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爸重生在了高冷学神身上 > 正文 早恋问题(我就从来不迷信...)
    第二天,陆驰带了一张捉鬼天使钟馗的海报来学校,颇为引人注目。

    窗边,林初穗看到他,喊了声:“陆驰,你当门神呢?在门口晃悠一早上了。”

    陆驰不耐烦地摆摆手:“别吵,走着瞧!”

    不多时,肖衍穿着一身宽松的蓝白校服,迎着阳光走了过来。

    阳光照在他清秀的的脸上,长睫毛显得根根通透,显得气质很干净。

    陆驰立刻高高举起了天师钟馗的海报,对着他。

    肖衍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经过,一个眼神都懒得甩给他,径直走进了教室。

    见林初穗探着脑袋往窗外望,肖衍散漫地问了声:“作业补完了?”

    她立刻捂住自己的数学练习册:“你怎么知道我在补作业。”

    “难得提前来学校,不是补作业,难道是来补瞌睡?”

    林初穗狡辩道:“本女神就是来补瞌睡的!”

    肖衍勾起眼角,浅笑着睨她一眼:“那你睡。”

    “我...懒得理你。”

    林初穗继续奋笔疾书。

    章承宇踏着小碎步,溜达着走进教室,林初穗顺手将自己的保温杯递给他:“章鱼哥,帮我接杯水。”

    章承宇脸上浮现了诡异的微笑,说道:“交给你章鱼哥,就对了!等着!”

    几分钟后,章承宇将水杯地给了林初穗,林初穗没有多想,喝了一大口,却不想直接被杯子里刺辣的酒水给呛得喷了出来。

    被喷了一脸的肖衍,头发嘀嗒嘀嗒地淌着水,生无可恋地偏头:“上课前喝酒,我要去告你。”

    “......”

    你是小学生吗。

    林初穗怒气冲冲地将保温杯砸在章承宇桌上:“请问这是什么!”

    章承宇:“雄黄酒。”

    “请问你为什么要给我倒雄黄酒!”

    “驱...驱邪。”

    “驱什么邪,我爸又不是邪!他是我爸!你们和蔼可亲温柔善良的林叔叔,小时候他还分给你们吃旺仔qq糖,忘了吗?”

    章承宇冲肖衍鞠躬作揖:“林叔叔好!我们记得您的qq糖大恩,一直和初初当好朋友呢!富强、民主、文明、和谐...阿弥陀佛。”

    肖衍真的不想理这帮智障,散漫地拿出英语长短句阅读本。

    林初穗总算在早读课之前,赶完了全部数学作业。

    肖衍轻描淡写地扫了眼她的作业:“挺不容易。”

    “是吧。”林初穗颇有成就感地说:“我早上六点就来教室了!”

    肖衍:“能完美避开所有正确答案,就真的挺不容易。”

    林初穗:“......”

    肖衍微微侧身,凑近她:“请问你的朋友在做什么。”

    林初穗嗅到他身上熟悉的洗衣粉的味道,像落在窗框边晨曦的日光,心跳有点加速:“他们以为...你是我爸附身了。”

    “哦。”

    她睨认真地问:“那我爸爸,回来了吗?”

    肖衍:“回来了。”

    她激动地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兴奋地喊道:“真的吗!”

    肖衍:“真的,叫爸爸。”

    林初穗一听他这语气,就是在开玩笑,无趣地松了手:“少拿我们老林开玩笑,否则我不会跟你讲情面,打你哦。”

    肖衍整理了一下衣领,道:“我们有什么情面?”

    林初穗微笑着说:“我一般不对追求者动手。”

    “又丧又邋遢,除了我,你根本没有追求者。”

    “少看不起人!”

    林初穗愤愤不平了几分钟,忽然脑回路反应过来:“你...承认喜欢我啊?”

    肖衍锋薄的唇微微动了动,停顿了几秒,无情否决――

    “呵。”

    后排,章承宇还在意了的雄黄酒,将酒倒在了空香水瓶里,时不时往空气里喷洒,尤其对准肖衍的方向喷。

    肖衍面无表情地对林初穗说:“为什么你不交往几个正常的朋友。”

    “我小时候不太合群,这几个奇奇怪怪的朋友,是我爸花了一个暑假,在小区大院里用旺仔q.q糖帮我换来的。”

    “哦。”

    原来这就是父亲,肖衍从来不知道。

    曾经有家庭领养过他,那对夫妇看起来真的很和善,热情地欢迎他的到来。

    他也曾真心地爱过他们。

    后来才知道,伪善的外表下,尽是谎言与欺骗。

    他摇摇头,不再想下去。

    林初穗继续道:“他们总是很无聊,一无聊就迷信,他们考前还拜你呢,但我就从来不迷信。”

    说完,她顺便从包里摸出一把小米,漫不经心地洒在了肖衍的课桌上。

    肖衍:......

    “那请问你又在做什么?”

    林初穗挽了挽耳鬓的发丝:“哦,没事,怕你饿了,请你吃。”

    肖衍:“请我吃米?”

    “呃。”

    “那你吃一个给我看看。”

    林初穗捡起一颗糯米,放进嘴里嚼了嚼。

    她想看看,老林会不会被糯米逼得现身,毕竟风水书里是这样说的。

    不过...没什么效果。

    在她将糯米扔进嘴里的时候,肖衍握住了她的手腕:“手很脏。”

    “你要不要这么洁癖。”林初穗看着自己的手爪爪:“哪里脏了。”

    “以后吃东西之前,都要洗手。”

    林初穗凑近了他,笑吟吟说:“我们家老林也总让我吃饭前洗手。”

    “我不是老林。”他加强了语气:“而是‘深爱’着你的肖衍。”

    林初穗赶紧推开他的额头:“略略略!学神你...你控制住你自己泛滥成灾的感情,我们不会有结果!”

    ......

    后排,陆驰问许嘉宁:“许公子,请问你是童子吗?”

    章承宇:“他国外长大,怎么可能是童子。”

    许嘉宁冷笑:“不好意思,本人还真是。”

    陆驰恶趣味地说:“那待会儿,你的童子尿,能不能贡献一点?”

    “恶心。”许嘉宁嫌弃地皱眉:“你自己没有吗?”

    “我有,但是我早上已经放掉了,得等到下午才会有第二轮。”

    许嘉宁:......

    您真...持久。

    *

    放学后,肖衍去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室,林初穗跟猫咪似的,暗中观察,一路屁颠儿屁颠儿跟踪他。

    见他进了咨询室,于是趴在门缝边偷听,希望听到关于父亲的蛛丝马迹。

    咨询室很正规,请的都是心理方面的专业老师坐班。

    高考压力大,几乎每天都有学生去咨询室问诊。

    心理老师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长发披肩,穿着白大褂,戴着方框眼镜。

    见进门的是一位年轻英俊的少年,她扶了扶眼镜,问道:“咨询早恋问题?”

    “不是。”

    心理医生指了指门缝边偷看的林初穗:“女朋友都跟来了,还不是早恋?”

    林初穗闻言,拔腿开溜,却又被肖衍扯着衣领揪回来:“想听就光明正大听。”

    “哦。”林初穗背着手,讪讪地站在墙边。

    心理医生问道:“你们有什么早恋问题。”

    林初穗:“医生您看看他,年级第一的学神,您再看看我,一个考数学的时候,写诗歌颂老师导致本该考23分却只考了9分的学渣,我俩要是真早恋了,我还有命活吗,班主任早就敲死我了。”

    林初穗巴拉巴拉一堆话还没说完,肖衍按了按她的脑门:“废话真多,闭嘴。”

    她乖乖听话闭嘴了。

    肖衍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平静地叙述:“最近我感觉我有些...人格分裂。”

    “能具体说说吗?”

    肖衍很认真地描述道:“最近总是出现幻觉和幻听...”

    心理医生皱起了眉头,看着面前这一对青春正好的少年少女:“这种情况,我们一般认为,是高三压力太大而将情绪转嫁到异性同学身上的早恋前兆。”

    “......”

    “年轻男孩,喜欢女同学是正常的,你不能因为女同学数学只考了9分,就看不起人家,今儿不肯承认自己的感情,甚至还暗示自己人格分裂。”

    肖衍:“医生,您的专业是早恋研究?”

    “我的专业是青少年心理研究。”

    算了。

    肖衍不想解释了,除非去神经科做专业的鉴定,否则这心理医生也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

    什么系统,什么死而复生,什么夺舍...

    他所遭遇的事情,本来就很离奇。

    “医生,你说这个精神分裂,严重吗?”林初穗插嘴问道:“会不会影响学习或者智商什么的?”

    “有可能。”心理医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恋爱让人变成傻瓜。”

    “呀,那可怎么办,我还想抄他作业呢。”

    “同学,高三了,作为老师要给你一句忠告――学海无涯,回头是岸,自己的作业自己写。”

    心理医生在纸条上写下了一个电话,然后递给了肖衍:“我这边有认识的神经科医生,可以给你一个联系方式。”

    “谢谢老师。”

    林初穗这才想起,她来咨询室的目的,连忙问道:“医生,您有没有遇到过一些案例,就是死去很久的人,会忽然在其他人身上复活。”

    “具体说说呢?”

    “就是一个死去的人,某天,你忽然在其他人身上看到他的影子,包括但不限于言行举止、特长等...”

    心理医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过,不过一般来咨询这种问题的人,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对逝去亲人的过度思念,产生了幻觉,潜意识地不断强化这种认知,才会把一个人当成另一个人。”

    “这样啊。”林初穗有些失望。

    心理医生望向林初穗:“所以,你也产生了类似的心理问题?”

    林初穗如实道:“我就是觉得,他身体里多出来的那个人格,极可能是我去世的爸爸。”

    心理医生:......

    她指了指写着联系方式的纸条:“建议你也跟他一起去神经科看看。”

    *

    林初穗和肖衍走出心理咨询室,已然日暮西沉。

    她看着他高挑瘦削的身影,几次想过去牵他的手,但又有些不敢。

    他是肖衍。

    老林就像他的影子,有时候存在,有时候不存在。

    肖衍低头,看到小姑娘几次伸过来的小爪子,又畏畏缩缩地缩回去。

    他索性抓起了她的手腕,隔着袖子牵着,就像爸爸牵着女儿那样。

    林初穗看着他锋锐的侧脸轮廓,心跳漏了半拍。

    她知道,牵她的不是老林,是肖衍。

    “还说不爱我。”

    “老子爱死你了。”

    ......

    操场边,陆驰和章承宇几个体队生,正在为马拉松比赛做准备。

    陆甜白穿着清爽的浅绿格子裙,站在跑道边,冲林初穗挥了挥手。

    “我要去训练了。”

    “不要太晚,记得回去写作业。”

    肖衍手揣兜里,背着单肩包,迈着散懒的步子离开。

    林初穗拉住了他的衣角:“等一下。”

    肖衍转身,却见她踮起脚,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学神,有句话,可不可以麻烦你带给老林。”

    “可能带不到。”

    “带不到的话,我就大声一点让他听见。”

    林初穗双手合成圈,冲着操场和天空,大喊了声――

    “对不起!”

    肖衍看着她,夕阳的光在她脸蛋上打出了柔和的光泽,脸颊红扑扑,清澈的眸子里涌着强烈的愧疚――

    “对不起,老爸,让你看到我这么不好,很失望吧。”

    肖衍能感觉到胸腔里传来一阵阵的抽痛。

    林初穗平复了情绪,用脏兮兮的袖子擦擦脸,笑着说:“走啦。”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看了许久,肖衍抽回目光,准备离开了。

    任务进度:8%。

    就在这时,身体里,林修泽清扬的嗓音响了起来――

    “肖同学,你想不想吃q.q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