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45章 第45章
    一间狭窄而简陋的日式房间,老式的手拉电灯是屋内唯一的电源,坐在一张电子椅上,手脚用黑色束缚带紧紧交缠固定的黑发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悬浮在面前的浮板。

    那是椎名飞羽在推特的个人主页。底下是用户们的留言。

    发售会一定会去的!小羽毛我爱你!

    太帅了小羽毛!

    可爱说起来后面难道是传说中的横滨五大楼吗?

    小羽毛快离开那里,万一被抓起来怎么办?给小羽毛录像是山本妈妈吗?

    竟然叫山本妈妈,你们问过经纪人的感受吗?

    演唱会竟然是在横滨吗?确实小羽毛是横滨出生的吧。

    在你懂的上面看到小羽毛时简直吓哭了qaq现在看起来好像很好的样子但是妈妈看出来你瘦了啊

    这么冷的天气要多加几件衣服啊,而且确实瘦了很多

    那些你懂的太过分了竟然敢打小羽毛tat认出是你后我直接冲出家门想要去拯救来着,结果被警察拦住了,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美梦破碎呜呜呜

    如果我把所有的专辑都买了就能百分百拿到演唱会票吧?以后援会的数量来说这次演唱会的票真的很难确定能抢到了所以对不起大家,姐姐有钱,姐姐要包场

    在椎名飞羽新发出的报平安的视频下都是诸如此类的评论,在粗略的浏览过之后,黑发男人无趣的叹息一声。

    “完全失败了啊。”他看向了坐在矮桌前的御芍神紫,“黄金之王的控评速度依旧是那么惊人,如此大型的全国直播恐怖事件都能压下民众的声音吗?基本都没有提到关于那个事件。”

    御芍在专心的对着镜子往脸上涂抹着精华液,听到这话后,声音轻柔的说着:“关于这一点小流不是早就预料到的吗?说错话会被关起来哦,不是已经有人受到教训了嘛。”

    他轻轻的拍打着脸上的精华液将之均匀的推开,因为涂了唇膜的关系,嘴唇弧度不大的略微含糊说着:“不过那个孩子还真是漂亮呢,飞羽酱~若是得到手的话可以送给我玩玩吗?”

    “是明知道不可能才说这种话的吧,紫。”比水流道,“少年时期的我曾经挑战过那位高高在上的老者,因为他的关系输得非常的惨烈……那种异能力,简直就像神的赐物。”

    “你之前说过哦,在国常路大觉提议要杀死你的时候,是他阻止的吧,是救命恩人吧,可爱~小孩子的不忍吗?天真吗?”

    “只不过是一场拙劣的黑白脸的表演罢了。”比水流一脸厌倦的低声说道,“在他因为失去异能力而病情失控后,本来想第一时间将他带回来,若是能洗脑成我们的一员,对目前的计划也有很大的推进吧。”

    “办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吧,之所以会失去异能力不是拜小流所赐嘛。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那种孩子不会原谅你的啦。”

    “说的也是。”听到这话,比水流的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似的,“啊,那种异能力,就这么失去太可惜了。若是还在的话……”

    “若是还在的话,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吧。”御芍撕开面膜的包装纸,小心翼翼的贴在脸上,涂着指甲油的手指慢慢的抚平上面的褶皱。“我知道他是个很强的敌人,不是作为战斗的对手,而是作为心灵的对手,所以不需要一次次的如此警告我啦。”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虽然很可爱,也确实很想得到,但若是站在对立面,斩杀时刀也不会犹豫的哦。”

    “若是真的这么想就好。”比水流对他给出的答案很满意。

    心里确实有些可惜。

    若是那么强大的异能力能够拥有就好了。

    一人足以颠覆一个国家,不……即使是世界,也不在话下吧。

    网络上的评论相比之下积极应援的比较多,山本在报告的时候说着:“铃木小姐出了很大的力气哦,那些不好的声音都被压下来了,粉丝们管理得很好,没有闹出什么骚动。不过,确实对演唱会在横滨举行有些微词呢。”

    飞羽无聊的趴在桌子上,一次次的刷着面前的终端搜索栏,和之前一样,他依旧无法下载绿之王做出来的那个游戏。

    啊啊~虽然也是意料之中吧。

    感觉到自己的不专心引来了山本的不满,他敷衍着说道:“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吧,不过园子小姐确实很好呢,需要好好感谢一下。”

    但如果可以的话,信息能少发一些就好了。每天一打开就十来条信息,还给拍了各种吃饭的照片,简直就是在虐待。

    “我也好想吃美味的食物哦……”他难过的叹息着,“可是小铁说要按照营养单来,如果说了想吃炸鸡可乐汉堡披萨之类的,一定会说什么外面的不健康而自己学着做……会放很少的油吧,到最后也很难做出好吃的垃圾食品吧。”

    “原来你还知道那些是垃圾食品啊。”来家里串门的乱步,一点都没有客人样子的趴在地毯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刷着终端说道,“今天过来找你玩的时候,还特别警告过我不许给你吃膨胀食品呢,是管家婆吗?”

    就觉得飞羽特别可怜,结婚就是坟墓啊坟墓,无法想象会多一个人来管着自己,就连福泽大叔都不会对他管那么多。

    “jungle还挺好玩的吧,将虚拟的游戏融入到现实之中,刷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任务呢,不过点数太少了,按照这个套路我从e级升到l最少也需要四个月的时间,这样也能吸引那么多人沉迷,跟能够获得能力有关系吧。”

    乱步眯着眼睛,像只吃饱喝足的小猫一样翻了个身,摊着小肚皮说着:“不过运气好刷到特殊任务就很快了,而且看上面论坛说的,刷到特殊任务的人在增加,然后升级的人数也是。简直就像是……”

    “像是为了某件大事做准备是吧。”飞羽接着他的话说道。坐在对面的山本先生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你这么快就准备走了?”

    “本来就是想看看你最近精神怎么样才跑一趟的,事实上最近非常忙,天天都在熬夜加班,看完你之后我现在就得回公司。”山本先生嘴上这么说着,脸上似乎还写着‘一点都不想参与天才的世界’的拒绝字样。

    他毫无留恋甚至迫不及待想逃跑的背影,让飞羽看得愣愣的。他迟疑的问着乱步:“我……难道被讨厌了?”

    对他这时不时突然抑郁的言语乱步已经有些免疫,安慰着说:“不是哦,是我们两个都被讨厌了。”

    飞羽: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一边充当背景的纪德说道:“难道不是你们刚才拉着他玩什么解谜游戏,把他吓到了吗?”说好的是轮流出题解答,结果到最后是乱步和飞羽在用天才的智商凌虐着普通人的自尊心。

    身为年长者完全被两个人踩在脚底下,对山本来说是莫大的打击。估计都得tsd了。

    “那么,既然山本先生离开了,乱步可以说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了。啊,安德烈在也没关系,他可以听。”

    乱步坐起身来,将终端放在一边,拿起汽水喝了一口,拖着长腔说道:“我当然知道他可以听啊,难怪末广那么防备他,就是你导致的啊。”

    “哎?你是说小铁吗?”

    “别说你看不出来,嫉妒得眼圈都发红了哦,要不是我还在的话估计就要抱着你哭了。”

    “没有那么夸张吧。”飞羽挠了挠脸颊,将终端关机后放在茶几上。“小铁只是因为我最近出了太多事,一点风吹草动就大动干戈的。顺便一提,我这边的小区最近抓了好几个人呢。”

    “jungle的成员吗?虽然是下级成员,毕竟住在一个小区也能获得很多情报吧,结果是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先失守了吗?”乱步看上去还有些高兴,摸着下巴狡黠的笑着,“是很大的打击呢。”

    “你似乎很喜欢看小铁吃瘪。”这是肯定句。飞羽看出来了,乱步对铁肠似乎有点意见。

    乱步反驳了他的想法。“不是有点意见,是有很多很多点的意见!那家伙,竟然说我身手太菜了不允许我带你出去玩!”他指着大脑生气的说道,“那种武斗派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是大脑啊!我们两个就算身边没有保护人也能全身而退的吧,就算是首相的府邸也能够自由进出的哦。”

    “哎,这么说倒是很有道理呢。”飞羽来了兴致,滑下沙发往乱步那边走去,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纪德出现并用两只手挡在他们中间。

    “贴贴禁止,请保持安全距离说话。”他如此说道。

    乱步疑惑的歪头,飞羽脸上也能看到问号。纪德头疼的捂着额头对这两个毫无自觉的小鬼说道:“不只是贴贴禁止,请不要说悄悄话,更不要突然就地造出暗号,用暗号来传递消息。”

    两个天才凑在一起就是会让别人有这种烦恼。明明在普通的进行聊天,结果聊天不过是掩饰,其实话语里夹杂着暗号,在传递着其他重要的讯息。

    问题是,那些暗号别人还解读不出来,他们明明没有事先商量,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就能知道对方的心思。

    是作弊!是迫害!

    “如果是不适合被人听到的重要机密也就罢了,这种用暗号来传递什么时候偷跑出去的事情还是不要做,特别是乱步先生,飞羽大人的处境很危险,比您想象中的要危险许多。”

    飞羽和乱步无声的对视三秒,在纪德又一次想出手打断他们的交流时,像幼儿园的乖孩子那般双手举起认输。

    “知道啦知道啦,名侦探才不会做没有把握的傻事呢。”

    “我也是,请不要拿我当幼稚园学生那样对待啊。”

    “所以——”飞羽摊开一只手,对乱步说,“查到了什么值得分享的情报了吗?啊,现在很安全哦,因为军警那边插手了,就连小区里的信号也在管控之中,算是国内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吧,这里。”

    这个结果并不是猎犬成员滥用职权,而是因为在发现那几个被抓住的jungle成员竟然在审讯的过程中突然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失去了半年的记忆,而且终端里所有的软件包括机身自带的软件全部都被卸载后,引起了公安机构非常大的重视。

    现在已经认为是有间谍想要偷取军警内部的机密了,之前还对所有的住户都进行登记和盘问,就连飞羽都不例外。

    连绿之王的苍蝇‘间谍’也销声匿迹了,比谁都想要从这次事件中脱身呢。

    因此,现在飞羽也期待着乱步能够给出什么样有用的情报。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