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22章 第22章
    椎名飞羽承受着来自太宰治迟来报复。在认识到自己被耍了之后,太宰不仅将对方跟他说话,添油加醋告诉织田作,还向他灌输了一些不靠谱育儿观念。然后飞羽面对情况就如下所示。

    “小羽冷吗?办公室空调有点凉了对吧。”

    “还有很多零食哦,慢慢吃大胆吃,不够我再去买。”

    “啊,喝点可乐吧,小孩子不都喜欢喝这个吗?”

    爱心泛滥织田作不仅将办公室空调关掉,打开窗户让外面夏季热风吹进来,还自以为贴心给飞羽加了一件针织外套,一个劲儿鼓动着慢吞吞像松树在用牙磨着坚果般进食飞羽。

    椎名飞羽感受着这深沉爱意,肚子里空间已经被各种膨胀食品和汽水填满,喉咙干痒有一种呕吐感。他不敢驳回织田作好意,更知道对面那个自我介绍是太宰治男人在报复他。

    心里有些焦虑,蹭掉双脚上球鞋,穿着白色短袜两只脚在互相磨蹭互相踩着,眼睛也微微上翻。

    拯救他即将撑死命运,是刚兴冲冲从外面回来江户川乱步。乱步一进门,鼻子嗅了嗅看到那座零食山就大声欢呼,又见到飞羽更是眼睛发亮,去冰箱拿出两瓶冰镇波子汽水打开,递过去一瓶。

    “是名侦探最喜欢柠檬口味汽水哦,分给你。”

    飞羽有些意外接过他手里汽水,喝了一口后,因为是柠檬口味倒是奇异些微安慰了下胀疼胃部。

    “说什么喜欢啊,乱步先生最讨厌就是柠檬口味吧,说是不甜还酸酸,买了一箱后竟然附赠了这个口味还伤脑筋怎么处理呢。”太宰在一边毫不客气拆台。

    对于故意打乱他兴致乱步,心里也感到有些趣味。他倒是没想到乱步这样任意妄为到有些目中无人性格,竟然会率先对椎名飞羽表达出善意。

    乱步将他赶走,坐在了太宰原先位置上,喝着手里葡萄味汽水道:“反正太宰你又欺负织田作老实性格吧,织田作也是,总是被牵着鼻子走不太好哦,你看这个少年……啊,说晚了。”

    织田作目光一凌,将飞羽抱起来三两步跑到茶水间,就见到他双手用力抓住洗碗池边沿,吐了出来。

    不只是刚才进食东西,连不久前吃爱心餐都报废了,虽然国木田在一边打开空气净化器,可鼻尖索饶着那股子味道椎名飞羽,实在是难受得不行。

    吐完后少年跌坐在地面上,双手抱腿脸埋在膝盖上,隐约能够听到一颗心灵破碎声响还有低低抽泣声。

    “啊……哭了……”乱步睁大眼睛,其他人也都吃惊看着正在抽泣着少年背影。

    织田作在一边瞎着急无从下手,而太宰治更是露出一副意料外神色。

    “咦?咦!!”把人家弄哭太宰,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他如何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喜欢恶作剧天才小鬼,还有那么发达泪腺。

    再怎么样,强装出一副正常模样连乱步都被他骗过去少年,如何都不会在一堆陌生人面前露出这种脆弱模样吧!

    飞羽哭了很久,不管谁安慰都没用,最后还是乱步叹了口气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牛奶,弯腰友好递到他面前:“是肚子饿了吗?”

    椎名飞羽抽抽噎噎抓过牛奶,插了吸管吸了一大口,泪眼朦胧点了点头,说:“不要纯牛奶。”

    “就只有这一种!你当我是织田作吗?要求那么多!”乱步对他挑剔非常无语,但飞羽在喝了三分之一止住肚子里那股空虚感后,双手捧着牛奶仰头期盼看着他。

    无言对视持续了五秒,会社里最任性名侦探一边说着‘烦死了烦死了’,一边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珍藏排队半小时才买上奶油面包递过去,换回了没喝完牛奶。

    等到社长福泽谕吉回来时候,总觉得办公室里气氛不太对。所有人都坚守坐在岗位上,乱步也坐在他固定位置,怀里却侧着坐了一个没见过水蓝发少年。

    像小动物一样捧着面包小口吃着,而乱步竟然还很平静将牛奶凑到对方嘴边方便他喝,福泽谕吉眨了眨眼,揉了揉眼睛,后退几步端详着大门上挂着‘武装侦探社’铭牌,才终于确定自己没看错。

    那个乱步,竟然也会照顾人?而且还任劳任怨,不仅分出了自己宝座还给人喂牛奶!竟然还会给人擦嘴?

    天要下红雨了吗?太宰终于自杀成功了吗?织田作忍不住打宰了吗?

    武侦社要灭亡了吗?!

    福泽谕吉有一种想去买彩票冲动,并决定待会将这一天记录下来成为以后每一年纪念日。脚下不慢踏进室内,织田作连忙收回观察飞羽目光,站起身介绍。

    “社长,这孩子是椎名飞羽,我今天邀请他来会社做客。”对飞羽说,“小羽,这位就是我们武侦社社长福泽谕吉。”

    飞羽从面包里抬起头,睁着大眼睛看着走到面前福泽谕吉。武侦社社长以前是政府秘养杀手,刀术之强连异能力者都闻之色变,就连铁肠在家里偶尔也会提起他名字,期待哪天能与对方全力一战。

    在成立了武侦社之后,靠着广泛人脉关系不仅获得了异能开业许可证,还经常与官方合作,官方媒体向来不会吝于夸赞这位年过中年社长。

    福泽谕吉双手插袖,穿着墨绿色和服套着一件深色羽织,脚踩着木屐,站在那里仿若是一棵挺拔松木般百屈不折姿态,银色眼眸犀利俯视着这个非会社员工少年,身上散发着强悍气势,眉头越皱越紧。

    乱步眯着眼睛偏了偏头,方要开口时就听到怀里飞羽轻声说:“您好,您就是福泽叔叔吧,织田作平时受您关照了。”

    一点都不惧于福泽谕吉气势,反而神态自若少年开口先以一副织田作监护人自居30340,有些搞笑话作为开场,简直就是一个故装大人样孩子。

    “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您呢,果然如上面所说是位非常有威压又正义感十足社会栋梁。”

    不但不害怕,还在福泽堪称凶恶气场下光明正大拍着马屁。福泽没有回应他话,而是道:“你就是最近风头正盛那名歌手吧。警视厅人也在夸赞你,倒是个比我想象中更加透彻人呢。”

    说着这样严厉话语,福泽上前一步,在乱步略微有些惧怕并下意识抱紧飞羽腰部动作下,伸出右手拍了拍飞羽脑袋。

    飞羽:……?

    福泽更是接着揉了揉他头,在乱步惊讶得双眼瞪圆之中,安抚性顺带拍了拍乱步头以做安慰。

    “想见织田作随时可以过来。”留下这句话,福泽社长转身进入了自己办公室里。

    沉寂室内,半晌传来乱步惊喜欢叫声:“看到没有,社长摸我头了!太棒了,我今天不洗头了!”又宽慰一脸呆滞飞羽,“社长很喜欢你哦,以后你每天过来都可以,看在被一起摸头份上名侦探可以和你分享珍藏零食哦!”

    飞羽不能理解乱步多么重视来自社长夸奖和摸摸头,只是慢了半拍摸了摸有些凌乱发顶,心里嘀咕着。

    这个武侦社……怎么从社长到部员都那么单纯?本以为要花费更多心思打好关系,这种莫名其妙挫败感,心情微妙啊。

    办公室里福泽社长也心情微妙,他叹了口气坐在自己位置上,双手合拳抵着下巴,一脸深沉思考模样,心里却在想着与武侦社未来毫无关系事情。

    福泽:“两只小猫……”好险忍住了取出小鱼干冲动,虽然很想看蓝发小猫猫砸吧嘴啃小鱼干画面,到底还是考虑到第一次见面不太合适。

    福泽谕吉:可惜有监护人了,问问织田作话能不能将飞羽寄养在家里一段时间呢,那样乱步也会很高兴吧,难得交到个好朋友啊。

    乱步交了个好朋友,虽然是自认为。他越看飞羽越觉得顺眼,因为智商比他人高了一大截关系,在会社里也就是太宰偶尔能让他有点遇到同类感觉,交流没有障碍。但太宰那个人有点危险,不太想跟他更深入交流。

    可是,飞羽是与他同等级天才人物啊!还都是没有异能力普通人!是真正同类啊!而且他还得到了社长喜欢,这么想想……

    “小羽你今天留下来吧,来我和社长家留宿啊!我们可以一起打枕头大战!”

    飞羽淡定推开乱步凑到他面前脸,无情拒绝。“不,待会约好了与学校校长讨论一些事情,而且我家里还有人。”

    因为他年纪加上没有戴婚戒,乱步以为他口中家人是如社长那样监护人,失望吐了一口气,头埋在他肩膀上磨蹭着。他30340身高比飞羽低一些,做着这样动作,头发都挠到飞羽嘴边了。

    这股瘙痒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引来乱步更加高频率埋头蹭蹭,一大一小两个稚气十足人就这么来回玩闹着,看得在场其他人心痒痒。

    “是天堂啊……”国木田忍不住感慨出声。真很有看到两只人形猫猫在贴贴画面感,爱猫人士一本满足。

    敦很想和飞羽说话,到底还是克制住了,只能羡慕看着乱步与对方互动。头上一重,他回头一看,是太宰那张笑眯眯脸。

    每次看到他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都不会遇到好事敦,害怕缩了缩脖子,无力道:“太宰先生您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没有哦,是为了敦好哦。”太宰揽过他脖子,在他耳边低语,“有办法帮助你和飞羽改善关系,有兴趣不?”

    敦听得一喜,对太宰非常信任他,头点得都要断掉了。

    而太宰口中改善与对方关系时间也来得很快。几天后,坐在全国高收视率答题节目《智力大战》直播现场舞台中岛敦,听着主持人那不带重复开场话语,看着摆在面前座机心情复杂。

    主持人也是第一次遇到参加节目后,第一个问题就提出需要场外救援参赛者,但他是个有阅历主持人,他没慌,面色变也没变向他确定着:“这是唯一一次场外电话求援机会哦,来自武装侦探社少年人,你确定现在就要用掉吗?”

    中岛敦很确定,他不能更确定了。谁知道第一个问题就会那么难啊,他看着面前屏幕上那个光是看就让他一个头两个大高等函数问题,只觉得他就不该在这里,他应该在屋顶。

    一定是太宰先生做了什么手脚才会上来就这种不友好问题吧!公布问题时候不只是台下观众,连主持人脸色都变了。

    这种数学专业大学生都觉得棘手,还必须在一分钟内从四个六位数加三个小数点选项里挑出答案,正常人哪里做得到!看起来那些数字都一模一样好不好!

    中岛敦心里在哀嚎,含泪点头:“是,我确定。”

    “那么,您是要拨打谁电话呢?是武侦社社员,难不成是求援于那位传说中名侦探江户川先生吗?”

    主持人刻意凑近,缓缓吐出这些词汇,而台下工作人员早就接到了暗示,纷纷打出了‘场外救援,世纪名侦探江户川乱步疑似登场!’类似宣传语,瞬间霸屏了所有社交网站,直播画面上也打上了这种宣传。

    江户川乱步在日本,甚至在国外都颇有名气,他解决过案件不计其数,是推理爱好者偶像,就算是路上随便问一个人,十个有八个都听说过他名字。

    超高人气瞬间让这个节目收视率达到有史以来最高峰,主持人听着耳麦传过来信息,笑得嘴巴都要裂开了。

    中岛敦不知道他们操作,而节目上规定了不许向对方透露他们直播消息,按下了开关,五面透明隔音玻璃将中岛敦围起来,他在里面说话,还有电话那头人声音都会清晰传出外面,而外面声音则不会传进去。

    在这种压力之下,还有其他人起哄之下,中岛敦还是鼓起勇气说:“不,不是给乱步先生打电话。”

    主持人有些失望,“你确定吗?虽然这种数学问题可能不是乱步名侦探擅长领域,但唯一能够帮助你,还是在一分钟时间解答出来,也就只有那位天才人物了吧?”

    在问题出现时候主持人都认为后台出了乱子,很有痛骂他们一顿冲动,若不是面前是武侦社成员,他都想直接换个题目了。不过即使得到了让他失望答案,还是神色不变继续询问:“那你想要求助谁呢?难道是比乱步名侦探更加聪明,不,真有那种人才奇怪呢,是专攻数学高材生……啊,说起来你们会社国木田先生以前也当过数学老师。”

    抛出这个后,总算稳住了后台下降收视率,毕竟国木田独步名气也是很高。

    看中岛敦又摇头,主持人觉得头发都要掉了,忍耐着询问:“那么可以请问,对方是谁吗?是关系很好人吗?是什么样关系呢?”

    被问到这个,中岛敦明显慌乱起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脚和脸都通红一片,他在主持人眼睛发亮越加逼问下,挠着滚烫脸颊说:“是,是我憧憬人。”

    “哦~~~”仿佛知道了什么大八卦,场上场下一阵骚动和大家心知肚明窃笑声,而对外宣传火速换上‘让武侦社人虎也恋慕数学天才!神秘人物即将登场!’这样涉及少年爱恋,亘古不变会让人忍不住注目话题。

    武侦社从来不会传出什么花边新闻,可能是内部阳盛阴衰缘故吧,与谢野晶子也是个非常强势之人。人好奇心和八卦是不会停止,因此这种话题瞬间又让收视率涨了一波。

    就连猎犬基地里,正在部队食堂里提前进食午餐军警们,也看到了顶上几个大屏幕上播放这个直播节目。武侦社地位特殊,比起其他节目他们会更加关注有关话题,然后一些八卦人也在窃窃私语着。

    条野吃着咖喱饭,忍受着对面豚骨拉面配沙拉酱那种挑战嗅觉暗黑料理,和旁边大仓烨子闲聊:“我入手了十张哦,每张专辑都十张,小朋友最近在筹备v精装版呢,要求很严格让公司负责人都朝我吐苦水了。”

    “小羽在工作方面严格认真不是好事吗?是他亲自导演吧,还录用是一些普通人,没有让有知名度人参与,是变相想要帮助那些边缘人士吧。”大仓烨子听到条野说起这事时候还有些吃惊。

    “这个年纪人赚了钱最先想到竟然是做慈善吗?不只是孤儿院,还准备成立一个残疾人基金会,这次精装版专辑还要先捐款给儿童先天疾病救治会。小羽是天使吗?是天使吧!”

    已经彻底成为飞羽后援会一员大仓烨子,如此感叹出声。

    铁肠对飞羽名字素来敏感,他与有荣焉说:“飞羽确实是天使,天真无邪,他心一定是金子做。不,金子都不足以……”

    “安静吃饭吧你!”大仓烨子一把将他头按进面碗里,“搞什么啊,谁想从你口中听到这些话啊,很让人火大!”

    谁夸奖飞羽都行,就这个把人家好孩子扒拉碗里,还天天不知廉耻顶着脖子上吻痕家伙不配!每次看到那碍眼红色痕迹都有将末广铁肠给扔进刑讯室来一整套酷刑冲动。

    而顶上电视,适时传起主持人抑扬顿挫声音:“啊——说出来了!能够解救人虎少年高材生,是高材生还是普通人呢!那都不重要,让中岛少年遇到困难第一个想要求助,少年人青涩又美好青春爱恋,那位神秘人名字就是——小羽!”

    刚从碗里抬起头铁肠,愣住了。然后,同样对这个称呼格外敏感两位同桌人,也都愣住了。

    不、不会是他们想那个人吧?等等,这个人虎资料上确实是写明了和飞羽来自同一个孤儿院啊!

    猎犬人都对武侦社所有成员资料都熟记于心,何况是之前造成了公共设施损坏被通缉,又被武侦社保下来月下虎异能力中岛敦。

    铁肠面色严肃回头,目光森然盯着屏幕上那个开始拨打号码中岛敦。呼吸加重,心跳加速,握紧腰间刀。

    想翘班去电视台砍人怎么办?哪里来臭小子,发型和衣品都引人堪忧,衣服加起来价值还比不过他每天给飞羽做一顿饭花食材费多!

    就你也想跟陨石斩一战吗?!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