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感化偏执狂的路上[快穿] > 正文 第124章 现实世界(九)
    <ulclass="tent_ul">

    “你说什么?”白晗第一反应听错了,下意识重复道,“你怎么?”

    “白晗!”杜阮蓝眉宇间笑意盈盈,但眼底的紧张也清晰可见,她认真地又问了一遍,“我喜欢你,如果你想谈恋爱的话,你觉得我怎么样?”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们试试吧。”

    白晗被吓了一跳,突然就开始打嗝起来。

    “?”杜阮蓝给她倒了杯水,“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确实是,而且非常惊吓,白晗到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一个劲地打着嗝。

    她没接过水,而是使劲吞了吞口水。

    杜阮蓝说话的时候一直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眼底的浓情蜜意就像是融化了的巧克力糖浆,几乎要蔓延出来,盯的白晗头皮都开始发麻。

    她讷讷说道:“你,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

    杜阮蓝问道:“白晗,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白晗迟疑道:“你是谁……”

    “对。”杜阮蓝点头,“先前我说的就是你。”

    “!”一点没看出来,白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傻了,她绞尽脑汁回想,想从两人的相处中找出点蛛丝马迹证明杜阮蓝喜欢自己,但最后得出个结论——杜阮蓝对自己确实很照顾,而自己像个智障似的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对方的照顾。

    跳出自己的思维角度看,两人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很像是情侣的相处模式。

    但……这难道不是因为杜阮蓝是好人吗?

    不合适!不能答应!

    这是第一时间跳到白晗脑子里的答案,白晗嘴唇蠕动,差点就遵从意识开口了。

    但抬头对上杜阮蓝凝视着自己的柔情万分的视线,声音就像是被喉咙压住了,怎么都发不出来。

    她想拒绝也得有个理由吧,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觉得不行,两人究竟哪里不合适。

    就像是只有学习好的人才清楚地知道自己哪个版块不懂,可以查漏补缺,但差生……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哪块不会——因为,很有可能是全部都不会。

    所以,说不出两人在一起不和谐的地方,大概率是因为两人没有丝毫搭嘎的地方。

    白晗甚至开始怀疑今天是愚人节,而杜阮蓝不过是跟自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而自己却自作多情地在这纠结。

    她挠了挠脸蛋,干巴巴笑了笑:“你在开玩笑吗?哈哈哈……”

    笑容僵硬在脸上,杜阮蓝缓缓眯起眼。

    “……”白晗被杜阮蓝陡然凌厉的视线看的头皮发麻,恍惚觉得自己就是一头撞在蛛网上的扑棱蛾子,眼睁睁看着大蜘蛛一步步逼近,总觉得下一秒她的触角就要刺入自己的皮肤,狠狠吸干她的血液,吞噬她的骨肉。

    白晗不自觉打了个寒颤,舔了舔干涩的唇,低下了头。

    杜阮蓝说:“你觉得我是在说笑?”

    是呀,难不成你还能真的喜欢我不成?

    你喜欢我什么?喜欢我白痴?喜欢我自卑怯懦,还是喜欢我不擅长交际,亦或是经常给别人添麻烦?

    当然,杜阮蓝对这个别人,简直深有体会。

    完全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的杜阮蓝,怎么可能喜欢上自己?她是傻子吗?

    但杜阮蓝却说道:“白晗,你可以不喜欢我,甚至可以拒绝我,但你不能质疑我对你的喜欢,我是那种会拿人生大事开玩笑的人吗?”

    你不是,但失恋了的人做什么都不稀奇。

    白晗猜测杜阮蓝真正喜欢的人可能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对方大抵是个非常非常非常出色的人,是白晗穷其一生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人吧,否则怎么会连杜阮蓝这样的人都看不上呢?

    被拒绝了的杜阮蓝受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打击,心神受伤,心态不稳,在心理防线最崩溃的时候想到,和自己这样的“废物”过一辈子也不错,起码在这段关系中,她处于主导地位,可以随时喊停。

    而白晗,作为这段关系的弱势一方,别人看上她已经是她祖坟冒青烟,上辈子穷其一生修来的福分了,哪有资格说拒绝。

    这么优秀的人看得上自己,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受宠若惊,诚惶诚恐答应,而是装腔作势地拒绝。

    传出去,可不是得被人笑掉大牙,说不识好歹,

    但同意是不可能的,白晗还没有那么不识时务,她深知杜阮蓝不过是一时冲动,若是自己真答应了,那才是给对方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等她想通了,就会后悔当初怎么那么冲动,然后苦恼该怎么跟自己说清楚了。

    到时候空欢喜,白高兴,受伤最大的就是自己了。

    如果不想失望,不想失去,那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希望,不应该得到。

    “可是……”白晗实在想不到充分的理由拒绝,两人差距实在太悬殊了,但凡是拒绝的话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总有一种想要通过特立独行引起霸总注意的白莲婊滋味。

    “可是什么?”杜阮蓝追问道。

    “太突然了。”白晗深吸口气,鼓起勇气抬头看向杜阮蓝黝黑深邃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给我点时间,让我消化下好吗?”

    她要时间不是为了考虑两人的关系的转变,因为根本没必要,她只是给杜阮蓝留了点冷静期,让她有足够多的时间平息冲动,重新考虑,给她留下足够后悔的时间和机会罢了。

    杜阮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眼眸波澜不惊,但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她五官锋锐,没有表情的时候就已经不怒自威,自发让人退避三舍了,更别提现在板着脸,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用力,眼底流露出疑惑和不屑交杂的让人有些看不懂的情绪,白晗觉得她一定是在心里想,装什么装,肯定是在欲拒还迎,没事,反正过两天就会主动上钩了。

    她硬着头皮盯着杜阮蓝探究的眸光,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安,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洞,立刻钻进去。

    好在不管杜阮蓝心中是如何想自己不识好歹的,但嘴上很给面子地没有说出来,也没有逼迫地深究白晗拒绝的深入原因,而是缓缓点了点头:“好。”

    白晗松了口气。

    但紧接着又听到杜阮蓝问:“需要多长时间?一天?两天,还是三天?”

    “?”白晗错愕地盯着她。

    杜阮蓝说道:“你让我等,总得给我个期限,就算是法院判处死刑,也得说明执行的日期吧。”

    需要一辈子,这期间你随时后悔,随时反悔。

    但这话说出来就太明显了,白晗嗫嚅着嘴唇:“我、我会尽快的。”

    大概是看出白晗的无所适从,杜阮蓝不再问具体期限,而是说道:“那我等你。”

    不,是等我的回答。

    虽然听起来差不多,但意思天差地别。

    白晗内心吐槽,面上不显,乖巧地点了点头。

    ……

    也不知道是因为白晗后知后觉,还是因为两人的相处模式确实改变了。

    自从杜阮蓝告白之后,白晗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在无形之中已经被杜阮蓝入侵的彻底,大事小情,方方面面都有杜阮蓝的影子。

    每天早晨七点微信准时收到杜阮蓝道早安的表情包,通常此时的白晗睡眼惺忪,根本没睡醒,但总会挣扎着回复一个早,然后再沉沉地睡过去。

    等到十点多快十一点的时候再次醒来,然后不好意思地跟她解释,自己不小心又睡着了。

    虽然杜阮蓝上班,但她总是秒回,白晗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看手机。

    杜阮蓝发了个摸头的表情包,说道:“昨晚又熬夜了?还困吗?”

    只要休假,白晗的作息就非常紊乱,熬夜到凌晨是常态,第二天自然要睡到中午才醒。

    她回复道:“还好,不困。”

    那边很快又回:“我给你点了你经常吃的那家粥铺的小米南瓜粥,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

    白晗本来还想再赖会床,但一想到二十分钟后总不可能蓬头垢面去拿快递,再说小米南瓜粥当然要热乎乎的喝下去才最美味又舒服。

    她回了个:“好,谢谢。”

    隔着网线的杜阮蓝比生活中的她要俏皮活泼很多,很多她无法做出的表情都能用表情包表达出来。

    杜阮蓝:“摸头.jpg”

    看着可可爱爱的小熊表情包,白晗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回复,想了想下载了几个表情包系列,挑了一个脸红红的表情包回了过去。

    白晗呼出一口气,跟完成了什么艰巨的任务一般。

    看着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标识,怕对方又说什么,白晗赶紧先发制人地敲字:“我先去洗漱啦。”

    杜阮蓝:“好,你去吧。”

    杜阮蓝:“乖。”

    “……”白晗盯着屏幕看了会,觉得有些累,深深吸了口气这才爬起来。

    她快速洗脸刷牙换衣服,正在抹大宝sod蜜的时候,门铃响了。

    “!”白晗看着满满一兜子吃的,觉得这和杜阮蓝说的我给你点了一碗粥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兜子沉得白晗都快提不动了,费劲巴拉才从门口运送到餐桌边上。

    白晗扯下来小票:小米南瓜粥x1,虾仁蒸饺1笼,韭菜猪肉小笼包x1,还有两个豌豆的烧卖。

    刚坐下,手机震了一下,不用看白晗就猜是杜阮蓝。

    果不其然,杜阮蓝问:“吃的到了吧?够不够?”

    够不够?白晗看着摆的满满当当的桌子,觉得杜阮蓝怕不是在养猪?她胃口得有多好,才吃的完这么一大桌。

    白晗赶忙回复:“够了够了,都多了,根本吃不下。”

    杜阮蓝:“不多,都是你爱吃的。”

    爱吃的也不需要一次性全吃到啊,白晗心里吐槽,但也知道对方一片好意,回复道:“嗯嗯,是我喜欢吃的,谢谢。”

    发过去又觉得太官方,调出来刚才下载的表情包,挑了一个弯腰鞠躬说谢谢的点过去,这才满意。

    对方又是很快回过来:“乖,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白晗:“那我先吃啦。”

    说完放下手机,刚把塑料小勺拿出来,那边消息又过来了:“嗯,别用店里的一次性塑料勺了,不健康,用家里的。”

    都点外卖了,垃圾一次性扔掉不好吗?多余洗一双筷子?

    不过人家也是关心自己,白晗回复道:“好。”但其实屁股根本没离开座位,心安理得拿起塑料勺子和筷子,大口大口吃起来。

    就算是早中饭合在一起了,但这量也有些大了,白晗努力了也只消灭掉了二分之一,就不想吃了。

    其实还没吃好的时候,手机就震了,只是白晗习惯吃饭的时候看小说,懒得调回到微信的界面了,就没回复。

    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手机震动好几次,全都是杜阮蓝的。

    杜阮蓝:“粥我没让她放糖。”

    杜阮蓝:“还没吃完吗?”

    杜阮蓝:“不想工作,想你。”

    白晗:“……”压根不知道怎么回复,顿了顿,说道,“吃完啦,很好吃。”

    白晗:“我吃东西有些慢。”

    仗着自己职位高就不认真工作了吗?消息刚发出去,那边立刻回复道:“你吃东西是有点慢,不过细嚼慢咽是对的,对身体好。”

    白晗发了个哈哈的表情包:“就是太多了,还剩下一些。”

    杜阮蓝:“吃不下就不吃了。”

    杜阮蓝:“最近新出一个电影,听说不错,晚上想不想去看?”

    晚上?白晗想瘫在家里看小说。

    但对方都发出邀约了,不去好像太不给面子。

    白晗犹豫了下,问道:“什么电影。”

    名字很快发过来,是当下最火的一部赚人眼泪的亲情向电影,白晗回了个“好字。

    杜阮蓝::“下午四点,我过来接你,先去吃饭,再去看电影。”

    白晗:“不用,你告诉我地址,我去找你。”

    杜阮蓝:“乖。”

    紧接着又一条消息过来:“我在追你啊,就给我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吧。”

    一句话彻底堵住了白晗想要拒绝的理由,她抿了抿唇:“好。”

    自从那天过后,杜阮蓝彻底开启了疯狂追求的模式。

    下班自是不必提,每天准时准点敲开白晗家的门报道,而上班时间也不闲着,有事没事就找白晗聊天。

    她秒回,自然也希望白晗秒回。

    但白晗是个有轻微社交障碍的人,除非过分孤单时想要有人说说话,大多数时候都很享受一个人的自由和安逸。

    所以每每收到杜阮蓝的消息,都有一种被领导下发任务的紧张和逼迫感,她经常不知道怎么回复对方,说的最多的就是我去吃饭啦,那我去洗澡啦。

    虽然事后还是要回复杜阮蓝的消息,但好歹能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清净时光,感觉像是赚到似的。

    ……

    到了下午,白晗穿着拖鞋,刷着知乎,溜溜达达从小区门外走进来。

    她直觉不对劲,抬头对上一双凛然的视线,赫然是杜阮蓝。

    白晗吓了一跳,手机差点甩飞出去。

    杜阮蓝走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从外面回来?”

    “买点东西。”白晗给她示意身后背的书包,“你不是说下午四点吗?现在才……”她看了一眼手机,“不到三点。”

    “想你,不想工作,就提前过来了,怎么,不想见到我?”杜阮蓝捏了捏她的脸,“你都不想我的吗?”

    不想,不知道有什么好想的,白晗心里吐槽,当然面上完全不敢表现出来。

    脸颊泛起一抹晕红,也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被捏的,白晗微微低下了头。

    杜阮蓝拉过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拎了拎她的包:“沉不沉,我来?”

    白晗:“不不不,不用了,一个书包而已,有多沉。”

    杜阮蓝没要过来,遗憾地作罢了:“你买了什么?怎么没告诉我去超市了?”

    “啊?”去个超市还要汇报下?想到先前杜阮蓝好像真的不管做什么都会跟白晗说一下,她抿了抿唇,解释道,“来例假了,家里没卫生巾了,就出去买了两包,就在小区超市,想着走的不远,才没说的。”

    “我不是要知道你的行踪,我就是想你有什么事跟我分享下。”杜阮蓝拉着她上楼,关切问道,“来例假难不难受,那还要去看电影吗?”

    白晗属于正常,会不舒服,但也没到难以忍受的程度。她摇摇头:“没事,票都卖了,你人也过来了,那就去呗。”

    但杜阮蓝拒绝,她说:“你每次来大姨妈整个人都面色苍白,浑身无力,跟虚脱了似的,这时候不在家里休息,还跑去看什么电影,我有那么不人道主义吗?”

    “有吗?”白晗愣怔了下,笑着说道,“你也太夸张了,我自己都不觉得。”

    “怎么没有!”杜阮蓝强行把书包拿过来,“你不舒服,我帮你背着,电影可以下次去看。”

    “我真……”真不需要大惊小怪,但白晗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杜阮蓝给瞪了回去,立刻闭了嘴,乖巧被牵着上了楼。

    到家之后,不过是来个例假,但杜阮蓝整的跟白晗刚生完似的,推着她坐到沙发上,先倒热水端过来,又进了厨房:“我记得之前买了姜的,下午没吃吧,饭前做个姜汁撞奶垫垫肚子。”

    白晗捧着热水杯,第一次在自己家也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她觉得杜阮蓝有些夸张了,但人家也是为她好,拒绝的话好像太不识好歹了。

    白晗犹豫了下,问道:“电影票?”

    杜阮蓝探出来一颗脑袋:“你不用管,我待会退了就行了,幸亏我来了,还能照顾你,行了,你干你自己的事,不用管我。”

    白晗不知道别人谈恋爱都是怎么的,但明显杜阮蓝用力过猛了吧,已经觉得负担过重的白晗看着厨房的方向欲言又止,最后低下头,享受杜阮蓝在厨房,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的短暂的不需要被迫发消息的闲暇时光。

    如果谈恋爱都这么……麻烦的话,白晗觉得,她大概不适合这项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