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焚野宫弟子 (2更)
    “月狐姑娘说什么?”  月狐的声音极轻,哪怕是紧跟在她身后的尹千雪都没有听清。  “我说,下毒的人心思歹毒。”月狐的眸光从那武士身上移开。  在回答尹千雪的话时,也同时伸手去探武士的脉门。  然而,这个动作好似刺激到了武士,他突然挣扎起来,被铁链捆绑的双手竟然宁愿骨裂都要去抓最近的月狐。  变故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尹千雪被辰王留下的护卫及时拉开,免得被误伤。  郡守府的那些官员更是下意识的退到牢门边。  尹千雪被迅速拉开,下意识的要求护卫去救月狐时,却看到那看似清瘦柔弱的女子,面不改色的手腕一翻,灵活的避开了对方的攻击,双指快如闪电的扣住了武士的脉门,语气冷淡的开口:“你虽失了心智,陷入疯狂,但也能保持一分清醒。我来此是为了救你,若你学不会克制,那我救你也无用,不如直接把你杀了,也算是帮你解脱。”  陷入发狂的武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她的这番话,还是因为手被制住,竟然真的渐渐冷静下来,只是面部五官依旧狰狞恐怖。  “救……救救……我……”  从他狰狞的五官中,嘴里极为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嗯。”月狐清冷的应了声,专心诊脉。  其他人,受了刚才一幕的影响,此刻心中都是心有余悸。  而尹千雪却骇然的看着月狐,心中翻起巨浪!  眼前的人,只是传说中医仙子的一个属下,或者说只是一个放在明面上的人,但都拥有如此处变不惊的气度及胆识,那么医仙子本人呢?  突然间,尹千雪对那位神秘的医仙子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和好奇!  因为,在她那些已成尘埃的上一世,根本就没有医仙子这个人!!!  ……  月狐把脉的时间,尹千雪心中想了许多。  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今生与前世早已经不一样了。  或许,所谓的前世,不过是一场预示的梦。  如今种种,正好说明,梦终究只是梦,眼前的才是真实的。  可是,这种变故的出现,却又引得她像着魔了般,想要忘记前尘,却又忍不住去想,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导致了前世今生的区别?  冥冥之中,到底是谁在主宰着这一切?  月狐松开武士的手时,尹千雪也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  “月狐姑娘,他们所中的毒可还有救?还有,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好歹毒的心思?”尹千雪忙问。  月狐转身看她,双手腰前一握,宽大的袖袍如云般洒落,飘逸灵动。“你确定要在这里说?”  尹千雪当即领会,对她说了句,“请。”  一行人,又匆匆离开了牢室。  到了说话的地方,月狐不用尹千雪催,便简单直接的道:“能救。我说下毒之人心思歹毒是指,这些毒不会直接致死,但是却会让人渐渐丧失心智,如同傀儡一般,受人所控,不惧伤痛。且,正常的人,一旦被中毒之人的血液沾到皮肤,或是口中,眼中,也一样会中毒,沦为新的傀儡。”  “什么!”  尹千雪和在场的其他人都惊了。  听完月狐的话,他们内心也忍不住狠狠骂了句下毒的人,‘好歹毒!’  “月狐姑娘,这是我派人从现场搜集而来的,敢问姑娘下毒之人可是经由此物为媒介下毒?”尹千雪拿出自己揣着的锦囊,递给了月狐。  月狐直接打开,拿出里面的画作碎片,仔细观察了一下,语气淡淡的‘嗯’了一声。  她这一‘嗯’不要紧,却把其他人吓得不轻,纷纷向后退了好几步。  就好似,月狐手中那些碎片时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只有尹千雪和她的护卫,站在原地不动。  周边的动静倒是引来他们侧目,扫过郡守府官员的眼神,有些冷意。  月狐把碎片装回去,语气依旧不急不缓,情绪淡淡。“这种毒,只有在下毒的第一时间,会挥发出最大的毒性,之后便是以中毒之人的血为媒介,不断的传播下去。时间过了那么久,上面的毒已经不具备威胁了。不过,也幸好你们处理及时,把中毒的人都带回来关押,没有让毒继续蔓延下去,也算是让那下毒的人白费了心思,心思落空。”  听她这么说,那些避得远远的官员小吏,心里才偷偷松了口气。  尹千雪根据她这番话沉吟了片刻才问,“也就是说,下毒的人,有可能是事先把毒抹在这些假的花神图上,故意借花神图的传闻引起各方抢夺,从而达到下毒的目的。也有可能,下毒的人就在这些抢夺之人之中,他趁乱将毒抹在花神图上。总之,既然必须是第一时间才能把毒最大化的挥发出来,那就说明下毒的时间和中毒的时间相隔不远。”  “我只是来解毒的,查案破案,追寻凶手并非我之责。”月狐却道。  尹千雪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但月狐的话,已经给她提供了不少新的思路。  “月狐姑娘,你说的能救,要如何救?”尹千雪又问。  原本,她和尹重华的打算都是,等医仙子和百草谷的神医们会合之后,给出一个可解决的方案。  可是现在,疫情突发,从百草谷请来的神医,被陷入疫症发生的村子里,一时半会根本很难赶过来。  而医仙子这边……虽然医仙子并未亲自赶过来,但她派来的月狐,却能说出这些人所中之毒,还有治疗之法。  所以,与其继续等待,还不如先把这件事解决了,免得继续拖下去会夜长梦多。  “这种毒没有解药,只能靠放血,将血液中的毒慢慢稀释。”月狐道。  “放血!”尹千雪有些震惊。  月狐又说了句,“要救治他们不难。难的是,大人要如何防止下毒的人再次下毒?而这种毒,最可怕的不是它能使人发狂,杀戮成性。而是它那如同疫症一样的传染性。”  “疫症……”尹千雪呢喃出声。  月狐又接着道:“哦,听闻在江临城外,有一村落发生了疫情。大人若是想避免那里的疫情传播到江临城中,倒是可以让人去搜集艾草,熏艾草,用艾草水沐语,将艾草灰洒在房屋四周,都可以有效的防御疫症的爆发。还有就是,注意城中卫生,保持室内通风,彻查全城,将疑是疫症的病人隔离医治,疑是病症的家属居家隔离,不得随意外出走动,确定没有感染上疫症后,才能恢复行动。”  “姑娘慢些说!”尹千雪越听越是激动,生怕自己漏下一句半句,赶紧出声。  同时,也吩咐了郡守府中的小吏快速笔记下来,还要求一字不差。  月狐默了默,想到主公的吩咐,又极有耐心的放缓语速重复了一遍,而且还把各项要求都说得极为细致。  负责速写的小吏,也渐渐从一个便成了两个,最后是三个。  而在月狐说出艾草的作用后,尹千雪就立即吩咐人全城采购,征收艾草,艾绒等物,再由官府统一调配。  城中,一切都在沈未白暗中相助之下,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而城外,尹重华带着沈未白一行人,也来到了那村子的外围。  在距离村子只剩下三里地的时候,安乐堂的管事突然喊住了尹重华。  “大人慢行。”  他来到尹重华面前,并未多看沈未白一眼。  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东家,那位医仙子就在眼前。与他们对接的人,都是月狐。  “何事?”尹重华突然被拦住,也并未生气。  安乐堂的管事按照之前接到的吩咐,从怀中掏出一个类似面罩之物,“有疫症的村子就在眼前,我们还是做些防护的好。”  尹重华有些不解,他面上也戴着面巾,这还不够吗?  安乐堂的管事将自己手中的面罩递过去。  尹重华疑惑接过,发现确实要比自己戴的厚一些。  “这面罩是我安乐堂所研制,用细密的棉布多层缝合而成,中间还放了一些艾绒。与之一套的,还有手套及外衣。”  “这枚药囊,也是我们安乐堂研制,里面装着的药材,都是由医仙子亲自调配而成,能有效的防止疫情传染。”安乐堂的管事,又掏出了一个药囊。  沈未白在尹重华身边,不动声色的看着一切。  尹重华听完之后,大喜过望,立即问道:“此物确实如你所说,有如此效果?”  “确实如此。”安乐堂管事十分自信的回答。  其他药堂医馆跟来的人,听到这些后,也都纷纷好奇的探头想要看看这防疫至宝!  不得不说,被官府点名来这里,他们的内心是惶恐而拒绝的。  但,如果有了安乐堂的这些东西,他们此行的安全得到保障,那岂不是更好?  尹重华不再犹豫,立即吩咐所有人都更换了安乐堂带来的面罩,外衣和手套。  腰间,还挂着安乐堂出品的药囊。  都准备齐全之后,他们才继续朝着村子前行。  三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不多会,他们就来到村口,看到了村碑,还有临时做出来的栅栏,阻止进出。  而负责看守村口的人,沈未白眼尖的发现,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颜色是代表焚野宫的赤红色。  ‘阿炎!’沈未白心中突然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