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25章 第25章
    一夜过去满血复活椎名飞羽,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好梦,美滋滋送走了要上班织田作,还有被织田作抓住后衣领强硬拖走铁肠。

    刚准备感谢绫辻送给他这份‘大礼’时,收到了经纪人电话。经纪人山本是位经验丰富老牌经纪人,手底下带出不少已经成名艺人歌手,只是运气不太好,被之前公司一个手底下艺人坑了差点惹上官司,事情解决后他心灰意冷,签约ht公司后是处于半养老状态。

    在成为飞羽经纪人后,两个人也算是一拍即合,任由着公司其他人干着急,反正干事都是慢条斯理。最近在筹备着v,在飞羽坚持下请都是一些素人,虽然名义上是飞羽导演,但其实有他准备剧本在,山本一个人在现场也能够主持大局。

    “是拍摄出什么问题吗?”他询问着那边山本。

    通过终端能够看到山本那张白净圆胖脸,对方用折扇扇风,说话间没有年近四十那种中年人矜持和稳重,反而跳脱得像个年轻人。

    【怎么说呢,《夏夜明》v男主角对拍摄是非常上心,但他说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希望能与你当面交流一下啦,让v更加完美之类。啊,如果你不愿意我会直接回绝。】

    飞羽挑了下眉。男主角稗田透是苇中学园学生,也是名靠政府资助和奖学金读书孤儿,在对方来面试时候虽然没有亲自见面,也透过监控器看到对方表现。

    银发棕眸面容清秀,气质斯文温和,学校里人缘也很不错,加上刻苦悟性又高,没想到在拍摄第二天就出了这种问题。

    椎名飞羽想了想,让山本将对方前面拍视频发过来一份,在仔细看了一遍后,说明了自己下午一点会到达拍摄现场,在来之前他们先拍其他内容。

    然后换衣服开车去了武侦社。他来时候办公室只有国木田和谷崎润一郎在。以为他是来找织田作国木田,听到是飞羽要委托案件有些吃惊。

    “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国木田从飞羽严肃面色中读出了些许不寻常。

    椎名飞羽将稗田透面试时视频,和刚才山本视频一同交出来,投放到电视机后,他指着屏幕上那个表情略有些浮夸白发少年说:“我怀疑稗田君出事了……总感觉,与之前不是同一个人。”

    对此国木田独步有些疑惑:“他今年17岁吧,这个年纪少年性格总是捉摸不透,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谷崎君跟他年岁一样,你觉得这样正常吗?”

    被点名谷崎吓了一跳,他是个脾气软和又容易被惊吓少年,轻轻拍了拍胸脯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吧,第二个视频里……他眼神总给我一种恶寒感觉。就好像,学校舞台剧抽到了不喜欢角色演员,勉为其难扮演着,依旧会忍不住透露出些许不耐烦和怨愤。”

    “那就让谷崎跟你走一趟吧。”国木田点了点头,如此安排着。

    只是飞羽不是很满意这个结果。“事实上我更倾向于织田作一起去,不是我小看谷崎君,对方万一是危险份子,我和谷崎君可都不是擅长战斗人。”

    “虽然我相信椎名君头脑很好,但所谓他‘换了一个人’理由是不能说服我们出动武斗派人员。谷崎在收集情报和跟踪监视这方面很擅长,若是他觉得事情超出预计而求援话,我们这边也会支援。”

    然后,国木田将飞羽跟谷崎一起推出门。看着后面无情关上大门,椎名飞羽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看着一脸尴尬谷崎。

    “我、我这是被当成小孩子应付了吗?”刚才国木田表情分明就是透露着‘小孩子就是爱大惊小怪,随便找个闲着人陪他玩耍一下吧’态度。

    刚好清闲下来谷崎拖着长袖子抓了抓后脑勺。“毕竟椎名君说出话太让人费解了嘛,只是光靠两个视频,你都没和对方见过面就兴冲冲跑来委托……”

    就像是小孩子听人告密说学校里有人要打他,就急急忙忙来找家长,让陪着一起去上学一般……

    若不是国木田对飞羽印象很好,估计早在一开始就将人骂着轰出门,嫌弃对方捣乱了。

    这不,说好委托其实根本没提一分钱,完全就是让谷崎帮忙干白工。

    椎名飞羽:……我上次在武侦社表演太用力?还是那次电视台翻车给人留下一种不靠谱小鬼印象?或者说是太宰那个幼稚大人也做了些什么!

    飞羽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在去拍摄现场路上,谷崎君胆战心惊坐在副驾驶位上,在斟酌许久之后小心翼翼说:“不如我们坐计程车去吧?我来出钱。”

    “我车技还行,驾驶照是一次通过。”

    “不……就算是这样,前面是红灯!啊,停下了,椎名君真厉害。”啪啪啪鼓掌。

    椎名飞羽:……心塞塞。

    明明比他小一岁谷崎也完全将他当成小孩子来照顾,被询问之后对方干笑着说:“因为椎名君,怎么说呢,就给人一种想要保护感觉吧,像金平糖一样稍微颠簸就会碎掉……”

    “我没有那么脆弱吧。”飞羽叹了口气,“而且我比你年纪大!”

    “年龄不能代表一切哦,我社会阅历也比椎名君要多呢,所以尽情依靠我吧。”谷崎拍了拍胸脯,“我异能力名为细雪,是一种类似幻术能力,就算真有危险也能够保护好你,所以不要怕哦~乖~”

    似乎还想伸出手摸摸他头,在飞羽像死掉一样沉寂目光下,谷崎讪讪收回手从兜里拿出一根早上妹妹塞给他棒棒糖。“要吃糖果吗?很好吃,我妹妹也喜欢。啊,妹妹叫直美,是世界上最可爱女孩子,下次介绍你们认识吧,会成为好朋友。”

    在这种让椎名飞羽快要气死古怪氛围下,他们终于到达了市里森林公园。《夏夜明》v里最重要两个场景,一个是昨天已经拍摄完结尾时夏日祭烟火下告白,一个是二人在森林写生时初遇场景。

    他带着还在不停安利他小鬼才会喜欢零食品种谷崎,僵着脸走向拍摄地点。庆幸着自己还戴着口罩,不想被山本他们看出他此刻难看面色。

    读不懂空气谷崎无措走在他后面,以为自己是惹飞羽生气了,还在心里感慨着‘小孩子就是这样难以捉摸存在啊’,看着前头用力跺脚走路少年,险些噗嗤笑出声来。

    “前面拐角就是了。”迫切想要将事件解决飞羽不动声色加快了脚步,在快要转过拐角处时,突然被人从后面拉了一下。

    然后,一颗子弹打在了他原来要经过地方。

    “谷崎?”飞羽看着地上那个还冒着烟弹孔,抬手拍了拍上方那名武侦社成员脑袋。他被谷崎紧紧抱在怀里,迅速往后撤出安全距离,被护在了对方身后。

    刚才在飞羽要经过拐角处时,谷崎由多次战斗中培养出来敏锐直觉察觉到危险,但在之前来路上他根本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所幸他直觉是对,这里有危险。

    “哎呀,竟然躲过了吗?”一只少年手按在墙壁上,从另一面慢慢走出来一个银色短发穿着高中生制服男生。他右手还拿着一把上膛枪。

    见到有两个人,他有些意外挑高眉,那个面试时腼腆又温柔少年,此时眉眼阴鹜非常,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感觉。他目光透过谷崎看向他身后椎名飞羽,像是挑剔着市场上猪肉一样,露骨又让人恶心。

    “稗田透……你为什么这么做?还有,你把其他人怎么样了?”

    飞羽借着谷崎遮挡,飞快用终端给织田作发送信息,接着拨打了警视厅电话,却调成了静音。

    因为铁肠今天执行任务地点不在东京境内,即使联系了也不能很快赶上,更可况他并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打扰到铁肠工作。

    相反即使织田作在横滨,离这里开车也不用花费二十分钟。在警察和织田作到来之前,他必须拖延时间。

    名为稗田透银发少年呵呵笑着,他笑声逐渐癫狂,捂着腰放声大笑,目光森冷直直盯着飞羽,无视谷崎存在。他眼神让人椎名飞羽似曾相似……想起来了,像他曾经遇到那只虚。

    “稗田透啊……他已经死了哦。”侵占了稗田透身体存在,嘴角笑容充满了恶意,“至于其他人,随便啦,大概还活着,谁知道呢。”

    “你是谁?到底想要什么?”飞羽冷声质问着。

    “我?你问我啊~”那个存在把玩着手里枪,在一声枪响中子弹哒宰二人前方地面上,他才慢吞吞开口,“我究竟是谁,等我夺走你身体之后,你就会知道了。”

    “飞羽,我来缠住他,你去求援。”谷崎在他耳边低声说着,神色肃穆,在进入工作状态后谷崎面容褪去了稚气,给人一种很可靠感觉。

    飞羽扫了眼一直在拨通状态终端,对面警察在听着这边内容,因为开了定位关系,相信很快警察就能赶来。他将还在接通中终端放进口袋,对谷崎说:“不行,我们跑不了。”

    谷崎循着飞羽视线看去,讶异瞪大眼睛。“怎、怎么会……”

    在树木和建筑物后,慢慢走出来一些人。他们年龄不一,有健身中老人,也有背着书包幼稚园生,有公园工作人员,甚至还有飞羽公司里员工……

    各个面色呆滞,脸色青白,双目无神,走路样子也很奇怪像是扯线木偶一样僵硬。明显被控制住人慢慢朝他们走过来,然后目光一凌,朝着他们二人快步扑来。

    谷崎一边护着飞羽一边踢飞扑倒面前人,可四面八方足足几十个人攻击,让他很难施展开来。他异能力细雪能够制造幻象干扰人类认知,但对眼前这些人根本没用。

    这群人攻击方式非常简单却让人毛骨悚然,手脚并用朝他们挥舞拳脚,甚至还用上了牙齿,而谷崎身手一般,最后反而是飞羽靠着蛮力冲出了一条道路,带着人跑。

    “没用~我是无色之王,能力是干涉。这些人都是我手底下最忠诚爪牙……除非将他们杀死,否则就算扭断手脚,用下巴也能爬到你们面前哦~”

    自称为无色之王存在哈哈大笑着,看着被缠上那两个人,迈着步伐悠闲走上去。

    谷崎和飞羽是被拖着,如果只是甩开他们很简单,可这里都是普通人,生怕用力过猛伤害到他们,就连回击反抗都要斟酌力道。比如谷崎,在一脚踢开一个中年男人后,却被一个四岁大小女孩抱住双腿,一口狠狠咬在小腿上。

    小孩子牙稚嫩,可被控制小女孩哪里会管得上用力过度而渗血牙齿,小小乳牙竟然咬破了裤子布料,在腿上留下了一个血齿印,惹得谷崎惨叫一声。

    “谷崎君!”飞羽被人缠着,卖力推开面前人一把将小孩子嘴巴掰开。小女孩倒是不攻击飞羽,可能是因为无色之王想要保持未来身体完整无缺缘故吧。

    但他还是被踹了好几脚,而且手脚都被人抱住。

    谷崎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被人围殴着,后脑勺突受到一记重击,不甘昏死过去,身体砰一声摔在地上。

    无色之王目是利用这群人消耗他们二人体力,被控制多是小孩子和老人,对于面前这二人来说是最麻烦局面了。

    他走了过来,邪笑着说:“精彩精彩~和这具身体记忆里一样,像你这样同情弱者好孩子,很难下定决心伤害这些人吧。真是愚蠢呐,明明不需要顾虑……这种蝼蚁一样脆弱人类,只要轻轻一用力就会死掉。”

    他一手掐住一个老人脖子,这是位需要拄着拐杖才能行动30340老人,弯腰驼背身形瘦弱,被他轻易举了起来,喉咙被紧紧抓住,但老人没有反抗,只是面色逐渐青紫,喘息也变得微弱。

    “放开他!不要伤害无辜人,他会死!”

    无色之王嗤笑一声,将老人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生死不明老人仰躺在地上,看到这一切飞羽脸色更加难看,愤恨盯着面前这个人。

    “真是漂亮眼睛啊,还有脸、声音、肌肤、灵魂……纯净得像是神明落下奇迹……”

    他看着被一群人压在最底下,唯有头还能动弹椎名飞羽,驱使着稗田透身体伸出手抓住飞羽脸,对他那无能怒火浑不在意,而是仔细端详着他脸。“是最完美容器,只要夺走你身体,我就能接收你一切,无论是力量、才能,还是……”

    他凑到飞羽耳边,呼吸拍打在对方耳廓处,刻意压低用着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声音,低语着。

    迟来中岛敦见到就是这么一副画面。银白色头发少年不知道在飞羽耳边说了什么,受到了极大惊吓般,飞羽双目瞠大,瞳孔收缩剧烈震动着。

    “小羽——”

    这是飞羽在陷入黑暗之前最后看到画面。

    手脚化为兽型朝他极速奔跑过来中岛敦,对方嘶吼着他名字。在这个时候,他眼里已经没有无色之王存在,眼前只剩下自己还有那个朝他猛扑过来白色身影。

    那象征着无法反抗强悍力量身形,尖利能轻易咬碎骨头獠牙,还有那双金紫色竖瞳。

    无法忘怀,无法挣脱,血色噩梦……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