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基建从游戏开始 > 正文 第73章 认知问题
    “新的时代在召唤——”

    早上七点,学园之城招待楼外的黄铜喇叭准时的响了起来。

    “fxxk!”安格尔抱着枕头打了个滚,试图将自己窝进床铺中心用被子隔绝掉所有的噪音,外面的歌声却愈发嘹亮。

    像是这样的黄铜喇叭遍布了学园之城的每个角落,单靠物理手段无法防御。

    安格尔哼哼着,最终还是艰难的拖过了黑色长袍。

    “不愧是学校,还真是让人想起上辈子的“美好”回忆啊!”

    当然,安格尔真正怀念的并不是什么见鬼的前世,而是自家的炼金工坊。

    他原本习惯睡到中午十一点以后再起床的。

    在魔法齿轮,如果天气好的话,安格尔中午起来会去楼下的食堂,悠哉的吃完“早餐”,并晒晒太阳;如果当天心情不好,安格尔就索性哪里都不去,用铃铛召唤招待猫帮他送一份餐点到房间里来,他可以边吃早餐,边直接开始工作。

    可学园之城无法那么随性。

    虽然雅妮女士给安格尔和他的两位高阶符文师安排了整个学园最好的房间,不仅室内宽敞,公主大床,打开窗户就对着粉色的花田和湖泊,像是度假胜地似的,但有那朵巨大的黄铜喇叭在,什么度假心情都没有了。

    最重要的是,吃饭还非常不方便。

    学园之城的伙食其实非常不错,为了照顾来自位面各地的学生们的口味,卡葛芬有十个大食堂,几十个小食堂,而且由于历史上的积累,每个食堂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在学园之城甚至可以品尝到正品的妖精甜点,龙族烤肉,水族海鲜,唯一的问题是这些餐厅遍布在学园之城的各个角落,每个距离都不近。

    这对于某些教授或者甘卡克那样的贵族来说并不算太大的麻烦,他们会让学生或者仆人为自己服务,可安格尔却没这个习惯。

    安格尔能够接受的服务程度仅限于外卖,一对一的仆人哪怕付了工资,让人家大清早的专门去给自己排队买早餐也总觉得哪里不对。

    黑袍只能委屈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

    “还是快点完成重点项目,早点回魔法齿轮去吧?”

    安格尔如此想道,伸手画了个符文,打开了学园的平面图,惯例的想要确认蘑菇(魔力基站)的施工状态。

    但看清楚平面图上的状况后,安格尔却愣了愣。

    好多红点。

    恶意的红点。

    本来这些圆点代表的是学园之城已经登陆了魔力网络的教师和学生们,其中如果对安格尔抱有明显恶意的目标,才会用红色显现出来,因为他们有违反《网络安全协议》的嫌疑。

    不过这个恶意的确认数值设定的很高。

    毕竟这个协议只是为了保护网络安全而签订的,并不准备监控对方的心理状态,因此对方的恶意只要不是【故意】【一定】【想要杀害他人】【破坏网络】,都不会飘红。

    一夜之间有那么多红点显然是不正常现象。

    作为主策,安格尔还是很冷静的:“……昨天晚上服务器宕机了吗?还是将玩家数据抽回了三个月前……不对,三个月我根本还没在学园之城布网吧!”

    但除了“数据抽回三个月前”,安格尔想不出其他还能让用户气愤到这种状况的情况,可魔力基站的运行状态看起来并没有出任何问题。

    “只能亲自去问问看了。”

    安格尔确认了最近的红点的位置。

    那是个单独的红点,而且位置很近,就在招待楼内,而且还在继续靠近的样子。

    安格尔当即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很快找到了红点本人。

    那是个笑容很讨人喜欢的少年,长得并不是特别帅,但外表很开朗活泼充满亲和力,不像是个坏孩子。

    安格尔看见这样的“红点”,顿时有些疑惑,他不觉得对方像是有杀意的样子。

    而在安格尔看见对方的时候,对方也看见了安格尔。

    少年立刻主动打招呼道:“安格尔先生吗?”

    “……嗯。”

    “请您去死吧!”

    少年这么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向着安格尔刺了过来。

    不过少年只是普通人而已,并无法真正伤害到一个中阶法师。

    少年当即被他自己的影子给缠住了。

    黑色的影子像是胶水一般黏着在少年的身上,将他固定在原地,一动也无法动弹。

    “所以,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呢?”安格尔向少年问道,“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去死!”少年愤怒道。

    他眼睛通红,看向安格尔的目光像是在看自己仇人一般。

    但无论安格尔怎么询问,少年都像是卡住的唱片一般,只重复着“去死”这句话。

    安格尔有些无奈了:“你这个样子,我只能对你进行搜魂术了哦!”

    “去死!”少年重复道。

    安格尔叹了口气,正想要再说什么,却听见了从楼上传来了的脚步声。

    二笔和奈尔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板!”二笔元气满满的打招呼道。

    这两位高阶符文师作为安格尔的部下,自然被安排住在了同一个招待楼,不过他们显然没注意到魔力网络上大量红点的问题,大清早的看见安格尔和一个少年站在楼梯处还有一点奇怪,尤其那少年还是被自己的影子缠住的状态。

    二笔直接问道:“这孩子怎么了?”

    “他想要……”刺杀我。

    安格尔这么回答的时候,总觉得这句话有点可笑。

    一个普通人怎么刺杀中阶法师啊?

    哪怕不是个黑袍,也是找死行为吧!

    安格尔不由顿了顿,转头看了少年一眼,却发现少年脸上的杀意已经消失了——这是连安格尔的情商都可以观察得出来的事情——少年一脸懵懂的看着安格尔和两位符文师,然后才发现自己被影子似的,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为,为什么我不能动了?!”少年惊恐的问道。

    他似乎完全忘记自己刚刚准备做什么了。

    “……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安格尔奇异的问道。

    “我,……什么都没做啊?”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安格尔接着问道。

    “安格尔·塞西里亚先生……吧?”少年说道,他害怕的看着黑袍,全然受害人的样子,“我是斯科特,学院会的干事,过来给您送资料的!我,我做了什么让您生气的事吗?”

    “老板,这孩子做错了什么了吗?”二笔也跟着问道。

    被影子缠住的无辜少年。

    冷漠的站在一边的邪恶黑袍。

    任何正常人都会在立场上倾向于无辜少年那边吧!

    而且少年的表情是真的非常害怕和恐慌,如果他不是真忘记了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就是个天才演员。

    可刚刚的杀意也是真的……

    安格尔拿出地图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代表着少年的圆点上的鲜红消失了。

    二笔则于心不忍的看着少年。

    虽然外表很轻浮的样子,二笔的同情心意外的旺盛——否则当初也不会收留看着就是个巨大麻烦的奈尔了。

    他第二次的问道:“老板?”

    “……他当然做错了,”这时候,安格尔却斩钉截铁道,“他离我太近了。”

    “哎?”

    “我不喜欢别人离我太近,最好保持一米之外的距离。”安格尔说道,他顿了顿看向二笔和奈尔,“工作的时候可以暂时通融。”

    就是说,平时有多远滚多远吧?

    二笔愣了愣,发现自家老板平时好像还真是这样做的。

    “哈哈,我们明白了,”二笔拉了拉少年,“这孩子应该也明白了吧?”

    “啊?我,我知道了!”自称为‘斯科特’的少年回答道。

    安格尔点了点头,抬起手打了个响指,斯科特身上的影子顿时落在了地面上,和平时的影子没有任何区别。

    斯科特少年却当即退后了两步。

    很难说他是在逃避黑袍法师,还是在逃避自己的影子。

    少年却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可,可是不能靠近的话,这个资料怎么办?”他拿出了手里拿着的资料夹。

    “给我就好了。”二笔向斯科特走去。

    在这时候,奈尔看见黑袍刚刚抬起了就没有放下的手指在空中绘制了个复杂的图形。

    另一边,少年正准备将资料夹递给二笔:“那么麻烦您……人呢?”

    “喂,把资料给我啊?”二笔奇怪的向着少年伸出手去。

    少年却完全没有给出资料夹的意思,好像他面前偌大的一个二笔不见了似的,他抱着资料夹,莫名其妙的左右看了看。

    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楼梯上的黑袍的时候,眼睛再度了红了起来。

    “——杀了你!”

    他当即向着楼梯上的黑袍冲了过来,然后再次被影子缠住了。

    “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二笔震惊的看着对黑袍张牙舞爪的少年,他并没看见黑袍的动作。

    奈尔则觉得自己无法视而不见了。

    他在石板上写道:“老板,你做了什么?”

    “认知改变。”安格尔说道,“我刚刚在这孩子的认知中抹消掉你们两个的存在,也就是说,他现在看不见你们了。”

    “然后再让他攻击你吗?”二笔傻傻的问道。

    安格尔用看傻瓜的目光看着他:“怎么可能?”

    “那么……”

    “这孩子刚刚就想要刺杀我,但你们出来了,他就恢复正常了,”安格尔说道。

    他像是逗狗一样,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了少年面前,少年张开嘴想要咬他,可惜够不着。

    安格尔分析道:“他好像被人施加了暗示,‘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杀死安格尔’大概是类似这样的东西吧?”

    “那个人想要谋杀这孩子吗?”二笔忍不住道。

    这话听着像是说反了,但是正确的观点。

    这是单纯力量上的差距,一个普通人是无法杀死中阶法师的,不要说黑袍,哪怕他要刺杀一个白袍,都是彻底的找死行为。

    “不仅仅是这孩子,有人似乎希望我进行屠杀呢!”

    安格尔将自己的网络面板给两个高级符文师看。

    二笔和奈尔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红点一阵头皮发麻:“哇啊!”

    “这只是登录了魔力网络的部分吧?”奈尔在石板上飞快的写道,“其他没有登录魔力网络的人会不会也是这样?”

    “怎,怎么办?”二笔慌张道。

    虽然普通人应该无法对安格尔构成伤害,但走在路上,随便一个人就可能对自己有杀意这件事本身就非常可怕啊。

    “能怎么办?告家长呗!”安格尔道。

    “到底是谁做的?!”

    学园之城的“大家长”雅妮女士看到平面图上密密麻麻的红点的时候,彻底的震怒了。

    昨天才说要防火墙,今天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整个学校早被人渗透了。

    雅妮女士愤怒道:“安格尔先生,请您放心,我立刻就彻查这件事——”

    “那倒不用。”安格尔却说道,“主要是你即使想查,大概也查不出来,因为即使是我,也没有在这孩子身上发现施法痕迹呢!”

    “没有发现……”

    “没错,我自认为对精神控制还是有些研究的,却无法在这孩子身上找到任何施法痕迹,再深入下去,大概只有搜魂术可以找到些证据了,但那是不行的吧?”

    “……当然不行!”雅妮女士紧张道。

    搜魂术对灵魂的影响太大了,一个不小心就可以将对方弄成傻子,雅妮女士当然不能允许黑袍对自己的学生下那么重的手。

    可是不给黑袍交代也不行的,雅妮女士头痛的看向了眼前的学生:“你昨晚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吗?变成现在这样。”

    “我,我没有做什么啊,”斯科特少年说道,“我只是普通的去医务室看了同学,然后到校二食堂打工顺便吃了晚餐,接着去了校办公楼打扫卫生,结束后是杂货店的晚班,在那里的休息室睡了一觉,然后早上起来去了收发室取报纸和牛奶,在发放的时候接到了学生会会长委托,给安格尔先生送资料——”

    “你过得也太精彩了吧?”雅妮女士听着更头痛了。

    如果这是一种传染病,光凭这一个就可以传染整个学校的感觉。

    “我觉得,应该和这孩子关系不大吧!”奈尔在石板写道,“虽然我对精神污染的研究也不太多,但可以在一个晚上造成如此夸张的数量,显然不是通过一个孩子就可以做到的,对方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污染渠道。”

    “固定的污染渠道吗?”雅妮女士沉吟道。

    她看了看面板上的红点,冷静了下来:“好在这些‘被污染者’是有登记的,这样吧!我先请几个白袍对全校进行精神检查,然后调查这些‘被污染者’昨天晚上都做了什么,找到他们的共同特征,也许可以找到那个‘污染渠道’。”

    雅妮女士说道这里,担心的看了安格尔一眼:“只是这样一来,比较耗费时间,只能麻烦安格尔先生尽量和其他人在一起了。”

    “或者,老板可以抹消自己的存在嘛!”二笔提议道,“就像是刚刚让这孩子无法看见我们一样,‘认知改变’,让其他人也看不见老板不就好了——哇!”

    最后是奈尔的石板敲在了二笔头上的声音。

    “绝对不行!”奈尔在石板上重重写道。

    “没错,绝对不行!”雅妮女士也说道,“也许对方就想要逼我们这样做!这样他们派真正刺客暗杀安格尔先生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察觉了!”

    雅妮女士转头对安格尔道:“请放心,安格尔先生,我会派几个保镖跟着您的!”

    ……这是我不想要的发展。

    安格情愿别人看不见自己,也不希望有陌生人跟在自己身边。

    安格尔叹息道:“我倒觉得不必那么麻烦。毕竟要一次性污染那么多人,还要一点都检查不出来,如果对方真的可以做得那么完美,何必去暗示普通人呢?直接找上我让我自杀就好了嘛!所以这应该只是个‘弱暗示性’魔法。”

    “弱暗示性?”

    “这种暗示就类似深夜的杂念似的——大家都有过这种体验吧,在凌晨最安静的时候,人会忍不住会胡思乱想,各种平时被压抑住的担忧都会冒出来,现在这种担忧只是变成了暗杀我的暗示而已——但这种担忧也非常好消除,只要在人多的时候,或者身体极度疲倦的时候,被暗示者就顾不上这些杂念了。”

    安格尔总结道,“所以,与其让奇怪的保镖跟着我,不如让所有被污染者出去跑十圈?运动起来就不会有什么想要杀人的念头了。”

    “……咳咳,这个执行有点困难啊!”雅妮女士说道。

    让所有有杀意的人都去跑圈?

    这只黑袍纯粹想要报复吧!

    雅妮女士干笑道:“就算是学园之城的城主,没有合适的理由,我也无法让所有人出去跑圈。”

    “有合适的理由啊!”安格尔道。

    “啊?”

    “我们不是商量要建造防火墙吗?在此之前,也必须进行学校的联网测试,不过在学园之城,搞塞西里亚的圣灵夜狂欢那种测试就太不靠谱了,所以我建议我们可以开个运动会,让所有学生活动起来。”

    “学园之城的运动会在九月份——”

    “不是普通的运动会,我们可以召开个飞天扫帚的运动会,以选拔运动员的名义让所有到校师生全部忙起来,也可以通过飞天扫帚的存在,让大家熟悉魔力网络啊!”

    安格尔愉悦的说道。

    看来这只黑袍已经打定主意让所有刺客出去跑圈了。

    “如果您坚持的话,”雅妮女士叹息道,“但是,您可以提供那么多的飞天扫帚吗?……听采购部门说,他们上次进货的时候,您的工坊的扫帚已经一售而空了哟!”

    “哎!”

    黑袍终于愣在了那里。

    他好一会儿才慢腾腾道:“没关系的吧……大概,我最近找到了一位看起来不错的炼金术师。”

    虽然上次的招募已经失败了,而且就算再厉害的炼金术师,在没有完全熟悉商品的情况下,也是无法做到马上生产的,但这些在万能的黑袍面前,应该都不是问题……大概。

    学园之城·校医院:

    “魔力网络真是伟大的发明。”鲍比叹息的说道。

    这孩子是沉迷上魔力网络……不,是沉迷上网络聊天了。

    据歌者所知,鲍比自登录魔力网络后,基本上就没有打开其他功能用过,而是只打开好友面板开始疯狂的加好友。

    才这么短短几天时间里,鲍比的好友数量已经突破了五百,他的面前漂浮着十几个对话气泡,几乎每分钟都有新的消息弹出来。

    神奇的是,在如此“繁忙”的情况下,鲍比不仅能应付所有人,还可以有时间帮忙歌者拿个药什么的,现实中的社交也没停止。

    现在鲍比就一边对着网络中的气泡输出,一边对歌者感叹道:“歌者先生,您当初拒绝那位黑袍先生的邀请真是太可惜了!”

    “哈哈,确实呢!”歌者附和道。

    他有五成是真心的。

    虽然不像是鲍比那么沉迷网络,在以‘游客身份’实验了各种网络功能后,歌者也觉得魔力网络确实非常厉害,如果他再年轻个几十岁,有没有魔法齿轮那件事的话,也许真会跟着对方干了呢!

    可惜歌者已经彻底累了。

    在挣扎了快一百年后,歌者已经不想再折腾了,他隐退后唯一的念头就是和妻子度过最后的时光,将他们的孩子好好养大。

    现在看见了魔力网络,如果塞西里亚城的飞天扫帚的事情也是真的,歌者觉得自己就彻底没什么牵挂了,他觉得运气好的话,也许自己可以亲眼看见魔法复兴——虽然,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歌者暗中叹了口气。

    鲍比却观察着歌者的脸色说道:“不过那位黑袍先生现在应该还缺人手吧!也许您可以在做完您的事情后,再找他应聘看看?”

    “不,我——”

    这时候,门外却响起了声音:“鲍比!你在吗?”

    看起来像是鲍比的同学又来看他了。

    ——鲍比的人缘不错,他明明没怎么受伤,但这几天都来了好几拨了。

    歌者对鲍比笑了笑,就省下了多余的话。

    而鲍比的室友已经走了进来:“什么嘛,你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本来就好好的!”鲍比有点不高兴被打断了对话,“斯科特和弗兰克没有转告你吗?我没怎么受伤,只是留在医务室帮忙而已。”

    “他们好像说了,不过那种事怎么都好了!”室友叹息道。

    鲍比愣了愣,第一次正眼看他的室友:“卡塔?你心情不好吗?”

    “我没不好,我就是——”卡塔说道,他说到一半顿了顿,不知为何看向了鲍比眼前的气泡框:“鲍比,你觉得什么是现实中,什么是虚幻呢?”

    “嗯?”

    “你现在在魔力网络中是虚幻吗?和我的对话是现实吗?你觉得哪边比较愉快呢?你会为了虚幻放弃现实吗?”卡塔问道。

    鲍比顿时觉得这位室友终于疯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会为了虚幻放弃现实,但我觉得我一定会放弃你。”

    “这样啊!”卡塔站在原地发呆了半分钟。

    在鲍比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要安慰卡塔几句的时候,卡塔将一个东西推给了鲍比:“既然你选中了虚幻,这个就送给虚幻的你吧!”

    “这是什么?棺材吗?”鲍比奇怪道。

    他其实早就注意到卡塔肩上背着的巨大盒子,他觉得这像是一口棺材,不过看起来又比棺材要苗条很多,外表也很华丽。

    但再漂亮的棺材也是棺材,鲍比并不想要:“我还活着,不需要下葬!”

    “你在胡说什么啊?”卡塔拉开盒子给鲍比看,“这是飞天扫帚!现在塞西里亚城最时髦的交通工具!如果不是最近我想要反省一下我的人生态度,才不会把他给你呢!”

    卡塔在昨天和莱布尼斯谈话后,遭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主要是对莱布尼斯那句“(你)在真正的现实中无法获胜,所以在虚假中去寻找成就感!”

    卡塔觉得自己才不是这样的,但无法反驳。

    他事实上确实觉得魔力方块很麻烦,所以选择了放弃。

    卡塔想了一个晚上,最终得到了结论:每个人的现实和虚假其实不一样的吧!

    他想要莱布尼斯服输,果然在莱布尼斯的真实上打败对方就好了吧!

    比如,数学。

    卡塔当即决定集中注意力学习,作为前序工作的,他将自己这段时间最钟爱的飞天扫帚送到了鲍比这边,想要鲍比代替保管。

    这段时间除了游戏桌,卡塔最沉迷的就是魔法扫帚了。

    鲍比在了解事情经过后,只觉得哭笑不得:“啊,我又不是永远居住在医务室了!你难道觉得我永远不回宿舍不成?”

    “也不是啦,我就是希望你帮我锁好它,无论我怎么哭着求你,也不能还给我。”

    “我是你你妈吗?!”

    “对不起,那边扫帚,可以给我看看吗——”

    这两个少年的争执中,一个颤悠悠的声音插了进来。

    鲍比和卡塔奇怪的看过去,就看见帅气的大叔一脸复杂的看着盒子中的扫帚,整个人的身体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一个小时后。

    “……他走了吗?”安格尔颤抖的问道。

    “是的,歌者先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办,”鲍比说道,他顿了顿,看着黑袍阴沉的脸色还是鼓起勇气道:“那件事显然对于歌者先生来说,比生命还重要,所以,我觉得您即使找到他强迫他也不会有任何用处的。”

    “这样啊!”黑袍失望的喃喃道。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