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文豪堆里当首相 > 正文 第7章
    回家时已经晚上十点多,末广铁肠快速整理着买来的东西,左手的无名指上钻戒在闪闪发光。椎名飞羽看了一会,走进房间的浴室做准备。

    他在浴室里瞪着镜子许久,隐忍的掏出挎包里的塑料袋,里面装着方才去药店买的东西。

    两个人听着导购员介绍了一大通,最后还是按着推荐买了,从塑料袋掏出液体清透吸收性良好的润滑液,还有……

    椎名飞羽看着方盒子闪亮包装上那个尺寸标签,双眼瞪直,捂着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表情,心情乱得一团糟。所以他挑了个最大难度的对吗?

    他心里有点希冀:铁肠一定会的吧,听说第一次会痛呢,有经验的话那我就轻松了一些了……

    “不行啊,那家伙怎么看都是个童贞。”他痛苦的蹲在地上,内心极为动摇。

    他恨不得回到几个小时之前,打死一个劲瞎撩的自己,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社会的险恶。

    该来的总是要来,终于到了新婚夜晚最重要的时刻,两人乖乖的跪坐在卧室的大床上,你看我,我看你,僵持了好久谁也没敢先动。

    已经对铁肠的性子稍微有理解的椎名飞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问:“铁肠你……一定懂的对吧。毕竟比我大,而且你喜欢的也是男性,一定有过经验的吧。”

    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抖。

    然而他失望了。

    末广铁肠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瞳孔收缩,摆着手情绪激烈的大声道:“怎么可能,这种事情结婚后才可以做吧!”他深吸口气,鼓足勇气的抓起椎名飞羽的手,深情的道,“而且我喜欢飞羽,并不是因为我喜欢男性,是因为飞羽是男性才会喜欢男性的。”

    母胎单身,从未有过恋爱神经,也是是飞羽的出现才会让他想到成家这一条路,否则估计也就是单身一辈子奉献给国家的命运了。

    “飞羽……你不高兴吗?”铁肠不确定的问。

    椎名飞羽含泪的摇头,声音都在发抖:“不、感、感动……”不敢动qaq

    铁肠觉得有点奇怪,他想不通哪里奇怪,抛去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硬着头皮说:“我、我今天回来前问过医疗部的医生了,也、也稍微查了一些资料,大概知道怎么做……”

    “这样啊,大概啊……”内心绝望的椎名飞羽,努力了还是笑不出来。他缩了缩脖子,他是真的怕qaq

    那么大根锥子,肚子真的不会被捅穿吗?

    “不如……”椎名飞羽咽了下口水,想说不如下次吧,但好像对面的人误会了。

    他摆出年长者的稳重,体贴的道:“不用害羞的飞羽,这是人生必经的过程,条野先生跟我说了,新婚第一天的体验好坏关系到我们未来是否能够幸福,一定要非常慎重,而且他说了飞羽这个年纪总是对这种事很有好奇心,我要是退缩的话你会讨厌我的吧。”

    椎名飞羽面上没有表情,脚趾头已经蜷缩,内心里开始疯狂的殴打想象中的条野先生。

    ——在说什么多余的话啊!你这是在报复谁啊条野先生!!

    “那么,我们开始吧。”铁肠又深深吸吐几次呼吸,像要面临大型战场一般,不仅表情非常的严肃,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掷地有声,显然是做好了相当的觉悟。

    椎名飞羽:……

    猫猫慢慢后退jg

    狗狗试探的踏步jg

    猫猫被困在死角,含泪埋头jg

    狗狗瞄准机会猛扑jg

    椎名飞羽悲痛的闭上眼睛,心一横的主动抱住铁肠的脖子,双唇微嘟的贴了上去,却没想用力过猛,他捂着发麻的牙齿瑟瑟发抖,嘴角多了块撞出来的淤青,疼痛让他的眼里快速的分泌出泪水。

    “飞、飞羽你怎么样,要不要去看医生。”旁边的男人还在一个劲儿的火上浇油。

    见没有回音,末广铁肠更加担忧了,在想着是不是要即刻抱起来冲去医院时,胸前的一簇长发被揪住,人也被拉得栽下去,椎名飞羽眼眶含泪,翻身坐到他肚子上。

    男人看着身上的少年,还一副困惑的模样。这让少年的火气更盛,年少气盛最终还是盖过了羞臊和害怕,他口不择言的说:“末广铁肠,你在这方面真是靠不住啊!”

    他埋头眼里含着泪花,气呼呼的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扯对方的衣服。就不信了,他椎名飞羽还能栽倒在这种事情上面不成。

    专注于此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他的话彻底点燃了某人的火焰,手下的动作还没开始多久就被一个拖拽,仰躺着被压在身下。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上方呼吸不稳,忍得脖子都冒出青筋的成年男性,被这种侵略性十足的气势所压倒,没法儿做出反应。

    他的腿部根源,贴着炽热到让他觉得要被烫伤的温度,仿佛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危险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逃跑的念头。连施行的机会都没有,上方的男人已经俯身,狠狠的吻上去,没有经验只知道横冲直撞,像猎人一样强硬狠厉的夺取猎物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椎名飞羽觉得自己要死于窒息。

    “对不起,飞羽……”脸上布满细密汗水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歉意的微笑,眼神却犀利得像夜间发狂的猛犬,让人在这种注视下避无可避。

    他重重的喘息着,沉声道:“接下来,可没有那么多余韵让你休息哦。”

    灯光将室内照的恍若白昼,大汗淋漓的男人将少年锁在下方,泪眼朦胧之际,虚软无力的少年看着上面这个,明明已经忍耐到极致,放出狠话,却还是在控制着不要失控的男人,有些发怔。

    他喉结微滚,伸出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卑微的祈求着:“我是第一次,您要温柔一点啊……”

    无自觉的必杀一击,刺激得上头的人双目瞬息通红,喉咙发紧,身体也紧绷得恍若钢铁。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得多,一开始有些不适应,找到诀窍后,到最后就全然放开,呜咽咕啾的含糊音节和密集鼓噪的心跳声让五感都变得格外的敏锐,热得像在沙漠里奔跑,又如浮水的鱼儿那般轻快。

    打开的身体,放大的感官和自由肆意的驰骋都把理智拉入了一个失真的幻境里沉浮。

    人的灵魂重重的被掠夺,飞到高空又猛然的拉扯下来,带回现实,惊叫狂呼到最后,化为了呜咽的啼鸣。

    从夜星点点到天光乍明,光让身处其中的人无所遁形,所有的秘密都被人清楚的纳入眼底,拉入狂乱的旋涡之中。

    直到一方受不了了,另一方还在无度的纠缠着,嘶哑的嗓子再也发不出声,才缓缓的迈入终结。

    第二天中午,主卧室的大床上,淡蓝色的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日光下闪耀出斑驳的彩光,纤细又白皙的手臂仿若经历过什么样残忍的虐待,光洁细嫩的皮肤上红痕斑驳夹杂着稀疏几个牙印。

    他挣扎着颤抖着手,举起啪的拍在床垫上,似乎努力的想从魔窟里爬出来,却被另一只同样位置戴着戒指的手无情的拽了回去。

    少年的嗓音早就哑了,艰难的推着面前的胸膛。“不、不要了…真的…”

    这是欺诈!说好的纯情正直好青年呢,你还能一夜变异的吗?!你是狗吗?你是吃人吗?比书上写的还要夸张啊!

    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没被享用过的他,欲哭无泪。他脏了,没救了,这家伙要是敢不负责,他得找根面条上吊。

    比起身体疲乏精神低迷的椎名飞羽,另一个人可是精神多了,双眼亮如明日,皮肤光滑一副吃饱喝足的餍足模样。

    他抱着怀里的人,像抱住整个世界般那么温柔又有力。

    “飞羽,我们会一辈子幸福,白头到老的。”

    怀里的少年动了动,略微复杂的抬头看着顶上那个信誓旦旦的青年。他慢慢的眨了眨眼,掩去眼里的些许愁绪,整个人挨在他怀里。

    “飞羽?”

    “那……你可要努力不要死掉啊。”趴在青年怀中的少年,低低的说,“军警……很危险的吧,这个世界……很危险的……一定要好好活着回来见我呀……”

    末广铁肠怔了怔,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将对他而言体重近乎无的少年扒拉进怀里,双手放在他的脸侧与之四目相对。

    青年许下了生命的承诺。“一定会活着的,为了飞羽也会保重自己的性命!”

    椎名飞羽无言的看了他几秒钟,吸着鼻子呜咽着点头。“知道就好……还有,腰好痛qaq身上黏糊糊的好不舒服qq小铁是野兽啦野兽tat我要瘫痪了吗我要死掉了吗我的肠子先生还好吗t~t”

    方学会走路的猫猫,刚踏出窝就被狗狗逮住叼走了,打又打不过,跑更跑不过,神惨。

    椎名飞羽:……qaq异能改造过的异能力者,恐怖如斯,我错了……

    经过这一次,椎名飞羽再也不相信什么田是耕不坏,牛先坏的说法了,他这块田估计得休养生息很久才能派上用场。

    只是他低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在被娴熟的手法涂过药膏按摩过全身再泡个热水澡,在夕阳刚下的时候,椎名飞羽除了嗓子哑一点,已经能正常走路,就是总觉得后面空落落的身体好像比脑子先一步记住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他与末广铁肠的身高相差十多公分,站在一起刚好在对方鼻骨的位置,此时窝在对方怀里还很合适。相比于身体强壮的男人,椎名飞羽可说是弱不禁风,两个人看着电脑屏幕上给出的约会场所排行,在纠结。

    “游乐园?”铁肠问。

    被飞快的拒绝。“不要,幼稚。”还很嫌弃。

    “公园?”

    “看那些宠物猫狗拉粑粑吗?”

    “有一个星期呢,要不去旅游?”

    “为什么一定要去玩啊,待在家里不好吗?”居家属性的椎名飞羽很是不解,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浪漫性子,就算去夏日祭看烟花,估计也是看着看着就肚子饿了去摊子上觅食。

    末广铁肠的兴趣只有训练和战斗,现在要加一个椎名飞羽。

    而椎名飞羽就更简单了,学习。但凡他不擅长的领域,都愿意去学一学,能拿着一本书在图书馆泡一个下午还意犹未尽。

    两个人神游天外的想着怎么度过这一星期,突地末广铁肠兴致勃勃的将头抵在椎名飞羽的脑袋上,手指伸在他肚脐上画圈圈:“那不如我们……”

    “我拒绝。”

    “……我什么都还没说……”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本能告诉我绝对不行,身体说它要休息,你的肾也在说它要休息。”

    男人委委屈屈的应了。看他这垂头丧气的样子,椎名飞羽非但没有心软,反而噗嗤笑出声来。

    他依偎在他的怀里,仰起头和对方交换了个深吻,模仿着电视里法式热吻的模式。

    铁肠的唇很薄,刀刻般的弧度。是个寻常时刻总冷着脸,他人第一印象会觉得难以应对之人。这样的人向来活得很有自己的主见,意志不会被他人三言两语所转移。

    也正是如此固执的人,当他品味到爱情滋味之后,被捕捉的猎物就再难逃脱他的爪牙。

    所以椎名飞羽放松身体,任由着对方蠢蠢欲动的将他压在沙发上,捏着他的下颌更深层次的亲吻着。

    异能力者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性格扭曲,没有例外,他们可以坚持自己在大事大非上的原则,私底下各有各的个性。

    这一点椎名飞羽早有听说,所以对于这样一个人,他反而能没有忌惮的表现出真实的一面。

    不是毫无保留,但也不用事事那般谨慎,察言观色的生活。

    他难耐的呼了一口气,喘息加重,对埋在他脖间啃咬的男人轻声道:“我今天比昨天更喜欢你了哦,铁肠。”

    没有归所的自由散漫的野鸟,也会愿意为你收敛羽翼。

    ※※※※※※※※※※※※※※※※※※※※

    被省略掉的大概就是:

    “你舔哪里啊,你是狗吗?”

    “软软的,甜甜的。”

    “再吸也不会有东西出来的,你够了啦……”

    “别哭别哭,书上说了这个时候不能哭的。”

    “你看的书跟我看的一定不一样啦,你还咬我qq”

    “那、我我轻一点咬。”委屈巴巴jg

    “委屈的是我才对,快点进来快点结束啦。”踢。

    “男人不能说快!”正经。

    “……呜哇够了啦怎么样都行,都舔了两个小时了你是在吃人吗qaq”

    “飞羽什么地方都很好舔啊,香香的。”

    “不可以……不要总是那里,想要亲亲……”

    ————

    然后,虽然飞羽现在还没有想起自己的异能,但确实是异能力者来着

    所以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好很多(笑)

    康复能力也是(大笑)

    ————

    感谢在2020-12-2223:58:55~2020-12-2317:52: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某熊、山楂小仙女10瓶;是荀彧不是苟或5瓶;浅夏凉忆、魔性的兔先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