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秦五百年 > 正文 第171章 死定了
    不久后,齐军云梯贴近城墙,士兵们通过云梯攀爬而上。

    “嗖嗖嗖……”

    严阵以待的秦军弩兵,用小连弩射击敌军。

    另外一批弩兵,通过踏弩跟齐军弩兵互射。

    双方激烈交锋,由于有弩兵用连弩快速射箭,只要有齐兵攀爬上云梯,皆被快速射杀。

    另外,齐军的冲撞车来到了城门前,撞击着算不上很坚固的城门。

    轘辕关城墙,宽度、高度都不如虎牢关、函谷关,城门坚固度同样不如虎牢关。

    在冲撞车连续撞击下,城门最终被冲开,冲车后面的齐兵要从城门涌入。

    然而,严阵以待的塞门刀车,被秦军及时推上来,逼得齐兵后退。

    齐兵推着冲撞车顶着塞门刀车,两边的士兵都全力推着,试图将对方推得向后。

    因为入不了城门,在城门前有不少齐兵被滞留。

    城墙上的秦兵,点燃震天雷引线向城门扔下。

    “爆爆爆…”

    大量齐兵被炸中,惨叫声连天。

    城门后的秦兵推着塞门刀车,硬把齐军冲撞车推出城门门洞外。

    从门洞被迫退出来的齐兵,被震天雷轰炸,没被当场炸死的,都被秦兵用连弩补射射杀。

    有塞门刀车堵着门洞,又有震天雷打击,齐兵毫无办法。

    在远处指挥攻城战的郦商,不免焦急起来。

    如果秦军没有震天雷,让自问破城门后士兵能冲入,偏偏有震天雷打击;如果秦军没有连弩,他是很有信心让士兵冲上城墙。

    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下午,齐军扔下大量尸体撤兵。

    郦商统计伤亡人数,今天攻城战共有2154人阵亡。

    秦军也统计人数,有315人阵亡,主要是在城墙上的士兵被齐军弩箭射中。

    由于轘辕关只有二十丈长,可同时投入作战的兵力非常有限,即使战斗十分激烈,伤亡数量也不会太大。

    此后一连数天,郦商都率军来攻城,皆无法攻下。

    ————————

    咸阳,子婴在御书房看着各地报告,尤其是军情。

    齐军正在攻轘辕关,子婴对这方面一点都不担心,且不说能否攻入,就算能攻入,秦军跟齐军打野战,也仍然有一定优势。

    韩信跟子婴解释,现在还不是全面出击时,等跟敌军对峙一段时间后,等敌军锐气已尽,又或者是求战不得防备松懈时,再出兵决战,事半功倍。

    目前,各地夏耕已基本结束。

    三川郡男丁缺乏,在当地官吏努力下,夏收、夏耕总算没有耽误。

    在三川郡的郡守、郡尉、郡丞等主要官员中,以冯唐表现最好,其次是郡守赵衍。

    四万余楚军降兵,都被关在函谷关对面营垒,子婴打算下个水利工程规划好之后,再让这批降兵去修渠。

    郎官禀报,丞相有事前来。

    陈平迈步进入御书房,向皇帝作揖行礼后说道:“陛下,章邯有消息传来。”

    子婴接过陈平递出的布帛,这是章邯亲自写的内容,布帛上写着楚国那天朝会主要事情。

    包括彭越提议的袭扰战,在范增敦促下项羽勉强同意;包括项羽派使者前来赎人。

    尽管这个时空历史进程被改变,有些方面还是跟原本历史有些相似。

    彭越是历史上游击战的始祖,一直采用游击战袭扰项羽的后方,让楚军两面作战疲于应付,使楚军的粮食装备补给困难。

    在这个时空,彭越同样要采取游击战。

    碰上善于打游击战的对手,子婴还真有些头疼,这种方式十分难缠,这些问题交给韩信,或许能够解决。

    子婴对陈平道:“既然项羽派人来了,丞相的计谋可实施了,老不死的范增没多少日子了。”

    陈平道:“陛下放心,臣之计策,定能成功。”

    不久后,邹离被召入御书房,陈平把计策向邹离说出。

    邹离听后大笑道:“这回,范增死定了!项羽失去范增,折去左膀右臂,以后会更容易犯错误,楚国会更糟糕。”

    陈平道:“陛下,要对付彭越袭扰战,不仅取决于战场,还可取决于庙堂。项羽对彭越所提要求本不情愿,若彭越袭扰战有成效又得不到封赏,彭越这等精于计算之人必不会尽心。”

    子婴一点即明,点头道:“失去了范增,项羽错误之处不会再有人纠正,章邯还可适当进谗言,说彭越坏话。再说了,有韩信统兵,彭越袭扰战未必能占到便宜。”

    子婴回到后宫,见冯幽兰正在看着纸笺。

    见皇帝到来,冯幽兰道:“陛下,兄长来信,夏收、夏耕时,他在洛阳城郊共下田劳作十余天,官吏、工匠皆帮忙,总算没耽误。”

    子婴笑笑道:“内兄做得好,朕也欣慰啊!”

    冯幽兰道:“兄长刚上任时,郡衙官员皆认为他是靠着皇亲国戚身份,才得以做郡丞,兄长要把分内事做好,让怀疑他的人看看,他能行。”

    子婴点头道:“内兄才干是有,又勤勤勉勉,将来或许大有作为。”

    不久后,一家人吃饭,三个女人加五个小孩,热热闹闹。

    王思肚子已经很大了,不久又会新生命诞生。

    两天后,楚国的使者抵达咸阳,被安排在咸阳宫某殿。

    吏员捧着美酒佳肴进入。

    邹离迈步进入,见到使者后,作揖道:“敢问可是范丞相使者?”

    使者站起,作揖道:“本使是奉大楚皇帝陛下之命前来。”

    他很惊讶,对方居然问出这个问题。

    邹离故作惊讶道:“本官还以为范丞相使者,原来是楚国皇帝使者。”

    这时候,吏员走到使者前,正要把美酒佳肴放在桌面上。

    美酒散发出芳香,佳肴菜式十分精美。

    邹离阻止道:“换了换了!”

    吏员把美酒佳肴捧走,另外有吏员奉上粗食放在桌面上。

    如此的态度,使者认定范增跟秦国有私交。

    邹离在主席位坐下,做出一副不耐烦模样,说道:“本官公务繁忙,有何事速速道来?”

    使者道:“楚将项声,还有数万降兵,大楚皇帝陛下希望秦国能放回来,楚国愿付赎金。”

    邹离道:“若赎金足够,可以放项声。无论多少赎金皆不能放降兵。”

    双方讨价还价,最后是以两万金的价格成交。

    得了这笔钱又能除掉范增,一箭双雕。

    ————————

    洛阳,韩信在接到张凯的报告后,在想着更好的破敌之策。

    轘辕关每日杀敌顶多是两千,这还得要敌军主动进攻才行。

    韩信在屋内来回踱步,在想着更快杀敌之法。

    片刻之后,韩信想到了,随之把范目唤来。

    “范将军,给你一个立功机会,率三万兵赶往轘辕关,跟张校尉一起杀敌。”

    韩信说出歼灭敌军之法,范目领命。

    第二天,范目率领三万兵马赶往轘辕关。

    轘辕关,连续激战四天后,齐军始终无法攻破,暂停进攻,在轘辕道南边安营扎寨。

    这天,范目率领援军抵达这里。

    张凯迎接援军到来,对范目道:“范将军,有我在这驻守,敌军根本攻不进来,不知韩将军为何还派援军?”

    范目解释道:“我军有震天雷、连弩,敌军是很难攻入。但轘辕关太小,就算激战一天,杀敌数量也很有限。韩将军有个法子,可让敌军伤亡惨重。”

    韩信说有办法,定然不会假,张凯脸有喜色,将范目带入屋内,问道:“范将军,是何法子?”

    范目回应道:“佯装轘辕关守不住,让齐军进来,然后全面出击将其消灭。”

    张凯稍微一想,知道这个办法很好,当敌军进入轘辕关后,在开阔地带可正面迎战,在狭窄地带可堵截敌兵,在某些地方可以设伏。

    范目道:“只要敌军还来进攻,计策便可实施。”

    两人具体商量着,一旦敌军来攻,派出相应的兵马在相应地方拦截、设伏。

    八月初某天,郦商率领齐军再次来攻轘辕关。

    进攻开始后,秦军迟迟没有使用震天雷。

    部将朱轸道:“将军,秦军没有震天雷了。”

    郦商大喜道:“或许是震天雷制作困难,秦军震天雷已用完了。没有震天雷,我们必能杀进去。”

    他命令向城门猛攻,在用冲撞车撞开城门后,齐兵们推着冲撞车顶着秦军的塞门刀车,在士兵们尽全力情况下,冲撞车终于缓缓前进,塞门刀车被顶得不断后退。

    进去了!终于冲进去了!

    齐兵潮水般涌入。

    在轘辕关后面的秦兵,跟从城门冲入的齐兵厮杀起来,打得十分激烈。

    张凯亲自在这指挥作战,在齐兵前赴后继之下,秦兵终于抵挡不住攻势,节节败退。

    郦商、朱轸进入轘辕关。

    轘辕关没有关城,只是有单纯的二十丈长的城墙,城墙后面有一片平地,平地上有秦军军营,有住宿区、兵器库、粮草仓库、马厩等等。

    在平地最北边是轘辕道,还可望见正在撤退中的秦兵。

    在轘辕关南边的轘辕道,道路两边皆是难以攀爬的峭壁。

    在轘辕关北边的道路有些不一样,道路大了一些,道路两边山岭虽陡峭,但可攀爬上去,也可从山岭上下来。

    朱轸道:“将军,轘辕关丢失,秦军必定军心不稳,末将愿领兵追击秦军,杀掉张凯。”

    郦商再细细观察撤退中的秦兵,秦兵们丢盔弃甲,显得很混乱。

    在旗帜上有“张”字,旗帜旁边有个骑马的武将,那是秦军守将张凯。

    看着如此状况,郦商觉得,有敌方主将,秦军又真的是溃败了,很值得率军追击。

    郦商嘱咐道:“要小心,能斩杀张凯固然好,但千万小心,若发现不对劲,及时撤回来。”

    朱轸领命,率领万余人追击。

    朱轸走后,郦商仔细检查这里的情况。

    这里伏尸处处,秦兵齐兵皆有,郦商让士兵们正在清理尸体。

    进入军营,来到仓库,这里的粮草非常少。

    秦地粮食收成大,既然没及时运粮来此,郦商有些意外。

    再来到兵器库,这里有原本的戟、剑、铍等兵器,并未有一刀砍首级的马刀,也没有可连续发射的连弩。

    郦商皱着眉头,这可奇了,怎么两种秦军独有的兵器,竟然没有库存?

    疑虑了一阵子后,郦商猛然想通了关键性问题。

    很显然,连弩、马刀是事先被运走,秦军是诈败引诱齐军追击,秦军实在狡诈,上当了!

    郦商立即命人火速传令,命朱轸撤退。

    令骑向前方道路疾驰而去,在配备了马镫后,士兵更能稳坐在马背上,战马可全速奔跑,速度飞快。

    令骑出发后不久,两边山岭上出现大批秦兵,漫山遍野向山下冲来。

    郦商深深地叹息,果然来不及了。

    看来秦军是算计好了,就算被他发现有异样,一切都晚了。

    从山上跑下来的秦兵,在平地北边列阵。

    齐军也摆好阵势,跟秦军对垒起来。

    秦军的旗帜,除了“秦”字外,还有“范”字。

    郦商大声道:“秦军之将,可是范目?”

    此时的范目,在前排士兵身后,他朗声答道:“正是!尔等上当了!大秦韩信将军用兵如神,灭尔叛军等易如反掌。”

    郦商怒道:“哼!你们暴秦都是靠狡诈取胜!”

    范目大笑道:“兵不厌诈,只要能打败尔等叛军即可。你派出去的追兵,不久要全军覆灭了!这样打,谅你也不服。我看不如这样,咱们摆开阵势交战,决一胜负。”

    郦商大笑道:“你们秦军除了靠关隘之险坚守、靠狡诈取胜,正面作战,有何可惧!”

    他仔细观察秦军武器,秦军好像很少戟兵,有一批左手持钩、右手持刀的士兵。

    秦军骑兵能一刀砍首级,想必这种刀非常锋利。

    但是,锋利必定容易折断,况且兵器不长,戟兵即可对付,郦商并不担心。

    唯一疑惑不解的是,秦军为什么会配备如此古怪的钩?

    上次赵佗在函谷关大败韩军,郦商认为是韩军不济,以及吕泽不救援所致,现在正面交战,就算不能胜秦军,做少能旗鼓相当。

    范目大声道:“好,就让秦军堂堂正正打败你们齐军。”

    随即,他发出进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