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龙神小村医 > 正文 第166章 肾阳虚脱,简称肾虚
    宋冠超坐在轿车里,心情有点复杂。

    他今年四十二岁,在这个社会上称得上事业有成,他看了一眼车窗玻璃上的自己,虽然皱纹已经爬上了自己的脸颊,但依稀能够看得出当年自己的风采。

    以前的宋冠超自从初中以来,就都是校草,他是个贫困生,但他成绩一直很好,再加上外形帅气,一直很受女生欢迎。

    在大部分人看来,他都没有什么缺点,不好烟酒,一直都被同学称之为洁身自好。

    哪怕进了现在的单位,从基层做起,也颇受同事和领导的器重,甚至大领导还把女儿下嫁给了他。

    有了老婆娘家人的照顾,他一路走来,可谓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只是他也有自己的秘密,他的那些风流往事。

    他也年少轻狂过,他也荒唐过,那时候的他几乎夜夜笙歌,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没有八十,也有一百。

    年纪轻轻的他,因为这件事早早落下了病根,只是这件事难以启齿,他对自己的妻子始终推脱自己工作忙碌,没有功夫去做检查。

    也时常指责妻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但他心知肚明,哪里是妻子的问题,分明就是自己的。

    可哪怕是在婚后,他仍旧忍不住和那些旧情人藕断丝连,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考虑,这十年里,恐怕他还会多不少“红颜知己”。

    做男人可实在是太难了。

    直到昨天晚上,一向温柔,善解人意的妻子,忽然质问他自己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

    言之凿凿。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坦白了一切。

    抱着多年的发妻泣不成声。

    而后,老婆就给了他一个地址,他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来了。

    “我们到了,其实我们……”坐在前头的秘书说道。

    “那我们下去吧,程秘书,老婆既然这么开口了,我也不好拂了她的意,如果真的有效,我亲自来一趟又何妨呢?”

    宋冠超下了车,这个村子看上去很落后,一个年轻人冲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是简小姐的丈夫吗?”

    宋冠超一愣,程秘书先开口道:“你是……”

    “我之前替简小姐看过病,我还留了地址。”

    “我是,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周奉天笑着说:“那先去我家吧。”

    而与此同时,在周奉天三人刚走不久,又是一辆车子出现在了村口。

    从车子上下来了几个男人,带头的那个人穿了一身正装,他问道:“你们都看清楚了吗?八仙楼和福临阁的车都是进了这里?然后拉了蔬菜回去是吗?”

    “方哥,是这里,我蹲在这里好几天了,准没看错。”他身后的人说道。

    这些人都是刘氏集团的人,刘氏的望江楼在鲤城的市场开拓并不顺利。

    因为八仙楼和福临阁都有一批忠实的拥趸,而最吸引他们的,莫过于这两家饭店的特色菜,尤其是翡翠豆和五彩花生。

    “上头说得很清楚了,找到卖这些菜的人,要他把这些菜都卖给咱们家,不然就干脆让大家伙儿都得不到!”那个男人淡淡地说。

    “这些蔬菜质量如果都足够好,那么也可以作为我们的主打菜来培养,这些年,我们只靠海鲜虽然占据了高端市场,但提起我们刘氏,

    除了海鲜还是海鲜,这次上头的意思很清楚,小少爷也说了,一定要尽全力拓展在闽省的业务,把闽省变成除了苏省和浙省之外的另一大根据地。”

    “老大,万一那人不答应呢?”

    “那就打得他答应为止,你们替刘氏都做了多少年事了,这件事,还要问我?”

    “这次,小少爷也来了,他已经联系上了卫生局和食品安全局的人,必要时候,让那两家店吃点苦头,让他们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周奉天倒是不知道有人冲他而来,他带着宋冠超进了王家,王高峰和薛海莲,还有周奉天的父母都去村子里干活了。

    屋里空荡荡的。

    周奉天笑着说:“我先替你把把脉。”

    在宋冠超看来,周奉天很年轻,但毕竟是自己老婆亲口推荐的,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伸出手。

    周奉天一把脉,感觉到脉象微沉,而且已经有逐步向脉微欲绝的症状了,这种脉象只会出现在一些肾阳虚脱的男人身上。

    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宋冠超确实是因为沉浸于女色之中,把自己的身子骨都掏空了。

    “宋先生的情况已经已经有十年之久了吧?”周奉天淡淡地问。

    “是的……”

    周奉天说:“肾阳虚脱,简称肾虚啊,你是不是夜夜盗汗、腰酸、时常燥热,而且小腹处酸痛难当?”

    “是。”

    宋冠超忍不住说:“其实我自己也有偷偷去医院看过,只是无论是什么医生都只叫我好好调养,可整整十年了,不管我怎么调养,都不见好……是我对不起,小简……哎。”

    周奉天忽然抓住他的一只手,渡了一道龙气过去。

    宋冠超只觉得从腕口,似乎有一股暖流游走自己的周身。

    这暖流和体内的燥热不同,就像是夏日微风,给人极为舒适的体会,仿佛一下子浑身上下全部毛孔都一下子张开了,让他几乎想要舒服地**出声。

    周奉天看着他的反应,多半知道他的情况到了什么程度。

    “这感觉……周先生能不能再来一次啊……”宋冠超是头一回感觉到这么舒服,他原本还对周奉天有点怀疑,现在可真就打消了大部分的顾虑,甚至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渴求。

    周奉天说:“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推拿手法,一日一次,效果最佳,是专治你这种病的。”他松开了手。

    “那周先生,这病你究竟能不能治啊?”现在的宋冠超好不容易燃起了一丝希望,他问出了他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周奉天淡淡地说:“自然能治。”

    可就在这时,有人也走了进来,一边说道:“哟,没想到你还能治肾亏啊,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普通农民,还有这本事啊,那边那个肾亏的,滚一边去,这儿没你说话的份,我要和周奉天好好聊聊。”

    正是刘氏集团的人,方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