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41章 第41章
    在山本联系他关于新歌和专辑发售会的事情时,飞羽才记起来,他好像是个歌手。

    似乎听出了他的迷惑,终端对面的山本脸上是深深的无奈。

    【请稍微对自己的事业上点心啊,好歹也是第二股东。】

    飞羽有点心虚,看着终端屏幕上山本的投影,挠了挠脸颊说:“我相信以山本的能力能处理好的。”

    【所以就理直气壮将工作都扔给我了吗?你最近都没上网吗?前些天的那次事件。】

    那时候山本被踹晕不省人事,醒过来时人在医院,询问飞羽的病房后想去探望结果人转院了,转过去的医院还不得了,他连探病资格都没有。

    后面还是大老板条野采菊想起了有他这个同样倒霉的经纪人在,安抚了几声再斯巴达的让他将接下来发售会的事情全部揽走,不许打扰飞羽养病。

    但这是他一个小小经纪人能搞定的事情吗?

    那次事件把如今的政坛商界都搞得一团乱,短短几天,日本大巨头枣田财阀就破产倒闭,相关负责人以偷税漏税、贿赂官员的罪名预定了二十年起步的牢房套餐,造成股市大动荡不说,内务省有好几个有地位的官员也以各种不同的理由下马。

    新闻播报这些消息的时候,全程没有一字提到那次的邪恶分子挟持事件,网络直播的视频全都被删除,连个人下载保存的视频也突然消失,在网络上讨论该事件的人也一一受到警视厅的警告函,有的还吃了官司。

    毕竟涉及到王权者,官方打定主意将事情掩盖过去,若不是因为观看直播的人太多查不清,兔子军团大概还想将所有人的记忆都抹消一遍。

    涉及那次事件的官员商人全都被以其他的理由清算,而像山本这类的知情人也感觉到一丝风雨欲来的危机感,纷纷对此三缄其口,就连私底下都不敢讨论,深怕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他们不敢讨论,但直播里出现的那个少年总可以关注一下的吧。

    即便是人际关系冷漠、奉承着不多管闲事这条生存法则的日本人,对这种勇气可嘉的少年英雄也会心生敬佩。

    椎名飞羽虽然不喜欢出现在公共场合,但网络上也流传着一些早期的视频,还有那独特的声线,从屏幕里认出他不算困难,这就导致了他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流量堪比国民偶像。

    【虽然对外宣布你是为了新作在闭关,还是有人担心你是不是被警察带走了软禁监禁什么的。你的个人页面下都炸锅了,就算不开发布会,好歹给他们直播下现况安抚一下吧。】

    【还有最近给你发的各种通告邀请多到让人头疼,拒绝后还跑到公司纠缠。一些大公司想请你去当代言人,服装零食电器之类的也就罢了,为什么卫生巾的都有?!就离谱,广告词是什么‘带给你羽毛般的重如泰山的呵护’?写出这个的策划是不是小学没毕业?】

    【你怎么不说话了?有什么想法快点说,我这忙着呢。】

    飞羽端坐在沙发上,轻轻的瞟了一眼憋笑憋得脖子都红了的纪德,为难的叹息道:“直播就算了,我录一段视频发给你吧。啊对了,发售会上可以宣传一下,12月1日我准备开个演唱会,地点就选在横滨吧。”

    那边久久才传来了山本的声音,带着痛苦的咆哮声。

    【视频可以,演唱会绝赞,但地点选在横滨?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而且12月1日,离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时间吧!大少爷你是不是太高看我的能力了!】

    “是哦,我很相信山本先生的才能,请加油吧。”

    【在横滨真的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倒霉体质,那里可是政府都插不了手的租界城市,还有黑手党,都市传闻遍布每一个角落的危险城市啊!我们公司在横滨又没有人脉关系,出什么事很难说啊!】

    “这个不用担心。”飞羽笑了笑,“我有预感,我的运气很快就会变好了。至于横滨,你只要负责好宣传和其他事宜,具体地点和保安人员我来处理。”

    挂断了通讯,他走向阳台伸了个懒腰,阳台除了几盆绿植和一套桌子外,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这个结果并不出他所料。

    他不喜欢乱糟糟的日常,即便是脆弱的普通人,想要打扰他的人生也会遭到反扑的。

    他翻开终端点入搜索栏,依旧没有搜查出任何有关jungle的信息。一个在民间用户量庞大的游戏软件,网络上都能随意搜索到一大堆的讯息,唯有他不知道。之前还没发现,现在才发觉自己被对方列入黑名单。

    只要是他登录的一切高科技的产品,都无法查询到相关的信息。

    防控到这种程度吗?

    jungle是一款流行于青少年和年轻人之间的游戏,完成发布的现实任务可以获得点数。稍微细心一点观察,会发现周围的青少年十个有七个在玩jungle。

    他之前每次出门都会在街头看到拿着终端东奔西跑做任务的玩家,有的只是随手拍一张街景,有的是寻找某个特定的物品,还有人因为任务被抢先完成而大打出手。

    明明有这么多的预兆,他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款游戏的存在。

    这种普及度和涉及现实的游戏任务,可操作性太多了。渗入到生活的每一处,人类的**空间会被一步步的压缩,不只是建立起一个社会型的情报网,煽动民众引发混乱实现的成本也很低。

    背后的人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病情在啃噬他的意志力时,也让他对人世间的一切渐渐的失去兴趣,若是某日天地也变成了灰白色,大概就是他又一次寻死的时候吧。

    或许到那个时候,他都懒得去思考自己死了之后会不会变成虚。而明明在一天之前,他还那么排斥着自己会变成虚的事情。

    又一阵秋风扑面而来,带来咻咻的风响。是枝叶枯败的季节,夹杂着腐朽死亡的气息,蓝光屏的微光微微照亮了白皙的小脸,屏幕上飞快的滚动着最新接收的信息。

    一只小小的虫子被风吹动着,落在了屏幕上面。

    飞羽:……

    五秒后,被纪德拎着后领放在客厅沙发上,双眼失去高光的少年才慢半拍的抱着双臂缩起膝盖,脸埋在膝盖上身体在颤抖。阳台的门被关上,是纪德拿着消毒湿巾给对方的终端细致擦了一遍又一遍的场景。

    纪德:一只小虫子都能吓成这样?这份工作比想象中更加辛苦啊。

    “这世界简直是地狱……”沉浸在悲观情绪中的少年还在不停的散发着负能量。“就连风都在排拒我的存在吗?我的普普通通的日常,想要平静的生活有什么错。”

    纪德没有说话,任由着少年继续发泄,等差不多到点了,开门时恰好看到送餐员从电梯里走出来。

    充当送餐小弟的铁肠眼神冷漠看着堵在门口的纪德,侧身经过他的身边

    迎面就跑来了朝思暮想的人。

    “我想陪你去上班。”飞羽抱着他的腰,眨巴着眼睛轻声的请求着,那模样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说完了又立马反悔,“不了,家里比较安全。我想去外面兜风……风会不会把我吹跑qvq”

    已经不是神经衰弱了,快变成被害妄想症了吧。

    被哄得服服帖帖,吃完饭小睡醒来的飞羽,床上已经见不到另一个人的身影。他打着哈欠走出房门,看着站在阳台的纪德的背影,问:“我之前是什么样的人?”

    纪德转身看着他,将阳台门关上,顺手将手心里捏碎成粉的几只虫子尸骸放进一个透明塑料袋里放进口袋,才说:“这种事情外人说不清。”

    “这样的吗?听起来是个很难缠的角色呢。”飞羽叹息一声,“对方也是这么想的吧。真是的,竟然不上钩吗?是吃了很多次亏吗?”

    纪德不知道他指的‘对方’是谁,他也不在意,只要保护好飞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他不关心。

    这样的纪德让飞羽觉得他像是一台机器,没有好奇心没有野心,生与死对他而言都没有区别,有点无趣。

    无趣、乏味、如死水一般的人生,有时候他会思考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真是头疼。”飞羽沮丧的坐在擦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上,“我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吗?”

    不喜欢高调,又无法做到低调。不喜欢计划被打乱,又期待着谁能给他带来些新鲜感。

    “安德烈以前也是这样的吗?自相矛盾着,自我厌恶着,自我排斥着。”

    纪德想了想。“您是这么认为的吗?”

    说了跟没说一样啊。飞羽非常讨厌现在的自己,他觉得应该在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嘱咐了一声后,他让纪德开车送自己去横滨。没有回孤儿院,也没有去武侦社,他在横滨的工作日里,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这里没有jungle哦。”走在人行道上,他突然来了一句。“虽然现在不是下班放学的时间,街上还是有很多行人,就连一个玩jungle的人都没见到,你不觉得很不寻常吗?”

    说着他向纪德摊开手,对方很快就会意,将他的终端解锁后放在飞羽的手上。打扮得像个可疑分子,脸挡得结结实实的少年,就这么蹲在一根电线杆下操作着纪德的终端。

    “果然用你的手机能够搜索到,也能下载注册,但发布的任务很无趣,点数兑换的物品也没有吸引力,所以在横滨流行不起来吗?”

    “为什么横滨是意外?”

    “可能不只是横滨。”飞羽将终端还回去。“我怀疑对方除了横滨以外,东京以外的地方所接触的jungle也是这种低配版。那个人挺聪明的,集中精力只在东京发展吗?我用你的终端还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比如?”

    “有传闻游戏升到一定等级之后,会获得自然女神的力量。达到j级的话,会永久获得一样特殊能力。不过上传了相关视频和文字的内容后,会在十五秒内被删除。在这十五秒的宽限期里,看到的人也挺多的吧。”

    “……有能力制造出一批新的能力者?听起来……”

    “嘘。”飞羽用一根食指挡在唇前,“在横滨讨论这种话题可不是明智之举哦。”

    而且,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了。

    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手里拿着警棍走过来,其中一个厉声说道:“有人报警说你们两个举止可疑,请把身份证明拿出来一下。”

    纪德瞥了他们一眼,从兜里拿出一包烟,取出一根,无声的询问着依旧蹲在地上的飞羽。飞羽双手托着下巴,手肘撑着膝盖,目光无悲无喜的看着面前两名警察。

    “可以抽哦。”

    纪德点了点头,熟练的用打火机点了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

    飞羽注意着在警察出现后,路人都纷纷加快脚步的远离他们,这种不管闲事、不抱有好奇之心的作风,估计也是横滨的一大人文特色吧。

    “请配合我们,不然就只能请你们去警局慢慢说话了。”说着那两名警察已经一脸戒备的准备拔枪。

    在手将要碰到枪套的时候,听到两道破空的细响,两名警察抓着流血的手,惨叫出声。纪德吹了吹枪口冒出来的细烟,枪上了消音器,所以刚才没有听到枪声。

    “从装扮上来讲无懈可击,确实是下了一番功夫。”飞羽站起来拍了拍膝盖,“就算出示了身份证件,也会被各种理由借口带回警局,在路上干掉我们吧。”

    “不用否认啦。”飞羽伸手在空气做了个微微下压的动作,“是杀手吧,习惯的套路是伪装成当地的警察靠近受害者,等对方放松警惕后再干掉。还特地选择了监控死角,挺熟练的。”

    “你……”

    “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吗?”飞羽笑了笑,宽大的贝雷帽下眼神暗沉而危险。对于这两名假警察的震惊,他挥了挥手。

    两人在瞬息间就被纪德几下打得昏迷不醒,飞羽用街头的电话亭,压低嗓音给警察局报警,掐准警察快到的时机和纪德离开现场。

    飞羽走在前面,纪德跟在后面一步的距离。“你都不好奇吗?我没有给犯人解惑的兴趣,是你的话有特权哦。”

    “深感荣幸。这是哪一方势力派来的?”纪德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如果是jungle的话,不会派出这种普通人的吧。”利用稗田透设局,无色之王再到邪恶组织,足可见他这名暗处的敌人非常清楚一般手段是伤害不到他的,是准备一步步的将他逼入精神崩溃,再一击毙命。

    所以就只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动了那么多人的蛋糕,被追杀也很正常吧。不过,若是直接在黑市里悬赏,请市面上的杀手,不说你,武侦社不可能不知道的吧。”

    在直播里直接将枣田家和邪恶份子挂钩,揭穿了政治丑闻,现在想要他死的人可不在少数。估计是看到他身边没有铁肠他们,就兴冲冲的先来试探一下吧。

    消息来源那么快,jungle也助力了吧,真是千方百计的想要他的命呢。

    “是他们自己圈养的杀手,很可能背后有个非法组织哦。”

    “所以,您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来横滨的?”

    对于纪德的问题,飞羽很坦然的回答:“是啊,听说港口黑手党的森首领非常热爱这个城市哦,像母鸡护蛋一样的保护欲,外地的势力在这里捣乱,他会很生气的吧。”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