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42章 第42章
    在异能特务科被归为sceter4的隶属机构后,原本作为机密政府机构而在暗处守护横滨的它,职能除了划分更细致并成为对外公开机构外,对横滨的局势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动荡。

    横滨作为地理特殊、历史特殊的一座租界城市,不知不觉成为异能力者的巢穴。可能是风水有问题吧,日本超过八成的异能力者都喜欢往这里聚集,相对的各类的异能犯罪案件就多了起来。

    因此sceter4仍然让异能科继续镇守在横滨的本部。对于新升职为副局长的坂口安吾来说,现在的生活反而要更好一些。

    在织田作过来这边交接双方合作的委托案件报告时,在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里,他还哼起了小歌。

    “看上去很高兴呢。”织田作说道。一如既往表情冷淡的述说着自己看到的场景。

    安吾对这样的他早就习惯了,也不会如一开始时总是在意对方这话少还不会吐槽的性格。他鼻子哼哼两声,心情很好的将对方递过来的报告放在一边。

    “不现在看吗?”

    安吾摇了摇头:“有件好事值得跟织田作分享啊。你知道吗?我最近连续四天在九点前下班了哦,然后一周还有两天的轮休,换了老大就是不一样啊,这才是公务人员该有的生活吧。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人手不足还天天跟打仗一样的工作着,棘手的案件只要上交给sceter4,很快就会得到反馈和援助。”

    确实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织田作对安吾之前的工作状态早就看在眼里,不仅出来喝酒的时间大幅度减少,听说还经常过着007的社畜生活,连续一个月睡在异能科也是发生过的事情。

    “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呢,不如今晚一起出去喝杯酒,约上太宰。”

    “你请客吗?”

    “当然可以。”

    安吾哈哈大笑:“开玩笑的,这杯酒怎么都应该是我来请。最近异能科的大家薪水也涨了哦,我也是,升职后薪水是翻倍的涨,也开始准备存点钱买一栋房子。”他说着,话锋一转,“而且,是织田作那边反而有烦恼的事情吧,关于那个孩子。”

    织田作没有否认,也没有想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他并不想让飞羽的病情被更多人知晓,即使对方是好友安吾。“本来以为异能科的局长会换人,社长也提过那位很厉害的女性,是创始人吧。”

    “辻村局长吗?啊,现在是局长特助了。我进异能科之前她已经假死,没想到一直以来她都在背地里领导着异能科,就连种田长官都听她的命令行事。如今回来之后担任的是局长特助,但实际上也是最高指挥官吧。”

    安吾推了推眼镜,“你不会无缘无故提到她的吧。”

    “……毕竟,被军队传唤也算是很难得的事件吧,闹得还挺大的。”

    “是太宰让你来问的吗?”

    织田作没有说话,这算是默认。安吾摇了摇头:“我们这边也不是很清楚情况,不过听说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态,似乎跟她最近调查的某些事情有关。上头的事情我们这种小虾米还是不要掺和进去。”

    隐晦的忠告传达给了织田作,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安吾心里松了口气,拿起刚才那份报告仔细的阅读。

    在这种多事之秋却被军队带走,辻村特助的近况铁定不能算是好,只能说这次事件更加的警醒着异能科的人,现在的局势已经变化,想要像以前一样越线行事的特权已经丧失。谁知道会不会是来自那位青王的一次试探呢,偏偏辻村特助还上钩了。

    政界的战争可不亚于真枪实弹的现场,甚至更加的风云莫测,稍微踏错一步就万劫不复。不想成为炮灰的话,就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

    也不知道这种乱象会持续多久。黄金之王都要接近一百岁的人了,这种时候什么牛鬼蛇神都会蜂拥出来,若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御前殿下真的有个万一,日本的未来又会如何呢?

    “在这里拍真的好吗?”

    “没事的啦,而且事先说好的事情总不能放鸽子吧,山本先生会哭的哦。”

    纪德对那位经纪人哭不哭并不在意,他拿着飞羽的终端开始录制视频,镜头里是飞羽的脸,身后却是横滨的地标性大厦,港口五栋楼。

    能够在横滨建立起如此恢弘的五栋楼,足以见其大楼所有者的气魄,是身份与权势的象征。然而,并不是什么值得让人称道的企业大厦。

    掌管横滨的黑夜,统治着整个横滨里世界,压得其他小组织喘不过气的港口黑手党,他们的首领就在其中一栋楼里办公。

    “大家好~我是椎名飞羽哦,听说都在担心我最近过得好不好,所以特别录制了一段视频来让大家了解一下我的近况。”

    背靠着桥梁人行道的栏杆,离那五栋楼的距离也就是一条公路罢了,因为这个的关系路人都是埋着头快速的经过,偶尔也会见到穿着黑西装腰包鼓囊,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黑手党经过。

    实在不是什么录制视频的好场所。但镜头里那个戴着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的少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青春洋溢中又带着一丝少年生气的调皮。

    “因为最近运气不太好呢,就出门散心了,果然~虽然可以散心的地方很多,我所成长的横滨才是最让人留恋的吧,坚强、繁荣、美丽的这座海滨城市,在世界大战失利后被迫割让给外国成为租界,承载着耻辱的被抛弃的沉重历史,现在却发展得很繁华呢,所以~为了感谢这座在逆境之中还屹立不倒,非常努力的城市,决定第一场演唱会就定在这里了,具体的时间是12月1日,地点还没确定哦~就等确定之后再通知售票的时间吧。”

    飞羽顿了顿,说道:“这样吧,不是专辑发售会临近了吗?买到专辑的各位可以在开放售票的时候,带着它去现场抽奖,两百个中奖名额会得到免费的演唱会门票哦~敬请期待!”

    纪德有些复杂的按下停止录制的键位,飞羽抢了过去快手的发给了山本,将终端往兜里一揣。“这样就搞定了~”

    “这样就预定了两百个名额吗?椎名君真是大手笔啊,是准备开多少座次的演唱会啊,听起来会很盛大的样子呢。”

    说这话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的一位中年父亲,他穿着休闲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裤,搭配一件针织长外套,看起来温文尔雅笑容很亲切,而他的旁边是一位穿着漂亮的洋裙,有着一头很漂亮金色长发的少女。

    似乎是有些羞涩的,十岁出头的少女偷偷瞄了飞羽一眼,就躲在了森鸥外的身后,弹出半个脑袋,眼睛发亮的看着飞羽,还用力的扯着男人的裤脚。

    男人有点伤脑筋的耸拉着眉毛,因为两只手都提满了购物袋,感觉腰间布料下坠的不妙感只能无奈的说:“不行啦爱丽丝,你这样拉的话裤子会掉下来的。”

    少女对他的态度一改腼腆,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林太郎太没用了,才不理你呢,像你这种笨蛋就算在大街上光着屁股也没

    人会看的啦。”

    “这么说也太任性了,不过爱丽丝可爱,就原谅你了。”

    看起来就是个傻瓜父亲,溺爱孩子的女儿奴。名为林太郎的男人不好意思的对飞羽说道:“不是故意偷听的,这里是我们回家的必经之路,因为听到了你自称的名字,爱丽丝很激动呢,事实上我的女儿是您的粉丝哦。”

    他放下购物袋,在兜里翻找出一本巴掌大的笔记本还有一根钢笔,微微弯腰双手递过去请求着:“虽然很冒昧,但我的女儿真的很想要你的签名,不知道可不可以呢?如果不满足她的话,今天估计又会闹许久了。”

    飞羽倒是无所谓,他笑着接过,在空白的笔记本上留下了龙飞凤舞的签名,和to爱丽丝的字样递了回去。“爱丽丝是这样写对吧。”

    男人看着递到面前的笔记本,心里愣了一下表面上却没有露出半点异色,而是一脸感激的接过之后递给了欢呼雀跃的爱丽丝。

    “太棒了!小羽毛好温柔哦,爱丽丝喜欢你~”说着就要扑过去抱住飞羽。

    纪德挡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低着头对一脸不满的爱丽丝说:“不好意思,我家老板他不喜欢被陌生人碰触。”

    “哎,爱丽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也不可以吗?”

    纪德想了想,认真的说:“不行哦。”

    爱丽丝倒是没有纠缠着这点不放,而是开心的抱着笔记本说:“虽然很遗憾,但能够得到小羽毛的签名就很幸福了。”

    “爱丽丝真是个乖孩子呢。”飞羽笑着说道。

    听到女儿被夸奖,父亲也露出一副赞同的神色。“爱丽丝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是天使哦!”

    告别这对父女后,飞羽带着纪德笑眯眯的回到他们停放车的位置,听到飞羽说要回家,纪德并不意外。突然有了倾诉欲的飞羽对他这种平淡的态度就有些稍微看不过眼了。

    “如果心里有疑问的话,直接问出来就行了。你那么肯定我不会回答吗?”

    纪德看了后视镜一眼,坐在后座的少年说些像是赌气的话语,却笑得云淡风轻。

    “不需要这样谨慎的,我在看到安德烈第一眼的时候,就选择信任你了。”他这么说着,“刚才那两位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

    “两个都是?”

    “那位少女是他的异能力,虽然长相一点都不像吧,但性格上和曾经的天使一模一样哦,因为印象很深刻所以一下子认出来了。”

    他没有说出口中天使指代着哪个特定的人,继续说道:“虽然一副只是购物完经过的样子,但购物袋暴露了哦,查了一下气象,横滨昨天下午下了一场大雨,是那个时候去买的东西吧,虽然当时很小心的挡住袋子,上面还是留下了不明显的淋湿后干透的痕迹。还有鞋面太干净了,是匆忙换装却忘记换在室内穿着的皮鞋,鞋底还沾上了新鲜脱落的红色真羊毛……”

    “看来大楼附近都被监控着呢,竟然为了试探我亲自来了吗?还利用爱丽丝充当我的粉丝,可实际上真粉和假粉是能分得出来的。”而且,爱丽丝是无法解读的存在呢,虽然赋予了对方自主的性格,但假的终究是假的。

    异能力具现化出来的存在,即使再怎么伪装都不可能像人,人类不是那么浅薄的东西啊。

    “真是期待啊。”他说着意味深长的话语,放在膝盖上的右手像弹钢琴一样的快速敲动着,这细小的声响在安静的车内被无限的放大。

    咚咚咚,打在了纪德的心尖上。

    又来了。他心里叹息着。

    从少年身上散发出的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让他有些开始同情那位黑手党首领。就不知道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还是早已注定输赢的定局。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