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修仙就要继承家业 > 正文 第90章 先杀胥博文这人留不得了:)
    “林叔叔。”人家这么掏心掏肺,云琛也不好不表示点什么,他也算有捷才,只叹气,“我也的是实话,琉璃果是我吃的。”

    林元帅时就懵了:“啊?”

    云琛一摊:“我之前不是在疗养院喝了我『奶』『奶』配置的实验『药』剂,场嗷了一嗓子精神升成ss级,但体质没跟上。这直接导致了我的龙角黄金瞳收不回来。那我不急了嘛,总不能天天顶着这神话生物的形出去晃悠不是。『奶』『奶』虽然用『药』剂帮我收住了龙角,但每天早上我都觉得额头仿佛要炸了一样,这还能忍,主要是黄金瞳实在没办也不敢用『药』,只能用美瞳来挡一挡,一天到晚个女孩子一样在镜子面前折腾半个小时就为了戴个美瞳简直了。刚好拍卖上有琉璃果就买了下来。你的舒舒去私人星球上升级,其实是『奶』『奶』带着舒舒去私人星球上闭门研究怎么让琉璃果『药』剂都用来增长体质而不作用于增长精神。”

    真得连云琛自己都信了:“要隐瞒呢,确实有一点。等『药』剂配出来了,我这么个ss-要升级回头在私人星球也捂不住啊,要来个特别厉害的邪神直接给我们干没了两个星球那找谁理去,所以我才带着队友远点升级去了。这个在我出国的报告上倒是没有体现——您也知的,这些年总是有人暗搓搓对我不爽得很,是不顺眼我升级快的世家也好,是您的混进来的鼹鼠也罢,总之我不能全盘上报,毕竟我如果提前告诉他们我是出去升级,还能不能出国那就不好了。”

    然后越编越顺:“混『乱』星系那边还真啥都有,我遇上了一只凤凰。我不是在第四军区出解决了一只ss级虫皇嘛,就以虫晶为代价,换她帮我守着点,确定我冲关的时候不被影响,我如果出什么意了她也帮我处理一下。果然重利相诱什么好处都有,ss级的守护安抚是不一样,我终于平安升了级。”

    云琛自己是得自己都信了,但云琛哪里想象得到,此时在不知名星球上,巨大的私人浴场里,有个设备正在咿咿呀呀地把他的话传出去。

    浴场里有个男人□□了上半身,下半身舒舒服服泡在水里,姿态优雅地被后面的年轻姑娘『揉』着肩膀,腐败的样子,整个屋子里除了水声之,听着云琛那一段一段的解释,越想越合理,由不得人不信。

    “难……”那男人眉目闪烁,自己都不确定起来,“那只凤凰真的不是云舒?”

    并且很合理啊!

    云舒即便是用了琉璃果,那最多就是从c到b,b级的精神体质够干什么的,传级血脉1%的威都发挥不到,她能安抚住已经是ss了的云琛?

    如果是云琛在混『乱』星系找的凤凰援,这件事便有了更加合理的解释。

    而就在那□□上半身的男人还在思考云琛的内容有多少信度的同时,病房里的对话仍在继续——

    林元帅明显也是信了:“你的,我能不能去找虞高明解尔蓉验证?”

    “这是实话有什么不能的。”云琛坦然,“我知,林叔叔再怎么忽悠我咱们现在不论军衔,到底隐瞒传级血脉已经显形的事□□关重大,不能听我的一面之词。但确实是没有。咱们帝国历史上也不是没有想隐瞒血脉显形的人,但无一不在那台机器面前折戟沉沙,并且他们还没用上那么凶残的ss级怪物呢。舒舒却是用了都没能显出来,难还不足以证明吗?”

    完了还有点恨恨:“既如此,卑职也要好好给林元帅发一发牢『骚』。谁不知传级血脉觉醒显形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在这段时间里要注意,免得把血脉给吓回去了一辈子不能显形。我不知军部联席对这种事是个什么审核标准,但如果舒舒因为此次惊吓把血脉吓回去了碌碌一生,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我们然要给舒舒找最好的心理医生。”林元帅急忙打包票,“身体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精神上也一定要让舒舒彻底没有心理阴影。林叔叔在这里以你打包票,这种事仅此一次,今后无论再有什么人再什么话,我都护着舒舒绝不让她再受这种委屈。”

    云琛却不吃这一套,倔强:“别下一次了,这一次林元帅能查出个所以然来给我云家一个交代倒还罢了,真要查不出来,我……”然后咬咬牙,“……我也只能让爷爷亲自来给林元帅了,我人微言轻反正是了不算的。”

    放狠话也不了什么脏话出来,林元帅心里更喜欢这个后辈了,即开口:“已经在查了。你放心。”完了身上也隐隐有些杀气,“不怕与你知,刚才那模拟出ss的大夫附属医院的院长已经吞『药』而死,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为什么我明明只是安排人让舒舒来体检最后却闹成了这个样子,都涉及到什么人,我一个一个地查清楚。”

    “我勉强信了林叔叔这个辞。”云琛沉沉开口,“但愿林叔叔真的能给我,给我妹妹一个交代。”

    “那然!”到这再在病房印呆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林元帅起身告辞,云琛虽然以以还要照顾云舒为由不把人家送下楼,送出门还是要的,便跟着起身。

    却在此时听到了云舒娇娇软软一句:“哥哥,诶?我没有死吗?这是谁呀?”

    云琛回过头去,了面『色』苍白仍未恢复的云舒,眼圈时就红了,赶紧转身坐在妹妹床边,伸去『摸』妹妹的:“我在呢,这是林元帅,来你的。”

    讲真的,那句软软的带着点不置信意味的“我没有死吗”,哪怕是林元帅着都有点心疼。

    “没事啊。”云琛声音都有点更咽了,赶紧用低沉压了下去,“只是错觉,你然没有死。”

    云舒仍是一副没怎么见过世面,小姑娘家家的被吓坏了的惊魂未定模样,只勉强对哥哥笑了笑:“那个机器这么怕的吗?”

    “是工作人员那边出了点错。”林元帅不下去了,尽量放柔了声音安慰,“没事啊,不用怕。如果还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叫心理医生来聊聊。”

    人家要显『露』出一副长辈模样,云舒倒也配合地『露』出了个乖乖的笑:“嗯,我相信国家军部。”

    “我回去细查这件事到底是什么况。”林元帅着云舒的笑,自己油然而生了一股羞愧,不敢再在现场逗留免得更加失态,只转移了目标对着云琛,“等查出个结果来,拿着调查报告去云家找你爷爷赔罪。”

    “不敢。”云琛也急忙收了绪,回头对云舒开口,“我去送送林元帅。”

    云舒在枕上点头,林元帅却哪里有脸让人送,到了门口就摆摆让云琛回去了,云琛并不强求,只站在门口目送林元帅带着自己俩秘上了电梯,便回转过来。

    关上门来,才想点什么,云舒先:“哥哥,这花香得我头疼。”

    拿拿。

    云琛麻溜儿按铃让清洁机器人过来把才拿上来的百合花拿,完了云舒身上膨胀开了一个能隔绝刺探的结界,她才冷淡地开口:“这位林元帅到底打的是个什么主意?”

    “花有问题?”云琛问。

    “有一点点电流。”云舒,“哥哥在忙着应酬他能没注意,我装睡了一小儿,闲得无聊刺探出来,应该是有个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云琛“唔”了一声:“你觉得,林元帅知不知?”

    “我不想评判他知不知。”云舒开口,“但我觉得,堂堂一个元帅来找哥哥聊那本来应该绝对保密的军部内部联席议,他自己也能修仙也有血脉,却没有那个开个结界的意识这件事是蛮让人奇怪的。其实管他窃听器在什么地方,只要不在他哥哥身上,只笼罩你们俩不就完了么。”

    兄妹俩交换了一个眼神,俱都了然。

    ——林元帅是能人。

    只是这个能人是对军部有利还是有害,这还有待时间证明。

    不过那还不要紧,云琛还是心疼地了一眼云舒,着重了她被巨镰刺穿的心口:“疼不疼啊,我视频都觉得受不了……”

    “还好。”都过去了,以云舒的心胸然不至于耿耿于怀——即便是耿耿于怀那也是想报仇不是想伤春悲秋呀,“早知有这招,我就应该在那些怪物搏杀的时候卖个弱,装脱就完了。”

    “那个时候你估计也意识不到你是谁你在哪。”云琛是用过那个机器的,心里有数得很,“能打得过的东西,怎么有卖弱的意识。毕竟谁在打得过的况下豁得出去被那些怪物一口咬掉脑袋呢。”

    云舒苦笑。

    “不过我有点好奇。”云琛问,“你是用什么段……憋住的?”老实就那个招架不住的程度,要换了云琛早特么一口凤凰真火或者龙炎喷出来把那个ss烧了,神特么云舒还能憋住了甚至什么都不做直接晕过去。

    云舒就继续苦笑,示意云琛把自己扶起来坐在床上,低头『揉』了『揉』心口,重新接受了一下“我没死那是幻觉”的设定,这才抬『摸』了『摸』自己的天灵盖。

    找到了正确的位置,微微闭目,上有微弱的灵气闪动,然后,她慢慢地把先前埋了进去的火焰长针抽了出来。

    云琛场就是一个卧槽:(⊙x⊙)

    云舒云琛这个表觉得有趣,伸把那火针交给云琛由着他细,然后她才:“长针封住了泥丸宫的出口,没有了中枢控制,凤凰真火然喷不出来。以及我在捏长针的时候往里面封了一点神识过去,大概介绍了一下我为什么在自己天灵盖里扎针,我发现招架不住之后本能的泥丸宫里面的小凤凰想出来帮忙,但发现门被堵死了,一口凤凰真火喷了出来,没烧化那棵火柱,反而让我知发生了什么,所以放任自己晕了过去。”

    云琛拿着那火针,完全没见过正经修仙界『操』作的小伙子得世界观都要刷新了:“那……你是什么时候……”

    云舒:“我给那位带我们过来的少校想去卫生间的时候呀。”

    云琛:“……”

    什么叫大佬啊。

    你天花板还是你天花板!谈笑间多复杂的问题都给你解决了!

    “哥哥去给『奶』『奶』一声吧,爷爷的『药』剂咱们晚点再配。”云舒谈完了正事就开始软萌了,“我估计得在医院躺两天,接受一下心理医生的治疗。被刺穿心口虽然没把我吓着,但如果军部觉得我吓着了,我还是乖乖被吓着吧。以及……我本来还有点纠结怎么告诉军部我已经b了的,刚好有了这茬,我就顺便升个级,没有血脉显形还以解释成被他们吓到了,倒『逼』他们好好去查到底是谁主导了这次体检,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弄出一副这辈子都没有血脉显形的样子,他们还欺负人。”

    “嗯。”妹妹能出这话来就代表是真的没有心理阴影——真有阴影是不拿这个开玩笑的,云琛便笑了笑,低头给『奶』『奶』编辑信息。

    一边写着,一边云舒又问:“起来,见心理医生大概需要做点什么啊,我如果装得不像被出来了怎么整?”

    这就涉及到云琛的知识盲区了:“……”

    云琛沉默了一下:“我让『奶』『奶』过来吧,精神治疗师大部都是挺厉害的心理医生,不如让她想办来给你做心理安抚,你也不用费劲去扮演精神病了,齐活。”

    “好嘞。”云舒灿烂地笑了。

    云『奶』『奶』要过来那阵仗就大了——至少云琛一个通讯打过去,云『奶』『奶』那老年款飞车往附属医院那儿一停,军部高层就已经知了消息。

    不过他们动作再快,过来也总得经历上一段时间,这时云『奶』『奶』已经进了病房,在云琛智脑那儿完了云舒测试的视频,完了,心也跟着糟糕了起来。

    “没事吧。”再心不好,对着孙女儿还是要温些的,“吓到没?”

    云舒软软地靠在床上,乖乖地摇头:“也还好。”

    “我。”大多数真的有心理阴影的人自己没『毛』病,云『奶』『奶』也理解,只伸去『摸』云舒的天灵盖,云舒然也就乖乖任『奶』『奶』『摸』了,精神探进去,待确定精神海确实是平平静静没多大反应,『摸』一『摸』云舒的心口也没有见到她紧张,云『奶』『奶』这才勉强放心下来。

    “他们这次确实过了。”云『奶』『奶』拍拍云舒的背,“放心,『奶』『奶』给你讨回公的。”

    云舒倒是没觉得自己受什么委屈,只笑了笑:“几个元帅哪怕给我鞠躬歉也不好啊,这事儿他们就是做了个符合规定的决策,真正恶心的还是把决策做歪了的人。”

    “我明白。”云『奶』『奶』脸『色』微微一沉,“这不是他们歉就能解决的问题。但凡不把事查清楚,别鞠躬歉了,跪你面前磕头这事儿都不算结束。以及有这么一趟也不坏,今后谁什么为何你现在的血脉还没有显形,你都这次被吓到了就是。”

    云舒点头答应。

    如此,云『奶』『奶』方才站起来:“他们来了,我去应酬一下,你要有精神就陪他们两句,没精神装睡就行,没理你一个病号还有义务去应付这群军部都成筛子了他们都还一无所觉的蠢驴。”

    “好。”一句蠢驴骂得云舒身心舒畅,既然能睡她然也懒得应酬,果断躺了下来,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神识沉入泥丸宫,睡就睡。

    云『奶』『奶』也稍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况,原本还算正常的脸『色』多了两苍白,老君一样对着云琛伸了伸胳膊,云琛也意,过去扶住云『奶』『奶』,云『奶』『奶』也就把身上的大部重量交给了云琛,一副给云舒了半天精神海她就已经虚脱了的模样。

    接下来嘛……云舒在病房里躺了多久,就有各路军部的高层带着各种礼品来慰问了多久,从一开始的云舒一直在睡着谁都没搭理,到后来渐渐偶尔清醒一点,但是一天天地都在捂着胸口觉得那里多了个洞,再接着就是视频里被捅穿的地方索『性』被包裹了起来,还每天躺治疗仓——据云『奶』『奶』,云舒始终不对得上身体精神之间的链接,所以索『性』做她真的受伤了要包扎,没准还更有利于她心理阴影的恢复。

    等终于终于祭出了包扎这一招之后,云『奶』『奶』才一锤定音:“再在医院呆着也意义不大了,这么躺着人都要躺病了,出院吧,回家好好休养也比在这闻消毒水强。”

    这话明摆着是给那不知是放在鲜切花的花蕊里还是在新鲜水果的托盘下的窃听器听的,云舒哪有什么不同意见。

    于是,云『奶』『奶』便终于得以平平安安接云舒出院,自己家的地盘就没必要扮什么虚弱了,云舒安心拆掉了心口的绷带,『揉』了『揉』觉得没什么『毛』病,就准备去研究『奶』『奶』弄出来的给爷弄出来的『药』剂大概都是什么『药』『性』怎么个配置办。

    还坐窗台边上的桌研究着呢,云舒突然觉到了一缕……稍微有点不同寻常的波动。

    她稍微放了放上的『药』方材料大全,想细细去应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而后,云家现在住着的别墅头有一面茂密的爬山虎,房的窗户对着的就是那面墙,所以偶尔也有点不那么听话的爬山虎往窗户里面爬,不过他们家的佣人梅姨把那些不乖的枝条都修剪掉。

    但现在,有一截儿枝条,用一种很不符合常理的生长速度迅速抽条发芽,怯生生地把嫩嫩的枝条深入了房间之内。

    然后,伸,对着云舒仿佛活人一般挥挥:hello?

    云舒:???

    这是成精了?

    并且……该死的,那一挥竟然还有点……萌?

    云舒觉得自己这一钟绝对是坏掉了。

    而更萌的是,那小枝条发现云舒没有害怕之后,更往里面涨了一截儿,最尖端的部竟长成了个人模样来:“云小姐您好。”

    云舒沉默了一下:“您好?”

    “我是植物联邦的奥凯西·波顿。”那一截儿枝条乐呵呵地开口,还善解人意地试图理解云舒的文化语言习惯,“您叫我小波就行!”

    “小……波?”云舒很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整得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凤灵夫人让我给您送封信过来。”小波超殷勤的,这时有碧绿的枝条遮掩,爬山虎那许许多多的用来吸附住墙壁的吸盘蜈蚣的腿似的,挨个转动,给云舒从枝叶下面顺了一封信上来,“有点事需要告诉您。您了信就明白了。”

    那行。

    虽然搞不清楚母亲怎么就这个奇奇怪怪的植物联邦产生了联系,但“凤灵”这两个字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知的,何况信封上也确实有着凤灵的韵,云舒拿过了那封信,着那爬山虎的小芽芽长得贼乖巧,甚至伸拍了拍:“辛苦你了哟!”

    “不辛苦!”小爬山虎激动了,“云舒小姐你慢慢信嗷,我在这里滞留三天,三天之内你扯断一截儿爬山虎的藤我都有反应的,帮您把信件带回去。如果没有回信也给我一声,我回去好向凤灵夫人回复。”

    “好哒。”云舒微笑点头,“多谢你啦。”

    “您客气啦。”小爬山虎萌萌哒,“我了嗷。”甚至那个绿『色』的小人人都给了云舒一个飞吻。

    云舒忍俊不禁,那绿『色』的小人挥别,如此,那探入窗户的爬山虎藤才缩了回去,仿佛无事发生。

    云舒这才撕开信封准备母亲这大老远的都能给自己点什么,然后了几行,脸上因为到了萌萌软软植物星人的笑容就挂不住了——

    “交换上有人用我的血『液』骨髓打听我到底是个什么种族,我为了把骨髓拿回来就告诉了他是凤凰。他们就还想顺势问凤凰的所有用途,我没告诉他们。却有个人突然开口知凤凰踪迹,想用能帮助觉醒血脉的『药』剂换,还真是缘,我是他们嘴里的传级血脉嘛,他们一开始的研究方向就是靠着我的血怎么培养传级出来,还真给他们整出了一个很费事的『药』方,没有血脉的人只要熬得住疼就以拥有一点点凤凰血脉,有血脉的人有『药』刺激也能发挥出自己本来的血脉。那个拿出我血『液』骨髓的人身上掏出了一支这种东西,于是就得到了你云琛在混『乱』星系的踪迹……”

    云舒默默握紧了那薄薄的信纸。

    你要提起想要觉醒『药』剂的人……我现在只能想起来胥博文呢。

    这人留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