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46章 第46章
    “什么都没有。”

    “哈?”

    乱步无语的看着比他还要吃惊的飞羽。“还特地去了一趟你以前打工过的蔬菜店,结果竟然三年前就关门了,听说老板是生病了才回老家休养,不到半年病情恶化就死了。”

    “那老板没有结婚,孤家寡人一个,死了还是邻居给他收尸,我去他的坟墓看了,还把人家坟给挖了,结果骨灰盒里装的是动物的骨灰。”

    乱步说着让人瞠目结舌的话语,但他似乎并不觉得这一系列的操作哪里有问题。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去做的,找了太宰做外援,挖坟也是太宰的主意,给骨灰做鉴定也是太宰的主意。

    “还有去你之前待的孤儿院去调查了,还没靠近就被人盯上,我和太宰可是被狼狈的追杀了好远,差点就凉了。就算是联手也没有查出来在孤儿院盯梢的是谁,似乎有这方面隐藏的特殊能力吧,不过对孤儿院没有恶意,似乎是在保护他们的样子。”

    飞羽听得直皱眉。“我之前回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而且织田作也去过,不也没事吗?”若是有问题,是瞒不过织田作的。

    “织田作上次是和太宰一起去的,太宰当时就觉得院长隐瞒了一些关键的线索,但那种多疑又敏锐的人,想要撬开他的嘴也很难。”乱步说到这里,话锋一转。

    “最后我和太宰商量了一下,放弃了。”

    “放弃了?”飞羽有些意外,“有点吃惊,这不太符合你们两个的性格。”

    “付出太大,代价太大,没有必要将整个侦探社陪葬来满足这份好奇心。”乱步对武侦社的在意远远凌驾于他的好奇心上。“明智的收手比较好吧,而且我觉得你现在得到的线索已经足够了吧。”

    乱步撒谎了。飞羽看出来了。但他没有戳破这一点。

    “你和太宰费心了,我最近也很苦恼自己身上的问题,现在就连身世都成谜团吗?”他有些难过的说着,心里也确实在难受着,“我必须将丢失的记忆找回来,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送走乱步之后,飞羽独自进了卧室,躺在床上发呆。放空大脑,只是单纯的躺着,什么也没想。

    这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他习惯了搜寻身边可用不可用的信息,大脑会自动的将他们归类,有很多情报到需要使用的时候会翻出来,脑袋简直成了一座分门别类的图书馆,储藏着大量的信息。

    可是这一次,他什么也没有想,像个脑袋空空的笨蛋,还觉得很轻松。

    “我一定会留下线索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究竟丢失了什么珍贵的宝物,是我的话一定不会束手就擒的。”

    他自言自语着。“所以我现在的状态,是在过去的我预料之中吗?是相信我自己,还是觉得就这样泯然众人是最好的呢?”

    猎犬基地。刚从御柱塔回来的福地樱痴,像行尸走肉一样慢慢的挪到了公共大厅,在部下们疑惑的视线下坐在了自己专属座上,然后砰的一声,额头砸在了桌面上,在实木加固的办公桌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痕。

    “队长?!”烨子吓了一跳,担忧的快步跑过来跳上了桌子,束手无措的看着一副仿佛死过一次的福地队长。“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欺负您了,请告诉烨子,一定会让那个混蛋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个还是算了。”福地樱痴吓得差点没魂飞魄散,猛地抬起头双手放在胸前用力的摇晃着,“不要动这么可怕的念头啊烨子。”

    烨子的眼里满是忧色,“难道又是那些用脚底板思考,脑子走路的所谓政客给您找麻烦了?”

    “那倒没有。”到福地樱痴这个地位,哪个政客敢当面给他不自在。所以敢给他不自在的,不是政客。

    他双手捂着脸,痛苦的嘤呜一声,弄得烨子也紧张得开始在桌子上转圈圈。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看到队长在伤心不会来关心一下吗?!”然后开始迁怒部下。

    条野手里拿着一本盲人专用书籍《宠物去势事前准备(大型犬)》,用手指摸着上面凸起的字点读得津津有味,听到这话顺脚踩了下面的脑袋一脚。“叫你呢。”

    对这种明面上的部队欺凌毫无反应,继续做着俯卧撑的铁肠,突然站起身来将蹲在他身上的条野掀翻下去,他用肩膀上的毛巾擦着脖子上的汗水,有些疑惑。

    “有任务?”明显就没听清烨子在说些什么。

    从地上爬起来的条野厌烦的啧了一声,把自己花高价让人翻译的盲人书塞进怀里,对烨子说:“副长,队长只是每个月那几天来了,不用担心。”

    “哈?胡说什么呢,队长是男的啊。”

    “不,男生也会有几个月情绪无缘无故的就低迷啊,暴躁啊,看到花儿都会掉泪的哦~”

    “那不就跟最近的条野一样吗?”铁肠说道,“队长也是吗?你们两个需要休生理假?”

    条野:??

    “你才生理假呢!还有现在竟然连敬语都不用了吗?!”以前还会在姓氏后面加个先生的,最近都直接喊了。“末广铁肠,你胆儿肥了是吧,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吗?”

    铁肠迷惑的看着发脾气的条野,真的觉得对方是来了例假。他对这种事情的知识来自于早逝的母亲,印象中每到这个时间点父亲都会非常乖巧的连酒都不敢碰,揽下家里所有的家务(虽然平时也是他负责),说话都不敢大声。

    不过这种是夫妻之间的相处吧,例假的又不是飞羽,条野怎么样都无所谓。

    于是他脑子精光一闪,拍了拍条野的肩膀非常认真的建议着:“你真的该结婚了。”又加了一句,“单身是病,趁着年轻不治,过了三十五就是绝症了。”

    其他三个人:……有被cue到。

    “如果我把他杀了,可以用正当防卫免除刑事责任吗?”条野一本正色的询问着脸色不太好的福地队长。

    福地队长的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却还在只能维持着自己公正公平大度的队长形象,非常遗憾的叹息道:“他老公会哭。”

    这句话威力足够将烨子已经出鞘的刀归刃。“看来还是只能找个机会让他因公殉职了。”

    “不说闲话了,立原那边有消息没?”福地队长揉了揉脸,恢复成寻常肃穆稳重的模样,似乎已经从之前的打击中回神过来了。

    像那种孤寡老人的寂寞啊老太太裹脚布一样长又烦的精神摧残,他真的很不想回忆,而且话里话外diss着他这个队长还不够称职,即便是猎犬最近很闲也应该像个合格的社畜一样自己找工作。

    所以,很闲的猎犬队长在开始找能够干的活儿。心里也在吐槽着那个无能狂怒的爷爷在孙子面前毫无底气可言,爷婿单方面的大战为什么要将他这个无辜的人困在中间。

    “立原吗?不是在港口混得很好嘛,听说已经升上十人长了哦,被分配到黑

    蜥蜴名下,现在的顶头上司是芥川龙之介吧,那只麻烦的祸犬。”条野对芥川的印象很差,那种毫无三观可言的纯粹黑手党,视法律为无物,光是他犯下的罪都够死刑十几次了。

    “也就是说,没有得到森鸥外的青睐吗?”福地队长有些遗憾,“虽然说是送去当卧底的,用普通人的身份进入黑手党,想要得到头目的重视还是差得远。算了,反正他的作用也是为了监视森鸥外。”

    森鸥外作为前军医,掌握了政府不少的机密,这样的人成为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政府是无法放心的,之前派过去的卧底坂口安吾回归异能科后,立原道造主动要求自己接替卧底的任务。

    “真是的,待在猎犬不好吗?那么好用的异能力能省多少事情啊,根本就是大材小用。”烨子对此不是很理解,之所以当初没反对也只是尊重立原的选择。

    猎犬又不是异能科,港口黑手党也只是在横滨才能称王称霸的势力,又有异能科和武侦社的牵制,让一名猎犬做卧底实在太浪费了。

    而且还为了能够成为卧底,隐瞒自己的异能力,用异能改造降低身体的素质,作为普通人从底层爬起,也算是很有觉悟吧。

    “现在更紧要的还是查出在军警小区里搞鬼的鼠辈吧,队长你怎么关心起立原来了?”条野奇怪的问着。

    “线索不是断了吗?小区里竟然查到了两名间谍,还都是未满18岁的学生,父母也都是军警内部的人才……那个幕后主谋还挺有能力的,从成年人无法入手,就从心智不全的未成年下手吗?谁能想到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竟然还埋着这种隐患。”

    福地队长不是很想提起这件事,因为他也因此被臭骂了一顿。可恶啊,御前殿下真是魔鬼,不就是年轻的时候走了点弯道吗?他现在都从良了还揪着这个不放。

    恩?说到弯道……

    福地队长哈哈大笑起来,对不明所以的部下们说道:“老夫也是傻了,怎么想不到呢。山不就我,我就山。果然是千古至理名言啊哈哈~~”

    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他叉着腰一边狂笑着一边往门外走去。“老夫有点事先走了,你们该摸鱼摸鱼,不摸鱼的……给老子待在下班打卡的点儿再走!”

    搞什么黑手党啊,要搞就搞大一点的。那个黑眼圈的小鬼脑子挺好使的,这事儿就让他来办吧。

    “反正我们那位小殿下啊,越是混乱越能站稳跟脚,这可不是什么秘密啊。”他笑呵呵的说着,决定给飞羽找个麻烦。

    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不过他所谓的麻烦,大概在那位小殿下眼里根本就是天降之喜吧。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