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44章 if原著番外
    末广铁肠是被惊醒的。昨晚锻炼得满头大汗,洗了个畅快的热水澡倒头就睡,迷糊间觉得手臂一重,怀里好像抱着什么暖暖香香的东西,下嘴咬了一口,甜甜的。

    “呃……一边去。”

    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陌生人的声音,像撒娇一样的抱怨着,手臂被轻推了下,像羽毛拂过般心口有些发痒。

    他猛地睁开眼睛。落地窗外是一小片深夜的星空,月光落在地板上斑驳成型,床头两边的台灯散发出的昏黄灯光照亮了视野,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青年。

    不止如此,对方连同他自己,都是一副真空的状态,背对着他的青年是被自己的双手从后面牢牢的抱着腰身锁在怀里的,亲密贴紧。

    这个认知让小铁激动的动了一下,拍在紧紧合起的蛤上,被惊动的文蛤张开一条细缝,警告似的夹了一下又把入侵者推了出去,发出沉闷的一道叹息。

    末广铁肠的脸上一片空白,双目瞪圆痴愣愣的放开怀里的人,坐起身捂住小铁,慢慢的,动作僵硬的往后退了退,退到床边上一个没注意头朝下的摔在地板上。

    闹出这么大的声响,就算是死猪都醒了,更何况是向来浅眠,需要感受对方的体温才能睡个好觉的青年。

    坐起身来的蓝发青年,脸上还带着困倦之色,从被单里伸出手揉着眼睛,不解的看着末广铁肠坐在地上,双手放在床边,慢慢的头发冒出床边,又冒出额头和两道细眉,接着是眼睛……

    那暗中观察的谨慎模样,像是狗狗每次洗澡前小心翼翼,慢慢探出一只爪爪想试试水温。

    努力探出头来,刚要看清这个陌生的青年长什么样的末广铁肠,因为视角的问题先看到的却是一整片白中透红的皮肤。

    那大概是,一片梦幻之色的,窗户和门缝都被堵死的,从未曾出现在末广铁肠过去二十来年人生里的景色。

    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一对夫夫,每天为积极提高日本夫妻同房率而做出的努力,造成的影响远不是母胎单身,脑子里只有大义和变强的末广铁肠所能够承受的。

    ……就很赤鸡。

    青年眨巴下眼,绯红色的眼眸里已经看不到一丝的睡意,他目光平静如水的看着一大早就表现得很奇怪的男人。“给你。”

    末广铁肠死死的闭紧眼睛,伸出的手在空中虚抓着想抓住对方递过来的纸巾盒,却先碰到了一只滑嫩的像丝绸一般触感的手,虽然只是手腕的部分,还是吓得他手脚一软,上半身栽倒在床面上,脸闷进被子里。

    就这么过了许久,久到汹涌的鼻血浸湿了小半片床面后,血迹都快干掉的时候,脑子终于能够正常转动的末广铁肠,猛地抬起头来,吓了正坐在床上用终端处理公务的青年一大跳。

    青年轻轻拍着受惊的胸口,疑惑的看着突然‘诈尸’的末广铁肠。

    这名黑发的军警细眉拧紧,像绷紧的利箭,凌厉的双眸直直的盯着青年,脸色非常严肃。他深深吸了口气,用早就被血弄脏的被面擦掉脸上的血痂,全身从头顶到脚底板都通红一片,坚定的从地板上爬起来跪在青年面前,做出让对方而言似曾相似的某个架势的起始动作。

    他慢慢的小腿往后挪了一点,便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土下座。

    “非常对不起!竟然玷污了阁下的清白,我一定会负起责任的!请给在下一个补偿你的机会!”

    青年听得一愣一愣的,歪了歪头好心的问道:“那个一直耗着会不舒服吧,需要帮忙吗?”

    末广铁肠身上的温度更高了,他身体抖成了一团,颤抖着像在雨中被淋湿的小狗狗一样。

    “帮、帮帮什么……”已经被冲击得开始语无伦次。

    惹来青年噗嗤一笑,手指摸上唇珠,揶揄的笑着说:“真的不要吗?虽然没有小铁厉害,应该也算过得去的吧,因为一直都在实践呀。”

    小狗狗,抖得更厉害了。但还是想到了重要的事情,轻轻的抬起头目光纠结的求证着:“小铁……是你的恋人吗?”

    仿佛能够看到他脸上写着‘你有了名为小铁的恋人,那我怎么办’的字体,表情已经不是空白和茫然,而是快变成了灰白色。

    简直就像是大好青年被风流浪子残忍的玩弄身心后,无法接受现实的那种惨样。

    青年鼓了鼓嘴,将终端放到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不是恋人哦,是合法伴侣呢。”

    末广铁肠看上去像是遭遇了雷劈一般,脖子咔哒咔哒的僵硬的转动着。“你、你看上去才刚成年……”

    “今年21岁呢。”青年拉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单手撑在盘起的大腿上支着下巴,看着还跪坐不起大受打击的末广铁肠。

    “是个很棒的人哦,长得好看又听话,各方面都很厉害,最重要的是很爱我呢,也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哦。”

    但他说的话末广铁肠根本不信,他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我们……”

    “我们怎么了?”青年凑上前,语气有些疑惑。

    怎么了你自己不清楚吗?!

    正直的军警大人简直要崩溃了!虽然他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做了些什么,可是身体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而且胸口还不规律的在跳动着,陌生而让人无端喜悦的情感填满了胸腔。

    撇去其他的不提,既然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了,当然是要负责任啊!可是这个人竟然告诉他,他已经结婚了!而且人家还很恩爱,那他是什么???

    是第三者吗?破坏他人家庭的卑鄙无耻之徒吗?

    这个认知让末广铁肠羞愤欲死,开始扫视四周找着什么东西,看到地板上散落着的自己的军服和军刀,表情更加的复杂。

    他重重的叹息一声,深吸口气的看了青年一眼。这将是他告别这卑鄙一生时对人世间最后的一个留影了,然而……那个害他切腹自尽的人根本毫无自觉!

    青年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对方悲愤的拿起军刀,就要拔刀出鞘给自己腹部一刀表演一出切腹,在对方将要行动前,开口了:“你要做什么?”

    末广铁肠心里五味陈杂,他咬紧牙关,已经湿润一片的双眸静静的看着青年。过了很久,似乎是做过一番非常痛苦的让他颇感愧疚的心理挣扎,他声线不稳的问道:“你跟你的伴侣幸福吗?”

    “哦,挺幸福的吧。”

    “你在说谎!”末广铁肠咬牙切齿的道,“如果真是那样,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你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一道光飞跃而过大脑,抓着军刀的男人手在颤抖,身体也在摇晃着,哆嗦着嘴唇难以置信的问道:“我在这里哪里都不对吧。”

    难不成你还不是第一次给你伴侣戴绿帽子?等等,你的伴侣是男是女?不对,法律上不支持同性婚姻,那对方就是女性,难不成这是个骗婚渣男?

    末广铁肠认真的思考起来。

    若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应该将这个骗婚渣男送去警视厅,让他跟那个无辜的女人离婚,坐牢,然后……

    他沉重的叹了口气,仿佛是丢了魂魄,又似乎丢掉了什么重要的道德上的坚持,他目光沉重的看着青年。“去自首吧。”

    “哈?”

    “自首,离婚,净身出户,坐牢。然后对我负责。”

    不然还能怎么样?就算是这样的人渣,也将他保留给未来伴侣的珍贵的东西夺走了,他的婚姻已经废了,最起码还能最后抢救一下。

    想到这里,他动容的走过去,握住了已经傻住了的青年的双手,目光温和的鼓励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会陪你一起承担背叛婚姻的责任的。”

    比如一起取得你妻子的原谅!

    说起来,他这种情况要判几年?他好像也是被骗的吧。

    到现在还是想不起来到底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青年眯起眼睛,像看傻子一样的盯着这个人,然后举起左手,指着无名指那枚经常保养还如全新般的钻戒。“知道这是什么吗?”

    末广铁肠想说自己不知道,他觉得那戒指很碍眼,最后还是悲痛的垂下眼帘,细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是婚戒。”

    是你跟另一个女人踏入婚姻的证明物,然后不仅毁了一个女人的人生,还把我给毁了t_t

    饶是他这样心智坚强的人,对这种插足他人婚姻之事也从未想过啊。可是……有朝一日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桃色新闻里,想来想去还是让这个渣男负责对他的人生更有利吧。

    一想到他要对自己负责……心脏跳得有点快t_t恨不得找一本婚姻法背一背修正一下自己现在的不良思想。

    青年用一种真拿你没办法的目光看着末广铁肠,亮亮的说:“你看下你的左手。”

    末广铁肠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咦?

    他傻乎乎的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和青年手上戴的一模一样。

    “然后,抬头看看天花板。”

    他跟着抬头,瞬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哑口无言。天花板上贴满了两个人的合照,其中最显眼最大的一张是穿着传统婚礼男式和服拍的,他是黑色,面前的青年是白色,亲密的依偎在一起。

    下面还有一排横字,写着……“贺喜椎名飞羽与末广铁肠喜结连理,摄于20……”

    猎犬基地的宿舍,清晨六点,昨晚熬到一点才睡觉的条野采菊默默的翻开被子,拿起刀架上的军刀,穿着睡衣以堪比全速奔腾的汽车的高速跑到搭档的房间门口,利落拔刀出鞘将门板砍成几半,动作没有滞留的挥刀朝着里面唯一的活人砍去。

    “你知道现在几点吗!大清早拆房子烦不烦啊!迫害我重要睡眠的家伙给我去死吧!”

    即使刻意的挑了离这个家伙最远的宿舍居住,但这层楼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住户好不好,尤其宿舍隔音还不行,这种大清早用脑袋撞墙的混蛋就应该接受他正义的制裁!

    用脑袋撞墙,把墙壁撞出一个个坑洞的末广铁肠,熟练接下了搭档这一刀,挑飞他的军刀后抓着他的肩膀,用一个月才会有一次的认真思考后才说出想法的语气说:“条野先生,请问你知道现在同性之间能否结婚吗?”

    不说不知道,听得毛骨悚然的条野采菊猛地甩开他,三两下跳出宿舍后背紧紧贴着走廊的墙壁,一副就要破墙逃跑的样子。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该不会对我有不轨的想法吧。”

    静默三秒。

    “呵。”

    “你呵什么?是在嘲笑我吗?!”都是一起被猎犬论坛全员投票是注孤生的小伙伴,你哪来的勇气嘲笑我的!

    “能还是不能。”末广铁肠用更认真的口吻问道。

    可能是察觉到末广铁肠真的不是对他图谋不轨,靠谱的搭档思索了一下,说:“似乎前不久提到明年1月份会修订通过同性婚姻法,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就你这个社交范围只有同僚和罪犯的人,即使是择偶范围变大了也跟你毫无关系吧。

    他如此毫无搭档情的在心中diss着。

    末广铁肠眼睛瞬间亮如旭日般,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着。“原来如此,明年1月份吗?难怪了……”

    他可是看到了,与飞羽结婚的时间是明年的6月份!

    听着他那心音总觉得哪里不妙的条野采菊,难得生出一点搭档情的关心着:“铁肠先生你没事吧?”你这心脏再这样跳下去,怕不是得从你胸口跳出来。

    “条野先生,我明年6月份就要结婚了,到时候邀请您担任我的伴郎!”

    条野采菊拍了拍耳朵,以为是听错了。“你?结婚?和谁?”

    “椎名飞羽,我未来的新郎!今年是19岁!”

    “啊,哦。名字还挺好听的。”一脸冷漠的条野采菊继续问着,“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按道理来讲,搭档有喜欢的人不可能瞒得过他才对,可是听对方这么信誓旦旦的语气,倒是有些不确定了。

    末广铁肠十分认真严肃的回答:“梦里!”

    “……梦里?”条野采菊再次拍了拍耳朵。他没听错吧?

    “我梦到了我们结婚以后的场景。”想到那个画面,末广铁肠的脸有些发烫,再想到自己竟然将飞羽联想成骗婚渣男,心里非常自责。

    如过山车一般的心音,听得条野采菊也面色越来越严肃。

    他叹息一声,走过去拍了拍搭档的肩膀,然后果断的将人拉到医务楼去。

    “条野先生你带我去哪里?”我现在赶着去区役所调出全国人口的名单,茫茫大海里寻找着我未来的结婚对象呢!很急!别拉我!

    “够了别在内心里说一些傻话了。我看你想结婚想疯了吧,现在带你去找一下小林医生看看。病要及时治,药别停。”

    傻子,梦都是反的,你不可能有个叫椎名飞羽的结婚对象,世界上没有瞎成那样的人,换言之梦里反过来就代表你这辈子都是注孤生的命,认清现实接受命运吧!

    后来,被迫接受了小林医生长达七天心理治疗的末广铁肠,精神萎靡。在小林医生还有基地其他人日夜不倦的关爱下,他不得不接受了现实是不会掉老婆的事实,那种美事也就只能做做梦了。

    可惜的是自从那次梦境之后,他再也没梦见飞羽。

    直到第二年的六月份,也是他与梦境里的青年结婚的那个日期,他情绪不高的走在京都的街道上,经过一家神社时,恰好从石梯上迎面走来一家三口。

    被一对谈吐文雅气质非凡的中年夫妻夹在中间的蓝发青年,穿着成人礼的和服,笑容温雅玉树临风。

    春风裹挟着花瓣从眼前穿过,他的脚步生根,定定的站在原处无法动弹。似乎是目光太过炽热,青年疑惑的望了过来。

    第二天,条野采菊及其猎犬基地的所有人,面色复杂的看着末广铁肠和一名蓝发青年站在他们面前宣布婚况。

    恩,总而言之,虽然给基地所有人增加了长达半年多的想结婚想傻了的八卦笑料,如今总算是为自己正名了。

    末广铁肠直接带着新婚对象来到基地里,狠狠的打了这群单身狗的脸。

    他的新婚对象被嘴角抽的快抽筋的搭档追问怎么会看上自己时,听到了结婚对象说的让他欣喜若狂的话语。

    “是一见钟情哦。”

    他等了半年多的新婚丈夫,刚成年就被扒拉进碗里的青年温柔的笑着回答。

    “毕竟,突然跑出来当着我父母的面土下座,捧着存折跪着求我跟他结婚,这样的人还是挺少见的吧。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长得真好看呢嘻嘻~”椎名飞羽双手合十激动的说道。

    完美戳中了萌点,太幸运了!在神社时还许愿望说希望今年能找到一个长得祸国殃民还超爱他的男朋友,最好是武斗派的出身清白人品正直无不良嗜好的家务全能做饭好吃的异能力者,结果就真的出现完全符合条件的人呢。

    “不管怎么想都是命运的安排呢,你说对吗?阿娜达~~”椎名飞羽摇晃着丈夫的肩膀,像撒娇一样的柔声说着。

    被迷得七荤八素的末广铁肠红着脸变成了只会点头的机器。

    条野:……

    其他人:……

    不管怎么说,脸挺疼的,都肿得不像样了。

    “还有小铁是入赘的哦~不过你不能改姓真是太遗憾了。”因为是对方入赘,而且婚房就在父母家的隔壁,无法拒绝他要求的爸爸妈妈也都同意了这桩婚事。

    总体来说都很完美。

    “以后也能够一起上班,真是太棒了。没想到小铁还是猎犬的成员呢。”

    条野采菊动了动耳朵,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有点坏掉了。“一起上班是怎么回事?”铁肠先生利用特权把人家安排进猎犬基地吗?军属的话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竟然哄骗铁肠先生入赘?看来这个小子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后来条野采菊才知道,哪里不是简单人物,简直就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椎名飞羽揽着末广铁肠的手臂,脸贴着他的肩膀笑眯眯的说:“福地先生不是被清算了嘛。”去年惹出来的书事件,还有武侦社被打入邪恶组织,差点让天人五衰把世界都祸害掉。

    值得庆幸的是最后问题都解决了,当然作为猎犬队长的福地樱痴也是被清算掉,现在的猎犬只剩下三个人,队长悬空,第五名成员还叛变去黑手党了。

    “文件应该今天就下达了,我是猎犬部队新任的队长,还有这座基地的最高指挥官。椎名飞羽,20岁,超越者,异能力名是上善若水,请多多指教~”

    末广铁肠:……???

    条野采菊:……哈?

    其他人:?!!!

    椎名飞羽:真的很吃惊呢,没想到结婚对象竟然是未来的下属吗?办公室恋情?呜哇好棒的样子呢!然后,这个国家的根子已经差不多坏掉了,像我这种没有政治背景的人,想要达成理想靠从政就太慢了。邻国不是有句话叫做枪杆子出政权,非常赞同哦,所以就从这个国家的军队开始整顿吧,嘻嘻~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