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8章
    休完婚假归来的末广铁肠,有眼睛没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他的心情很好,明明还是以前那样总是冷着脸琢磨不透的样子,却仿佛看到从他脸上和背后开出的细密的小花。

    “雪中梅具现化了吗?”这是共处一室,在交流新任务情报的条野采菊的吐槽。

    尽管他没有视力,但……

    “呼吸声和心跳声都太吵了,还有请不要在上班前做那种事情,您不会以为我的鼻子跟普通人一样闻不出来那种气味吧?”

    说实话条野采菊并不想和讨厌的同僚聊起这种带着某种颜色的话题,然而事情要分情况,与其憋着不说任由他持续长久虐待自己的嗅觉,还不如一开始说清楚。

    毕竟末广铁肠是个你不跟他明说,他就完全没有自觉的人,被迫害多年的条野采菊也算掌握了一点与对方沟通的技巧。

    “条野是不会懂的。”搭档仿佛回味着什么,就连声线都比平时轻柔一些。

    有点恶心。温柔的幸福的铁肠先生,简直让他浑身鸡皮疙瘩都在欢快的起舞。

    “我知道您对小朋友很满意,就当我求求您了,请克制一点。最低限度,给我洗一个彻底的澡再出现在我面前。还有小朋友现在还在发育期,请顾忌一下对方的身体。”

    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转移话题。“立原君的档案已经洗干净了,下个月就会按照计划进入横滨加入港口黑手党,虽然他是新来的并没有深入太多猎犬的工作,但该交接的也是不少。”

    条野采菊撇了撇唇。“好几个月前已经递交过请求扩充人手的申请了,部队里就选不出一个合格的人选吗?”

    猎犬是隶属军警特殊镇压作战部队·甲分队,也是全国最强特战部队的名称。他们专门负责针对特殊能力者的各种重大国际案件,诸如阻止北欧吸血种的感染暴发、非洲异能政权虐杀平民、歼灭某小国10万人狼异能实验体的作战等等……

    猎犬都是一人能抵挡一支军队的异能力强者,身体接受过异能技师的改造,尽管要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手术才能避免身体腐烂,但手术的好处显而易见,所有人的身体素质都显著的拔高。

    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是区别于人类的另一个物种。

    可就是这么一个强大的作战部队,人数一直都维持在个位数,在即将被派到港口黑手党担任卧底的立原道造之前,猎犬仅靠4名成员已经支撑了多年。

    “不忙的时候闲到发霉,忙起来十几天不眠不休也正常,虽然福利待遇非常好,特权多多,可还是……想要有新人啊。”

    末广铁肠平静的戳穿他的真实心思。“你只是想多个使唤的人吧,因为立原要离开了。”

    “您这种毫无艺术细胞和生活情趣的人怎么会懂,立原君这个职业吐槽役离开部队后,吐槽这项重任就交到我身上了吧,我并不擅长这种事情。”

    “不吐槽不就行了?”

    “所以说您完全不行啊!”条野采菊拍了下桌子,指着自己的脑袋炮火对准了搭档,“部队里除了我和立原君是正常人外,其他人都槽点满满吧!要是不宣泄出来的话日子完全没法儿过。”

    “不。”末广铁肠想也不想的说,“就算没有这些,只要有飞羽我就能过得很幸福。”

    条野采菊:……

    末广铁肠:?

    一分钟后,条野采菊双手托着下巴,神情颓废。“说吧,您到底想要跟我商量什么事情。”

    “不是还有工作……”

    “搞清楚一点,我们这对搭档负责指挥发号施令的人是我,根本不需要您发表任何意见。明明以前都一直接受这种职能分配,却在今天与我说要一起商讨公事,显然是别有所求吧。”

    “不愧是条野。”末广铁肠真心的夸奖。

    但条野采菊似乎看上去更累了。“有话快说,别再用心跳和呼吸汗液来虐待我的耳朵了,也请放过您的鞋底吧,快被脚趾抠出洞来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末广铁肠端坐在椅子上,认真的说:“我给飞羽预约了明天上午的心理辅导,想请条野先生在旁边看顾一下。”

    条野微微皱眉:“他这种创伤后的心理问题很常见,按道理还不用让您如此小心应付的程度,心理医生是我们军警本部的,业务方面的能力在国际上也很出名,您不也领教过的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觉得这件事比想象中严重得多。”末广铁肠说道。

    在从立原那知道飞羽的问题后,他这段假期就一直与他形影不离,虽然飞羽一直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但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一点问题。

    似乎,飞羽在有意识的隔离与外界的接触,仅愿意生活在自认为安全的小圈子里,不主动与他人接触,也不主动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条野愣了愣,手指抵着下唇思索了一会,轻声道:“原来如此,直觉吗?确实您的直觉有时候灵验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他站起身收拾面前的报告书,一边整理一边说:“行吧,小朋友挺有趣的,我也不介意帮这个忙。记住了,是您欠我一次。”

    椎名家,趴在床上看着电脑屏幕的椎名飞羽还不知道铁肠给他做的安排,他神情专注的敲打着键盘,在完成一个段落后,懒懒的伸个腰,顿时一脸扭曲的缩了回去。

    “那头……野兽……”

    他咬着牙低语着,也不知道是在骂谁,因为牵扯到酸软的地方眼角还含着些许泪花。像是失去梦想的咸鱼,把脸趴在枕头上,机械性的揉着腰部。

    滴滴的信息声让他微微抬起头,点开sn窗口,显示着来者的新信息:

    bjd之家:你猜对了,科里恩特科技公司今早宣布破产,高层与政客的贿赂来往信息外泄,相关人员已被收押等待清算。

    bjd之家:买新电脑了?防御性能不错。

    椎名飞羽看得一阵无语,啪嗒啪嗒的用两根手指敲打回信。

    飞了秃了:请不要任性的入侵我的电脑,上次你把网吧的系统入侵后,我吓得以为自己要赔一大笔钱。

    飞了秃了:不是你能力不足,是你懒得往这方面拓展思维吧。比起专业性,是你赢了。

    那边的人的来信即时传来,让椎名飞羽都以为对方是不是特意坐在电脑前等着他。

    bjd之家:人类绝大多数傲慢又愚蠢,没有观察的价值。正因为你专业性不如我,能够猜到科里恩特股暴跌,是凭借着什么手段呢?

    bjd之家:你对金融毫无兴趣,不是股民,不阅读此方面相关的书籍,是个连基本术语都一知半解的门外汉,却能够精准的预估这个星期股市的涨跌。

    bjd之家:五天前法国爆发了一次罢工游行,抵制里森议员同意将郊外一处废弃厂区卖给科里恩特科技公司控股的化工厂公司,理由是化工废料会注入厂区附近的河流污染环境。

    bjd之家:凭借这一条猜到科里恩特股会跌停破产清算的事情吗?理由?逻辑?你从中读取出了多少额外的情报?

    飞了秃了:……十万个为什么?

    飞了秃了:我该庆幸用日文聊天的你语句更为简略吗?不用像之前那样一大段一大段的英文晃瞎我的眼睛。

    bjd之家:我也没想到你也是日本人,还是个18岁的未成年(笑)

    飞了秃了:我有截图,报警抓你哦,你个侵犯**权擅自调查他人信息的现行犯(笑)

    bjd之家:……

    bjd之家:确实有入侵你的电脑,在知道是网吧公用系统后就停止了。至于调查……(笑)没必要,你暴露的信息够多了,要更加注重斟酌言词啊(鄙视)

    飞了秃了:你的关心可真难懂,不就是一星期没上sn

    bjd之家:没有关心

    飞了秃了:我上个星期结婚了,你懂的(笑)

    bjd之家:……同情那个人

    飞了秃了:???

    bjd之家:发自内心深切的同情,如果你的先生哪天有需要,我可以免去他的委托费

    飞了秃了:原来如此,你是侦探啊

    bjd之家:来工作了,下次再聊

    椎名飞羽看着对方暗下去的头像,撇了撇唇。名为‘bjd之家’的网友是他上个星期在推特上的一个益智解谜答案征集活动认识的。推主是哈佛大学的数学系博士教授,自己弄了个无比复杂的数学谜题,并号称不会有人能解答出来。

    这名教授在圈子里很有名字,所以被顶到了很前的位置,恰好是他登录后就能在主页看到推送。

    下面有个人解答出来了,但答案不是数字,而是英国的一个地名。

    对方受到了世界各地的网友群嘲,那个博士教授没有回复,而是一个劲的问还有没有人给出其他答案。刚巧他那时在网吧电脑上刚完成网课作业,离下机还有一点时间,就参与进去。

    他先是肯定了那个地名正确性,指出这名数学教授是利用其社会身份混淆他人的认知,若真的按部就班解答数学题是不会有答案的,相反的将数学符号拆去,单独提出数字,可以轻易的得出经纬度,该经纬度所在位置就是前面那位网友得出的地名。

    这个答案得到了数学教授的认可。

    而也因为这样,他第二天上线的时候推特就被一个陌生人加了好友,拒绝了十来次对方也不放弃,无奈他只好通过验证,然后莫名其妙加了sn号,多了个喜欢拉他讨论各种烧脑问题的高智商网友。

    他打开推特刚瞄了一眼,眼神凝固住了。

    页面主推的是一条寻人启事,有人集资用钱砸上了首推,但寻找的并非亲朋,而是一名街头歌手。

    重金求这位小哥哥的消息,他是在名古屋商业街的一名街头歌手,我和朋友每天晚上都会去听他唱歌,绝赞的听觉盛宴。这一周他一次都没出现过,很怕他出事了,如果认识的话请告知一声,至少知道他还好好的。s:小哥哥换地方了吗?请告诉我您现在在哪里表演,我们一定会去听的!

    附赠一条十来秒的录制视频,因为戴着墨镜加上是夜晚的缘故,面相有些模糊,但他一手弹着吉他一边对着麦演唱的声音,还是能够清晰的传出来。

    下面是炸开锅的一串回复。椎名飞羽冷眼扫过,有一起与推主寻求他坐标的,也有声称被他的歌声吸引的,更有一些自称星探的人也在打听。

    椎名飞羽心里毫无波澜,关掉了页面开始处理推特的私信,在回完最后一封之后,他伸了个懒腰。

    公寓很大,因为新入住的缘故还缺少了一些生活气息,他缩了缩脖子将自己藏进被窝,被子盖住脑袋,在黑暗之中无意识的用手指抠着键盘,双目无神。

    太空了……

    也太冷了……

    铁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脑海里逐渐被铁肠填满,突地让椎名飞羽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与恐慌。

    他似乎太过在意那个男人了。是雏鸟效应吗?这种思念根本不正常吧,他不是那种会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

    如此纠结过后,他起身去换出行的衣物。

    现在紧要的人身保障已经处理完毕,还是需要回孤儿院报一声平安的。想起那位铁血无情又心思细腻的院长,他心里有些不自在。

    为了不被人发现秘密,加上分析过原身的行为模式,想短时间内粗暴割裂他留下的交际关系是不行的,还是要慢慢来。

    ※※※※※※※※※※※※※※※※※※※※

    飞羽:我挺喜欢直觉系的,因为他们的行动很多时候都无法预估哦

    铁肠:这样啊~(_)~

    条野:真是不得了的小朋友呢

    ————

    感谢在2020-12-2317:52:47~2020-12-2521:44: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某熊2个;九点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某熊10瓶;南里7瓶;细雨轻飘5瓶;葡萄不带籽2瓶;浅夏凉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