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日本花式作死 > 正文 第46章 远山组(2/2)
    身处混战之中,远山澈的目标依然明确,一边挥拳打翻敌人,一边急速寻找着田中贵木的身影,他此番前来,是来算账的。

    森野直人瞥了他一眼,便猜到了他在找谁,冷声说道:“田中在楼顶,佐佐木在跟他单挑。”

    远山澈有些难以置信:“单挑?佐佐木哥他?”

    这不怪他吃惊。

    因为在他一直以来的印象中,佐佐木仁就跟单挑这词搭不上半点关系,高情商的说,他理智精明,手腕老辣,低情商的说,就是个老阴逼,跟人动手能群殴就绝不含糊。要是换作森野直人,远山澈倒是不会太意外。

    “是啊,我也是很久没看到那家伙意气用事的样子了。”

    说着话,森野直人推了他肩头一把,远山澈没防备,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几步,下意识回过头。

    他淡淡说道:“你还有事要去亲自了断吧?那就去吧,这里有我们在,不用担心。”

    远山澈愣了愣,旋即重重点头:“是!”

    “远山,佐佐木那家伙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远山澈大声应着,头也不回地冲向了仓库大门,挤过人群,飞奔似的冲了上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森野直人忽然想起了什么,烟瘾有些犯了,旁若无人般从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

    他之前跟远山澈说过,这次跟黑木组的交锋,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多看着,学着点就行了,他还年轻,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远山澈首当其冲被卷入了冲突之中。

    但现在看来,这似乎未尝不是件好事,对于某些人来说,经历过货真价实的危机,反而会成长得更快。

    “至于你们……”

    森野直人转过头,冷着脸,望向了那些同样想冲进仓库的黑木组成员,抄着手中的水管蹭过地面,拨开灰尘,划出了一道鲜明的直线。

    众人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面前这个身上纹着狰狞般若的男人,那双冰冷的眼神,似乎在无声警告着他们,最好不要轻易跨过这条线。

    ……

    远山澈一口气冲上了仓库楼顶。

    空旷的天台之上,夜风冷冽,从耳边呼啸而过。

    看到远山澈,正在激烈搏斗中的佐佐木仁和田中贵木,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远山,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佐佐木仁忍着疼,哈哈一笑。他本来就长得胖,显得眼睛很小,现在左眼被打得乌青肿胀,连一条缝都没了。

    远山澈看他一身是伤,被打得相当凄惨,什么也没说,紧紧攥起拳头,径直走了过去。

    田中贵木盯着他看了片刻,粗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子再回来。”

    “当然,跟你们的账还没算呢。”

    远山澈偏过头,缓缓说道:“佐佐木哥,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这种对手,还用不着临海组的大将出手,我一个人就够了。”

    佐佐木仁迟疑了一下,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那就交给你了。”

    他确实打不过田中贵木,一对一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靠一口气硬撑下来的,现在远山澈安然无恙,他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妈的,看来回头有必要减肥了,不能再天天吃宵夜了,奶茶也要少喝点。

    见状,田中贵木不以为意,反而扬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也好,那就让我亲手解决掉你吧。”

    猛然之间,他扯下了衬衣,显露出一身矫健结实的肌肉,看上去浑厚有力,十分强壮,而他的背后,纹着一副可怖而狰狞的黑色巨龙,龙爪蔓延至了他的双臂之上。

    他可不像佐佐木仁那个胖子,身居高位后就松懈了对自身的锻炼,即便年龄确实不小了,但他的身手,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水准。

    在开战之前,田中贵木扭着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饶有兴趣地问道:“对了,修罗,你的纹身是什么?”

    远山澈也没隐瞒,说道:“应龙。”

    “应龙吗?果然,你们那位上原老爷子不是一般的看重你啊。”田中贵木啧啧说道。

    混迹极道几十年,如今身为一组之长,他自然很清楚纹身对于极道的重要性,不是谁都有资格将龙刺在身上的,而像远山澈这么年轻就获得认可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即便是他,也是在踏入极道的世界足足快二十年,才纹上了背后这一尊黑龙。

    “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背负得起,龙的重量。”田中贵木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浑身筋肉绷紧,声音之中透露着彻骨的寒意,“半路夭折的龙,这几十年来,我已经见得太多了!”

    “那就来试试看吧。”远山澈眼神凶狠。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间。

    肃杀的气氛,足以将普通人吓得腿软。

    下一刻,两人齐声怒吼,爆发出如龙一般的咆哮,快步冲向对方。

    “哦噢噢噢噢——!”

    远山澈满含怒火,将今晚憋了一肚子的气,集中于拳头之上,狠狠打在了田中贵木脸颊上,几颗镶着的牙齿随之飞了出来。

    田中贵木耳朵嗡鸣了片刻,在他记忆之中,已经许久不曾尝到过如此沉重的拳头了。

    而这个男人,还是已经经历了一番激战,身负伤势,如果是全盛状态的他,挥出的重拳又会有多么强悍?

    想到这里,田中贵木不顾牙齿渗出的鲜血,狰狞一笑:“有意思,难怪我那帮手下不是你的对手,修罗这个名号,跟你确实很相配!”

    “不过,还是我更强!”

    他动作迅猛,一拳痛击在远山澈的腹部,趁他吃痛屈身,反手一肘子,狠狠砸在了他背上。

    “唔!”

    远山澈脸色陡变,剧烈的痛楚,几乎令他站不稳脚步。

    他咬紧牙关,拦腰抱住了田中贵木,一路猛撞,将他整个人摔了出去。

    跨坐在田中贵木身上,他眼神凶狠,不断地挥出重拳,每一拳都使出了全力,即便拳头迸裂,溅出鲜血,依然没有丝毫停留。

    田中贵木极力抵挡,找到一丝机会,一脚将远山澈踹开,紧接着迅速爬了起身,大吼着再度冲了过去;而远山澈也毫无畏惧,此刻的他确实几近力竭,体力十不存一,buff也已经结束了,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然没有撤退可言。

    必须有一个人倒下!

    两人贴身互殴着,互相拳脚交加,战况犹如狂风骤雨般激烈。

    强烈的痛感刺激着田中贵木,使得他的脸庞异常扭曲,伴着污渍和血迹,看上去无比渗人。

    他嘶声道:“哪怕你再有天赋,但在极道的世界里,姜还是老的辣,我背负的东西可比你沉重多了,年轻人,你是不可能打败我的,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说罢,他榨干最后一丝体力,全速冲刺,使出全力,由下至上,一拳打中了远山澈的下巴。

    “砰!”

    这无比凶狠的一拳,伴着闷响,瞬间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看着远山澈正面吃下这沉甸甸的一拳,脑袋后仰,身体摇摇晃晃,佐佐木仁瞪大了眼睛,死死攥着拳头,极力克制住了冲上去的冲动。

    远山澈只觉满嘴都是血腥味,脚部一阵虚浮,但最后还是跌跌撞撞站稳了。他极力抬起头来,尽管此刻无比狼狈,那双眼睛却依旧凶狠着,仿佛有不灭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是,他是还年轻,远不如北村信介、田中贵木他们经历得多,也不像他们对于自身的极道身份那么执着,都想着要爬得更高,掌握更多的权力,如果可以,他只想过植物般平淡的生活。

    但远山澈早就知道了,极道是没有回头路的,一日是极道,一辈子都是极道,只是他一直不愿承认,自己的人生早已跟极道的世界密不可分。

    而今晚发生的这些事,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没有撤退可言,只能咬牙前行。

    因为在他身后,还有兄弟们、老爹和小小姐,以及二溪、父母她们。

    他背负着的东西,丝毫不比田中贵木轻。

    “自以为是的人,是你啊!”

    远山澈大吼一声,一把扣住了他的胳膊。

    关键时刻,他还是想起来了,自己掌握的合气道技巧。

    相较于高级驾驶技术、中级剑道,仅仅只是初级的合气道,他掌握得还是不够熟练,一旦情况危急,上头了,或者是体力不足,他就用不出来,就像上次跟北村信介那一战,打到最后,他完全记不起任何合气道的技巧。

    而这一次,他扣住了田中贵木胳膊,顺势抓住他的肩头,脚步回旋,大喝一声,施展出了合气道中借力打力的技巧,天地投。

    轰然一声,田中贵木整个人被狠狠摔在了地上!

    一切归于平静!

    “………………”

    亲眼目睹着这一幕,佐佐木仁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场无比激烈的战斗,看得人是惊心动魄,双方分明伤痕累累,却谁也不肯倒下,直至战到一方力竭。

    仿佛他们之间进行的不是帮派之间的战争。

    而是,如龙之争。

    “果然,远山这小子,是值得期待的。”他不由得喃喃道。

    上一个,像远山澈这般被寄以厚望的人,是老爹的儿子,那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

    而结果,是他承受不住压力,自甘堕落,不知所踪,自那之后,临海组开始走向衰落。

    那个人唯一留下的,只有两年前,老爹亲自从外地找回来的小小姐。

    或许这一次,远山澈真的能带领临海组,走向不一样的世界。

    “田中已经败了,是黑木组输了,你们赶紧投降吧!”

    佐佐木仁看着昏迷倒地的田中贵木,拖着酸痛的腿脚,走到栏杆边,朝楼下大喊了一声。

    而楼下两边人手的混战,临海组本就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少黑木组成员都开始溃逃,少数还咬牙坚持的人,听了这话,终于是失魂落魄地低头了,纷纷弃械投降。

    过没一会儿,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警笛声。

    “还是被找到了啊。”佐佐木仁点了根烟,慢悠悠地抽着。他们和黑木组都不想招惹警察,所以这一战,专门挑在了这栋废弃仓库开打,不过看来还是闹得太大了。

    他吐了口眼圈,浑不在意地收回了目光。

    这种事以前没少应付,算不了什么,反正没有卷入平民,纯粹是极道之间的战斗,回头稍微打点一下就行了。

    跟这一战彻底击溃了黑木组势力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远山澈疲惫地躺在地上,胸口如气箱一般,剧烈抽动着。

    呼……真是累死了。

    “辛苦了,要来一根吗?”佐佐木仁叼着烟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好。”

    远山澈想了想没拒绝。

    打完架抽一根烟,似乎很有逼格,小栗旬都是这么演的。

    不过等佐佐木仁点了根烟,放在他嘴里,远山澈才抽了一口就狠狠呛到了。

    “咳咳咳!”

    佐佐木仁顿时哈哈大笑:“你小子也太逊了,真是帅不过三秒!”

    不过他笑得太开心了,扯到了被揍得淤肿的嘴角,立马疼得龇牙咧嘴。

    远山澈乐了半天,绷紧的神经,这才慢慢放松了下来,他大字型躺在地上,仰望着无边无际的夜空。

    深夜3点10分,临海组与黑木组之间的极道冲突,正式结束。

    这一战,最终以临海组的胜利画下了句号。

    ……

    一转眼,过去了一周时间。

    在这期间,关于临海组和黑木组的极道战役,传得是沸沸扬扬,整个北海道都几乎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随着警方的到来,加上临海组干部的配合,场面很快得到了控制,就是附近医院被挤得人满为患。

    事后,临海组收到了警告,接下来警方会对他们密切关注,最好别再乱来,而佐佐木仁等干部,人前点头哈腰,回头就当成屁放了。

    而黑木组就没那么好过了,那一晚他们倾巢而出,甚至不惜动用大量金钱雇佣了其他帮派的人手,却惨败而归,属实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有道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一时间里,黑木组以往所做过的各种黑料被接连曝光,身为组长的田中贵木首当其冲,而井川武夫也没能逃过一劫,被各路人马争先起诉,关于他和黑木组勾结犯下的种种诈骗行为都已经被警方记录在案,亟待惩治。

    失去了首领的黑木组,最终,被强制解散。

    而黑木组解散的消息,再一次引爆了网络上的热议,尤其是在那场战役之中,大展身手的临海修罗。

    据传,那一晚他独自一人击溃了黑木组大半精锐,又亲手打败了黑木组组长,这才扭转了原本对临海组不利的局势。

    捎带着之前他在小樽抓捕一批穷凶极恶的罪犯的新闻,也被一帮好事的吃瓜群众给重新挖了起来。

    至此,临海的修罗这一名号,真正在道上传开了。

    而远山澈对此一无所知,因为这阵子他可谓是忙得不可开交。

    先是照惯例在医院呆了两天,而后黑木组解散,临海组全面接纳了他们的地盘,而其中一条商业街,由老爹亲自告知,划分为了他的地盘。

    属于他一人的远山组,正式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