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37章 第37章
    没有等到院长回答,飞羽就又昏睡了过去。他太累了,无论身体还是心灵。单调梦境里,浅绿色迷雾将他笼罩在阴影之中,他看着雾气从身边穿梭而过,空虚填满了心灵每个角落。

    无法形容各种情绪在胸口翻涌着,直觉那是对自己非常重要东西,却什么都抓不住。

    等到他再次醒过来时,病房已经换成了高级病房,床头柜和床边小桌上放满了各种慰问品,有补品也有水果篮。院长和织田作都不在,病房里空荡荡只有他一个人。

    门被从外打开,是身后跟着条野铁肠,还有几名穿着白大褂医生,里面还有之前见过猎犬基地小林医生。

    铁肠三两步走过来,将想坐起身飞羽按回去,一边整理被角一边语无伦次说着:“飞羽你好了吗哪里痛吗肚子饿吗今天出太阳了我们出去……”

    “去你个头,别碍事。”条野毫不留情将他头按下去,额头磕在病床围栏上。另一只手精准摸到了飞羽头,轻轻揉了揉。“没事,他脑子已经废了,你当他死了就行。”

    “我还没死……”

    “你已经死了。”

    条野驳回了铁肠抗议。小林医生翻了个白眼才对躺在床上双手捏着被角看着她飞羽说:“这里是东京军用医院,你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今天凌晨将你转院过来。”

    飞羽任由着几名医生先给他做过例行检查,又抽了一管血离开,对用棉花压着他针口铁肠说:“不是还有几天吗?”出差任务怎么办?

    提到这个铁肠神色有些晦暗,闷闷埋着头说:“完成了。”超额完成,本来还打算先跟那个异能组织谈判,先解救被押解人质。

    在国内消息传来之后,铁肠带着搭档潜入基地把所有敌人都飞速解决,直接回国。

    “是福地队长宽宏大量,允许提前回国,现在烨子小姐和队长都在那里处理后续。”条野有些无奈,认真对飞羽道,“我觉得你今年流年不利,还是去神社拜拜吧。”

    “嗯,我们一起去!”铁肠对此也很认同。先是车祸后被虚盯上,又是无色之王又是卷入了政治丑闻引发邪恶分子挟持人质案件,一件接着一件,前后不超过三个月。

    这已经不是一般倒霉了吧,简直就是霉神上身了。而且,心理疾病这方面还加重了。

    “飞羽,你还记得当时昏迷前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什么时候开始呼吸不上来?”

    已经从中岛敦和一些sceter4成员口中得到描述经过,被推测可能是多次遇险积攒下来压力,在那样场合一次性爆发出来才导致现在结果。

    但真正诱因还需要飞羽来解答。

    看着面前两名真心担忧着军警,飞羽将自己半张脸缩进被子里。铁肠见了,眼神惊慌道:“是不想说吗?又不舒服了吗?我去叫医生……”

    “别浪费医院资源啊。”条野说着将铁肠强硬拖走,“你在这里很碍事,我来解决。”

    然后将人一脚踢出病房,无情关上门上了锁。他摘下军帽走了过来,帽子放在一边床头柜上。“对背后主谋有头绪吗?”

    条野敏锐没有让飞羽意外,想要瞒过对方不是一件简单事情,光是不受控制心音就足够让对方分析出大概。

    “条野先生……在你看来有什么因素能严重到,需要创造出虚假认知将过去掩盖,甚至抹消记忆程度呢?”

    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意外,条野还是认真思索了一下才说:“若是记忆混淆,虚构人生还算是心理防御机制下做出逃避消极性防卫……抹消记忆这种事情光是靠人类自身办不到吧。一定有外力因素参与。”

    他有些复杂‘看’着心跳不平稳跳动飞羽,安抚道:“冷静点,大家都在想办法,不用过度担忧,会没事。”

    飞羽轻轻点了点头。“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下。”

    条野表示理解,拿起军帽戴在头上往门口走去,手刚按上把手时听到后面非常细微,对条野来说却很是清晰询问声。

    病床上少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轻声问他:“条野先生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们小时候见过面关系吗?”

    背对着他男人,习惯性眯紧双眼,因为过度震惊而微微睁开。他猛地转过身对着躺在病床上少年。

    “确实,如果一开始是初始印象很好,会多加照顾。但后来您为我做出一切,已经超过了一般友人界线吧。”少年声音顿了顿,道,“就连我问出那样问题,因为是知情者所以不去询问更多细节吗?被人为抹去记忆,以您身份听到这件事一定会很重视,不会轻飘飘盖过才是。”

    之前没有往那方面想,如今发觉,条野对他一些喜好和习惯似乎都了如指掌,第一次铁肠给他做饭,非常美味且都非常合乎他口味,那是条野在旁边指导制作出。

    抚摸他头时自然举止和亲昵,还有带给他那种淡淡熟悉感,是身体先记住记忆。

    当意识到自己丧失了一部分记忆后,将所有被忽略不寻常地方都翻出来深度解析,会发现这一点其实不算困难。

    床上少年慢慢站起身来,即使条野没有视力,仍然能感觉到那个少年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空间里充斥着让人难熬诡异气息,散发着让人害怕无孔不入震慑力,细密冷汗在条野额头汇聚,缓缓滑落下来。

    没有感觉到少年视线落在他身上,而是落在了自己头顶上。

    等了好一会儿,似乎是真累了吧,听到了少年声音。“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微微沙哑声音从条野唇间吐露,“福地队长可能知晓……烨子小姐、铁肠先生一定不知道。”

    “确实,铁肠如果知道就等于直接对我言明吧。”轻轻叹了口气。

    “小殿……”是条野因为内心巨大恐慌,差点脱口而出话语。

    还没说全,那边人已经不想去听了。“不要紧张,条野先生。”

    “……哈哈,真有点搞不太明白呢……并没有怪你哦,我知道条野先生做事情并不都因为是任务,如果是那样话,我一定早就发现了。”能够看穿人心双眼,若是虚情假意,谁也瞒不过他。“能说说有多久了吗?”

    “……在您去猎犬基地做过心理测试之后当晚。但,我接到特殊任务只是保护你,每周整理一次你心率变化报告……至于更多事情,我没有权限知晓。”

    多年没见,小朋友变化太大,却还是很快就认出来了,所以无论是陪搭档当起变态斯托卡,还是送婚房,后续付出全都毫无怨言。至于黄金之王密令,是心理测试当晚才接到。

    他原先以为小朋友是想体验一下平民生活,才配合他表演,就跟小时候一样。却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严重事态。

    飞羽对条野话并不怀疑。

    虽然隐瞒了一些东西,但并非是谎言。飞羽闭了闭眼睛,不知道该以什么样心情去对待他,只能别开头,低声说:“请回去跟背后人说,我很感谢他做这一切,我不会让他失望。然后……请不要再欺负我家小铁了。”

    本来还心慌意乱条野,以为自己从此就要被列入椎名家拒绝往来名单。不只是特别任务会失败,他并不想被小朋友讨厌……这些心思在最后一句话全部都击散个干干净净。

    条野:哦。冷漠jg

    飞羽目光平静看着条野打开门,在看到对方突然一脚将想挤进门铁肠踹飞出去后,心猛地一下子揪紧了。

    “等、等一下……”虽然没有提到您,也不代表可以这样欺负我家铁肠啊!

    条野回过头,对他报以一个温柔到可以掐出水笑容,但身上黑气却让他看起来像是某种深渊爬上来怪物。“请好好休息,小朋友。”

    然后听到了拔刀和金属碰撞双刀击打声,伴随着条野先生高喊着‘我果然最讨厌你了去死吧’话语,门板合上,只隐约听到外面似乎在拆房子动响。

    飞羽:……

    慢慢收回伸向半空手,最后还是选择默默躺回病床。他辗转反侧不得入眠,思考事物太多太密,实在太过难受。

    终于,他还是无奈伸手将床头柜放着终端取过来,拨了一个号码接通。

    那边速度也不算慢,在听到对方声音后,飞羽深吸了口气,眼泪哗啦啦落下来浸湿了枕头,伴随着细微哭声。

    那边人似乎有些意外,在沉默三秒后小心翼翼开口。

    【你又想做什么?】咬牙切齿,还必须委曲求全30340语气。

    打了个哭嗝,飞羽沙哑又无比虚弱,伴随着哭腔轻微嗓音,传入了那边人耳朵。

    【行人,帮我调查一下我过往,事无巨细嗝~我现在只能靠你了嗝~呜呜呜我好怕……】

    绫辻行人眼神复杂看着已经被挂断终端,终端接通时是能够投影出另一边人面貌,投影里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如纸,仿佛一脚踩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脆弱少年,实在让人难以狠下心肠。

    那个末广铁肠干什么吃,就是这么照顾未成年?离婚委托没接过,倒也不是不行。

    久久,听到办公室门被敲响时他才回神过来。

    “绫辻老师,这是宗像殿下今天送过来案件。”名为辻村深月新进异能科特工走了进来,恭敬将一份文件放在他桌面上,双手放在腰间挺胸抬头等着下一步指示。

    绫辻随手翻开文件粗略浏览一遍,目光投向面前这个异能科给他安排新助理。虽然助理依旧是有着监视他工作,但比起以前拥有无条件射杀他所谓监察官,辻村深月第一命令是保护他安全。

    在异能科归为sceter4名下后,人员结构也发生了调整,绫辻行人拒绝了为异能科效命这种大家都不意外邀请,却接下了青王邀请他作为sceter4顾问侦探,也在sceter4办公大楼拥有自己办公室。

    被他眼神盯得发慌辻村,硬着头皮问:“请、请问有什么事情吩咐吗?”每次被这么盯着看都没好事啊。

    绫辻没有回答,他微微勾起嘴角,朝辻村招了招手。然而,只看到新上任助理尖叫一声转身就想夺门而出。

    “异能力,another……”

    听到身后恶魔低语,辻村深月哪还敢动,乖乖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像被俘虏人质一样哭丧着脸说:“请、请吩咐吧,绫辻老师。除了杀人放火,您让我干什么都行tat”

    绫辻为自己最新调教出来效果很是满意,修长手指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开始吩咐下去。

    飞羽想要东西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东西,说不定会涉及到一些势力,政府势力?有趣,看来不是一个普通人格障碍病人啊。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