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绛色大宋 > 正文 第六七六节 恶心一把金人
    辛弃疾提到计划,韩绛立即表示:

    “行,我写信。”

    辛弃疾说:“不能在这里写,我们去宛城,这事要细细的研究一下,然后派一个可靠的人去执行,这事成了我相信金军的主力一定会北上,而且我们要坑克烈部一次,你说过克烈部是铁木真崛起的根本。”

    说办就办。

    三人立即前往宛城。

    不是桐柏山不行,而是这种秘密的计划一定要放在可靠的地方完成,各种地图、文书、备案等等都要有足够的信息才能支撑。

    这个计划后半段的时候,赵放也来了、孟林也来了,就连刘仙伦都加入了其中。

    一个很小的,小计划。

    可以说,是一个小阴谋。

    计划完成,辛弃疾说道:“绛哥儿,现在开始,你要在宛城所控制的范围内表面上游山玩水,给即将来到宛城的朝廷官员一个假象,我们这些人都要撤离。我呢,去见一见益公,若他能够配合,这宛城的事情就事半功倍。”

    “好,不知道宛城有什么好风景?”

    “自然是有的。”

    韩绛出游,最高兴的不是韩绛自已,而是曹家姐妹。

    这韩绛终于不用在处理公务了。

    话说十二天后,庆州东七十里。

    耶律留哥亲自到了这里,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塔塔儿部五部其中一个首领的儿子,哲哲思里,秘密北上带着大量物资,靠着黑心的金国汉商带路送到这里的陈赅。

    三人站在草原上,哲哲思里说道:“这个位置就是我选的,往南是汪古部,他们已经是半金国的部落,许多人都是金国的亲信。往北就是我们塔塔儿部,我们眼下是金人的眼中钉。往西就是克烈部,草原最强的部落。”

    陈赅问了:“怎么选?”

    “好选。”耶律留哥抽出一把刀,然后拿出一块砖一样的东西一刀挥下:“右手钢手,右手茶饼,相信克烈部边缘这些小部落肯定有愿意追随我们的,事情办成了,带他们逃往塔塔儿部,然后从我控制的金国地盘往东边逃。”

    “好。”陈赅并没有意见。

    辛弃疾研究的小计划已经完整的交给了耶律留哥,陈赅相信这位曾经辽国的皇族有办法完成这个计划。

    但!

    计划永远没有现实这么残酷。

    辛弃疾的计划只是抢劫汪古部的一个部落,而哲哲思里带着他选的克烈部所属小部落,和他塔塔儿部的一部分人,是洗劫了汪古部的一个中型部落。

    陈赅去劝:“哲哲小王子,这杀的是不是有点狠了,这么作合适不?”

    哲哲思里双手往陈赅肩膀上一搭:“你是汉人,你敬重我,和我一起喝酒,我当你是朋友。而汪古部和我们不是,我们是仇人,就算没有你的安排,若有机会我也是会杀死他们的,这是我们之间的仇恨。”

    好吧,陈赅也不打算再劝了。

    反正这事不会影响原本的计划。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第二天,就在那个不怎么有名的克烈部落内,迎来了一位客人。

    这样的打扮在整个草原都是恶梦,代表着无尽的恐惧。

    金国的扢叉千户。

    普通的士兵就享受着千户的待遇,他们全身上下的装备价格上千贯。

    陈赅脸上涂了泥,化妆成一个普通的,低贱的牧民混在人群中,佝偻着身子,却在观察着此时的情景。

    骑士开口了,带着一种无尽的威严:“规矩。”

    半数以上的牧民男女都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骑士再次开口:“为何不跪?”

    这只小部落的中一个年轻人一咬牙走了出去,他知道今天他们部落的机会,只要不死,他们就会拥有田地、财富、羊群。

    木里阿慕,他想自已,为自已的部落拼一把。

    他走上前去,打量着对方,然后开始背自已昨晚就记下的台词:“好马,听说这是辽人曾经培育的千里马,可以好几天不吃草料却能百里奔袭,可以一夜跑五百里。好甲,这甲用的全是上上等好铁,我们全部落的铁怕也没有这甲重。”

    “原来,有些东西站直了才能看清楚,跪着是看不清的。”

    骑士依然不为所动,在他眼中这些下等的贱民如同蝼蚁一般。骑士缓缓开口:“你知道我为何而来?”

    木里阿慕退后三步伸手一指:“你来一个人,想死吗?”

    “扢叉铁骑,并不不讲道理,你们为何不守规矩。”

    这话听起来有点软。

    这让木里阿慕信心倍增,大喊一声:“活不下去了,他们占据了最丰美的草场,而我们只能在这片贫瘠之地放牧。”

    黑甲骑士缓缓说道:“汪古部边界早已经划定,你部无故攻击汪古部,可知要受什么罚?”

    “来罚,你敢吗?还是现在跪下求饶……”

    听到这话陈赅有点急了,这已经不按剧本来了,这年轻人显然是有点上头。

    陈赅赶紧补救。

    好在这时,部落里一个年长的冲了出去:“不,不,是他们先抢了我们的羊,我们不服,请公断,公断。”

    木里阿慕被另外几个年轻人强行拉了回去。

    黑甲骑士继续保持着他的优雅,他的威严,沉声说道:“女人,高不过马背的孩子我们不杀,给你们一夜的时间,送他们走,明晨我们会来。”

    说完,掉转马头就走。

    木里阿慕高喊着:“凭什么,我们不服。我们住在贫瘠之地,他们凭什么住在水草丰美之地,他们连刀都握不住了,我们不服!”

    骑士没有回头,他内心也有杀意。

    作为一名骄傲的骑士,他不惧怕战斗,但也明白自已一个人是没办法杀光这整个部落的。

    但,他更自信,这些人想留下他,不可能。

    不争。

    一切只等明晨。

    作为耶律留哥,此时他只关心一件事,对方会来多少人。

    陈赅对耶律留哥说道:“重甲骑军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具备杀伤力,我们至少有五种办法克制重甲骑,但对草原上这些连甲,连刀都没有部落来说,重甲骑的杀伤力是惊人的,我认为他们最多会来十人,加普通骑兵二百。”

    “太少。”耶律留哥感觉这人数有点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