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步步高升 > 正文 第546章 提线木偶
    说完他就觉的跟涂老板说这句话是多此一举,涂老板手里的工程做下来哪一个不是几千万或上亿?

    这样算起来,投入支出比也算平衡。

    涂老板这样的商场**湖见识过太多人的嘴脸,正因如此他才会倍加珍惜和程大伟之间来之不易的交情。

    程大伟的才干众所周知,他的仗义也令人动容,尤其是他头脑聪明、反应灵敏、适应能力很快,若不是家境拖累说不定早就一飞冲天。

    涂老板自信自己的看人眼光不会错,现在的程大伟就是一块璞玉,只要稍加打磨就会散发耀眼光彩。

    要不然涂老板也不会在他身上耗费那么多功夫。

    涂老板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坐在后排的年轻男人,车窗外不停掠过的路灯折射光芒照在他脸上,让他那张原本看上去迷人的脸庞更显俊朗。

    “程主任,有几句掏心窝的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涂老板说话声音骤然低沉下来。

    程大伟嘴唇动了动,“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涂老板脸上露出一丝笑,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几分严肃:

    “今晚这样的应酬你以后或许会经常有机会参加,有句话你别怪老哥哥多嘴,人活一世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喜欢在这种腌臜场合流连忘返的人大都干不出什么大事来。”

    聪明人一点就透。

    程大伟旋即领会涂老板话里对自己的警示:酒是穿肠毒药色是过肚利刃,但凡有一样沉迷其中必将堕落不可测的深渊。

    不得不说,涂老板的提醒很及时。

    今晚的他的确被金都会从未见过的奢靡迷了眼。

    上三楼的时候,看到几个长相堪称绝色的年轻姑娘他也忍不住心动,若不是理智及时控制住他说不定也会像牛处长几人一样沉迷温柔乡。

    涂老板见他不作声,语重心长接着往下说:

    “女人嘛,尤其是长的漂亮女人一旦进了这种地方就是红粉骷髅,看着光鲜其实内里早就烂透了。”

    “男人身边没有女人不行,但是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动金都会那些甘当表子卖笑的女人,省得白白玷污了你的身份。”

    “做大事的男人必须懂得取舍,这世上有太多的情仇怨恨都是过眼云烟,对男人来说你首先要有成功的事业。”

    “事业成功了金钱女人随手拈来还都是极品,最重要你事业成功才有足够的底气不用给人当孙子,让那些孙子全都来巴结你。”

    ……

    省城的午夜街头不复白天的喧嚣,除了三三两两有轿车疾驰而过,宽阔的八车道上大都空空荡荡。

    涂老板的轿车里只有两个人,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深深刻进了程大伟脑子里,他能听出涂老板一片好意。

    “放心吧涂老板,我程大伟绝不会辜负兄弟的期望。”

    涂老板闻言像是长长舒了一口气,“你今晚也累坏了,先在车上休息一会,等到了地方我叫你。”

    程大伟:“好。”

    在省城酒店里住了一晚上,程大伟第二天一早着急联系唐晓丽。

    昨天他去省总公司的时候就奔着唐晓丽去的,转来转去却没看到人,晚上忙着应酬又没时间,今天他无论如何要和唐晓丽见一面。

    好不容易打通了唐晓丽电话,程大伟问,“你在哪呢?”

    唐晓丽听起来不大高兴,“在公司上班呗我还能在哪?”

    程大伟沉默下来。

    自从唐晓丽调到省总公司上班他俩有日子没见了。

    刚开始程大伟会不时发短信问唐晓丽是否适应省总公司的工作节奏和人际关系,唐晓丽对他的短信息统统不搭理。

    好几回他主动打电话过去,唐晓丽要么不接电话,要么阴阳怪气嘲讽,“程主任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程大伟知道她心里对自己有意见,却又不知道怎么哄才能让她放下心结。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不尴不尬的保持联系。

    “我昨天去公司了,没见着你。”程大伟说,“中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唐晓丽:“…..”没吭声。

    程大伟叹气,“你倒是说句话呀?”

    唐晓丽:“哼!”

    程大伟脸上不觉露出笑意,以他对唐晓丽的了解,她愿意跟自己生气说明事情便有了转机。

    “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意见不想看到我,可我大老远从南城跑到省城专门来看你,你就忍心面都不见?”

    明知道男人故意装可怜,唐晓丽还是忍不住心软。

    确切的说她好像一直以来从未对这个男人石更起过心肠。

    两人相识那么长时间,她亲眼看着这男人从当初那个任人欺辱却无力反驳的小办事员到如今在公司领导面前如鱼得水的红人。

    他能有今天的地位真的很不容易。

    这样一想,唐晓丽原本就不算石更的那颗心又软下来不少,“吃饭可以,吃饭地方得由我来定。”

    程大伟心中大悦,只要唐晓丽肯给他见面机会,她提什么条件都行,谁让自己欠她太多呢?

    “行行行,今天你就是我祖宗,你想怎样都行。”

    程大伟故意伏低做小的姿态到底取悦了唐晓丽,她脸上情不自禁浮出笑容,“德性!我可不想当你祖宗。”

    “行,你不当我祖宗,你想当什么就当什么。”

    唐晓丽心说,“我想当你媳妇啊”可是这话怎么能说得出口?

    以程大伟的个性若是真心想娶自己又怎么会轮到自己一个女人主动开口说出来?

    毕竟以前曾在夜总会里摸爬滚打了几年,唐晓丽自诩对男人的劣根性早就摸的透透,程大伟或许对自己有情却不会把自己列为结婚考虑对象。

    当一个男人事业心被无限激发的时候他满心满眼都是事业上的青云直上目标,女人在他眼里的分量根本不足以阻挡他为事业一路奔跑前行的步伐。

    确切的说,现在的程大伟根本没心思把精力放在情情爱爱上,要是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唐晓丽作为陪在他身边多年的红颜知己也算是白混了。

    放下电话,唐晓丽叹了一口气。

    她对程大伟心里的怨怼实在太多,当初被他劝着调到省总公司上班,又被他劝着接受了“从天而降”的亲生父亲侯老板。

    一桩桩一件件让她觉的自己就像男人手里的提线木偶,他让自己往东自己就往东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虽然他做出的决定无一例外都是为自己好,可是…..两人现在离那么远,他难道就不担心自己吗?

    约好中午十二点吃饭,唐晓丽十一点多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