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鉴宝神瞳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孙德云到来,底气十足
    “岳父,你误会了。”

    青云河一下子没了刚才的气势,解释道:“是这姓何的小子来我爸监护室捣乱,我这才将他轰走的。”

    “你说小何捣乱?!”

    孙德云眉头一皱,一脸的不信:“我呸!老青之前跟我一直提到小何这娃娃不错,他来捣什么乱!”

    说着,孙德云一指青云河:“是不是你小子,对之前小何搅了小乐相亲的事还耿耿于怀,在这里来报复小何!”

    这话一出,青云河心头不由得咯噔一下。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岳父。”

    青云河赶忙罢手,解释道:“是何林这小子在这里胡言乱语,说什么要给我爸做针灸,能让我爸醒来这类的胡话,我才……”

    “针灸?!”

    谁知道孙德云听都不听青云河讲完,转头就对何林问道:“小何啊,你小子还会针灸?”

    “嗯,前些日子去瓷都时碰巧拜了个师傅,学了些华夏古中医之术。”

    何林点点头应道。

    “哦?还有这事儿!”

    孙德云面色一怔,嘿然道:“嗯,不错啊,你小子倒是好学多识!”

    何林谦逊一笑,点头道:“孙老您过奖了。”

    不得不说,这孙德云是真的欣赏何林啊!

    自从上次何林当众发现了王羲之真迹之后,孙德云就只对何林有一个印象:这小子了不得!

    “呵呵,对我们这些老骨头来说,这华夏古中医才是老祖宗的手艺!现在可没多少年轻人去学咯!”

    孙德云呵呵一笑,随即他话锋一转:“小何啊,这古中医可是门大学问啊!”

    “正所谓老中医,老中医,从一个老字就看得出,中医可是需要日积月累的行当。”

    “你这才入门学了不久的中医,就要给老青施针,会不会……有点儿欠妥啊?”

    不得不说,孙德云这类老前辈说话就是好听。

    一句话既肯定了何林,也点出了青云河的顾忌,而且还语句委婉!

    “孙老,我能明白您的顾忌。”

    何林点点头,正色说道:“虽说我古中医入门不久,但相信您也清楚我何林的为人,”

    “绝对不会为了出风头而用青老生命冒险!”

    何林索性直接摊牌,指着病床上的青河山说道:“刚才我来看望青老时已经替青老把过脉,脉象平稳却隐有滞怠。”

    说着,何林不忘瞥一眼胡同祥:“像这样的细节,光靠西医医疗器材是难以发现的。”

    “我后来注意到青老面色不对,结合医理,我能肯定青老绝对是由于脑部经脉堵塞所造成的。”

    “只要配合我的施针,我敢保证,青老立即就能苏醒过来!”

    何林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底气十足。

    饶恕青云河听后,也不由得一怔,这小子怎么能这么自信?

    “呵呵,小兄弟你这话说得也太满了吧?”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主治医生胡同祥突然说话了。

    只见他胖脸皮笑肉不笑,冷哼道:“哼,华夏古中医向来以细水长流,温润渐进出名。”

    “治病见效什么的一向速率都很慢,可比不得西医!”

    “且不说你那针灸有没有用,亦或会不会扎出问题。”

    说到这里,胡同祥伸手扶了扶镜框冷笑道:“你这一开口就是扎针后立刻苏醒,怕不是什么江湖野郎中骗子的口吻!”

    话语之中,胡同祥对何林的敌意清晰可见!

    听到这番话,何林眼睛一眯。

    “哼,胡医生你不了解华夏中医就别瞎说!”

    何林冷哼一声,也不示弱:“枉你刚才还说从医六载之久,居然只会依靠仪器数据行医,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你!”

    胡同祥胖脸一红,小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要是你那野路子医术有你嘴巴一半厉害,我胡某名字就倒着写!”

    何林眼中寒芒一闪:“胡医生,你最好说到做到!”

    “行了,行了!”

    孙德云这时也是不由得眉头一皱,

    他原本只是想问问何林学针灸的事儿,没想到这主治医生倒还跟着吵了起来。

    “那个胡医生啊,你说小何那中医术没用。”

    孙德云望向胡同祥,询问道:“那就你而言的话,老青这病情应该怎么办才行?”

    胡同祥胖脸一怔,直言道:“青老现在机体各项数据正常,我们打算再观察一段时间。”

    “如果哪里出现了问题,那我们就会对症下药,或直接手术。”

    “哼,还要观察一段时间?”

    何林冷哼一声,直言道:“胡医生,你知道不知道,青老脑部堵塞如果不及时疏通,小则会落下后遗症,大则可能会危及生命!”

    “小子,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胡同祥胖脸一抽,怒视何林:“好啊,现在就在这里咒青老了是吧?”

    “我看你小子就是心虚,信不信我告你……”

    “行了,别吵了!”

    孙德云呵斥一声,打断胡同祥的话语。

    他双手一背,转头对着何林问道:“小何啊,老青这事儿可不能儿戏,你真有把握?”

    “不敢说十层,九层以上!”

    何林斜眼看着胡同祥说道。

    这话一出,不仅胡同祥惊得眼皮一跳。

    就连青云河也是吓得面色微变,赶忙确认道:“何林,你这话说的可是真的!”

    “青总,你不会真信这小子吧?”

    胡同祥气急反笑,指着何林道:“一个毛头小子大言不惭,九层把握?简直就是拿青老生命在开玩笑!”

    孙德云这时也是眉头一皱,再三询问道,“小何,青老这病可不能意气用事,你真有九层把握?”

    “有!”

    何林态度依旧坚决,望向胡同祥的眼神依旧锐利!

    “疯了,疯了!”

    胡同祥胖脸不可置信的笑道:“孙老,青总,您们不会真放心把青老的生命交到这个小子的手里吧?”

    青云河此刻也是面露纠结,

    一方面是他对何林的芥蒂,以及常规医学的看法观念。

    另一方面则是刚才何林笃定的语气和神色,何林再胆大,也绝不敢用自己父亲生命开玩笑。

    一时间,青云河完全拿捏不定,只得望向孙德云:“岳父,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