼寿司往嘴里塞去。

    同时缓缓起身朝着二楼走去。

    “有朋友老伴儿的电话?”

    白辰心中暗暗想着,不由自主的瞥了老头一眼。

    来到二楼的他,从橱柜中搬出好几个大箱子。

    翻寻了许久。

    才从一个极厚的电话簿中找到。

    “就是这个,小柰子,年轻那会儿可是我们学校的班花呢。”

    他说道这儿竟然还歪头回想一番。

    白辰很快就将那电话号码记在脑子里。

    随后道谢着“谢谢了。”

    “要谢就谢这个小伙子,要不是他,我一般是不会让人看到这些的。”

    那老东西还一连骄傲的说道。

    “总而言之,谢谢老家伙了”

    琦谷也跟他道谢,随后便跟白辰飞快的跑下楼去。

    “你这臭小子....”

    那老家伙话还没说完,白辰和琦谷就溜了出去。

    跑出去后,在马路边上,白辰朝着贩卖机投下一颗硬币。

    随着“哐当”两声传来。

    他便递给琦谷一瓶饮料。

    他们一连饮了一大口,这才舒爽起来。

    “你小子怎么跟着我过来的”白辰靠在贩卖机上问道。

    “我还不了解你?平常疯疯癫癫啥时候见你这么正经过,指定有啥大事。”

    琦谷不以为然的说道。

    白辰听后淡然一笑。

    看样子,还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给白辰带来了好处。

    “说说吧,这里面有什么事情,那录像带看了真会死人吗?”琦谷似乎已经猜到了。

    “是的,七天后就会死。”

    白辰毫不避讳的回答道。

    “你这么急着去问这些,是有破解的方法吗?”

    琦谷比白辰想象中的要镇定的多。

    “破解的办法我已经拿到了。”

    白辰灌下一口饮料慵懒的说道。

    那琦谷思索些许后,顿时就醍醐灌顶。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白辰打断道:

    “拷贝是一回事,你得把拷贝后的拿给别人看,那才算破解。”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琦谷很诧异。

    “等七天后我在告诉你。”

    “那现在要干什么?”

    “去找小柰子,明天就去。”

    白辰说完便一把捏扁了易拉罐。

    缓缓离开道:“明天早上七点,这里等我。”

    ...............

    第二天的七点,他们果然再次相遇。

    琦谷倒也不愚笨,在家也拷贝了一份带出来。

    得知要出行后,还背了个包。

    搞得好似要去旅游一般。

    “我们怎么过去?”琦谷疑惑的问道。

    白辰并没有回答他。

    反而是用行动告诉了他的做法。

    他拿出一台老式手机。

    很快就拨通了昨天记下的号码。

    在一阵忙音之后,电话那头总算是接通了。

    刚接通电话,白辰就率先说道。

    “您好,请问您是小柰子女士吗?”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秒后才回答。

    “是的,请问你找谁?”

    “您好,是这样的小柰子女士,您这里有一份快递,现在已抵达分站,需要得到你的详细居住地,否则无法配送。”

    “我的,快递?你们一定找错人了,我没有买过什么东西,这可能不是我的。”

    “可这快递上写的您的名字和电话,只是详细地址没有写出来而已,可能是您的儿子女儿买的。”

    “这样啊......”

    她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但这也在白辰预料之中。

    “您不用担心,我们物流公司不会泄露出任何顾客的信息,这是对所有顾客最基本的尊重。”

    “好吧,那就麻烦你们送到xx街道xxxx”

    “好的,今天下午会为您安排配送,请注意保持手机畅通,谢谢。”

    说罢,白辰挂断了电话。

    而琦谷则是一脸震撼的表情,似乎都被白辰的操作吓呆。

    “愣着干嘛,走啊?”白辰疑惑道。

    “你是不是变聪明了啊?”琦谷觉得有些不真实。

    “你别磨磨蹭蹭了,再不跟上就丢下你了。”

    说罢白辰已经自顾自的往前走去了。

    琦谷楞了一会儿后迅速跟上,一路追问。

    白辰被问的实在是头疼。

    这才随便找了个理由忽悠过去。

    他们很快就做高铁到达小柰子所在的城市。

    下车后便坐公交而去。

    毕竟这一次夺舍的人物是学生。

    手里没多少钱,还是得省着点花。

    万一这也不是最后目的地,到时候还得去找。

    没钱可就麻烦了。

    “我还是头一次来秋叶原哎,哇,大城市果然就是不一样。”

    琦谷被这股浓烈的城市氛围给吸引住了。

    但白辰没心思管这些。

    他只希望那家伙是最后一站,这样再好不过。

    待公交到目的地后,他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这儿绝对不可能是最后一站。

    眼前是一个公寓楼,而贞子所在的那口井一般来说得是在郊区。

    至少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在三楼”

    白辰说完便阔步而去,琦谷赶忙跟上。

    在上楼期间,白辰拿了一支笔和一个本子给琦谷。

    琦谷疑惑的看着白辰。

    而白辰只给他留下一句话。

    “我让你写的时候你就开始写。”

    琦谷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他们就已经来到了目标的门前,并且按下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来开门的是一个年近流逝的慈祥奶奶。

    “请问....你们是?”

    她疑惑道。

    “你好,您是不是小柰子女士?”白辰问道。

    “是我,怎么了?”

    “您还有一个去世的丈夫对吧?”

    白辰一步一步按照计划行事。

    这种老年人是最好忽悠的。

    他们比较胆小怕事,不会像是年轻人那么谨慎,也最好拿捏。

    “对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您是否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你的快递?”

    “对的,他说下午会给我送过来。”

    小柰子毫不犹豫的就回答道。

    “你记一下,接下来的事情相当重要。”

    白辰此时转过头去对着琦谷说道。

    琦谷显然一愣,而白辰眼神给了他暗示。

    他很快就反映了过来,左手拿着本子,右手持笔表示已经ok。

    白辰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小柰子则是一脸疑惑。

    白辰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后,压低声音道:

    “我们是警局的人,你被人盯上了。”

    小柰子闻言顿时一惊,显然从她的脸上看得出满脸的不信任。

    毕竟白辰和琦谷都太年轻了。

    “你别着急,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行”白辰继续推动。

    “好,你问,我都说”

    小柰子虽说不信,但还得听听白辰能问出什么名堂。

    “你近期有买过什么东西需要用到快递吗?”

    “没有,我都是自己出去买的。”

    “那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来找你,说是有你的快递?”

    “他说可能是我儿子给我买的。”

    “你儿子给你买会不知道你的地址吗?

    退一万步说,即便不知道,他也可以打电话问你啊,没必要写个城市地址就行了。”

    白辰逐渐紧皱眉头开始发狠。

    这样子才能显得比较急迫。

    而能让警察都急迫的事情,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小柰子显然也开始慌了。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

    白辰见她回答不出来,索性不再强硬下去,反而是换了个问题。

    “他自称是物流公司的人,那你有问是什么物流公司吗?”

    “这个好像没有哎,他也没说。”

    “他有报自己名字和工号吗?”

    “这个好像也没有。”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把自己位置说出来?”白辰严厉的质问道。

    “这个.....当时也没多想,而且,我一个老太太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吧?”

    小柰子虽然心虚,但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可就错了,这不是一件小事情,已经有不少人遇害了。”

    “有人遇害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就是一个老太太,没做什么啊?怎么会跟我有关系。”

    “不是跟你有关系,是跟你丈夫的遗物有关系。”白辰面露严肃之色。

    随后指了指她的房间说道“我们可以进去说吗?别被打草惊蛇了。”

    “哦哦哦,对,快进来。”

    小柰子这才想起了自己已经和他们在门口聊了好久。

    白辰进去后火上浇油,继续叙述着事情的严重性,小柰子被吓得不轻。

    赶忙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个明明白白。

    而白辰也从她口中得知到了那录像带的来源。

    而那个地址,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就是白辰所要找的地方。

    那是一处旅游休闲的度假区。

    距离这儿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

    而那录像带就是他丈夫看完后感到有些奇怪,就把那录像带买了回来。

    至于她丈夫的死,也是因为看了录像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