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垂钓诸天系统 > 正文 第60章 老少通吃,合作初成
    这话说的。

    倒也足够直白。

    于是乎,王耀没有犹豫,把自己此行的目的,详细的说给了叶凡听。

    完后,叶凡忍不住一笑。

    笑中带着些许的嘲讽,既是对王耀,也好像是对自己!

    顿了顿,叶凡道:“我为什么要帮你还有,在我们家,我叶凡就是一边缘人。没什么能力,也说不上话,恕我无能为力。”

    言罢,叶凡朝着王耀抱了个拳。

    之后,叶凡正欲转身,打算再次离开了。

    旁边。

    唐晓天皱眉。

    事情,不顺利啊!

    不过——

    叶凡的话语,听上去却有些古怪。

    第一句反问,唐晓天还能够理解,毕竟,先前王耀的行为,是有点挑衅的意思,可这后面,他却是听不懂了。

    什么意思

    叶凡可是他们叶家的嫡系!

    虽说是他这一辈最小的,但也远谈不上是“边缘人”,对方就算不想帮忙,也用不着搬出这种借口呀

    正当唐晓天疑惑不解时。

    王耀,笑了!

    透过现象看本质。

    当下,王耀看出了叶凡身上潜在的问题。

    再联想到,唐晓天此前对叶凡的大致介绍,让王耀有了明悟,抓住关键的他,自信道:“凡哥,别着急嘛。我说得这件事,于你我,于国家,都是好事一桩,可以双赢乃至多赢。除此之外,你身上的隐疾,我有办法医治。”

    此话一出。

    叶凡身体一怔。

    一旁,唐晓天见叶凡没有否认,一时间,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隐疾,难不成是下半身……

    “小胖子,你别瞎想一些龌龊的事情!我的问题,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概是看出了唐晓天的想法,叶凡如此说道。

    然后,叶凡看向了王耀,没有直接开口,眼神却仿佛在说:你且说说看。

    得了叶凡的同意,王耀道:“凡哥,我要是没有看错。你的问题,是出在了——这。”

    说话间,王耀用手指指向了自己的脑袋,再道:“你的大脑,小时候曾因一些原因,受了伤。导致你得了,类似于癫痫一样的病症。”

    话毕。

    这一刻,叶凡的眼神,已经是充满了惊异!

    看着这一切的唐晓天笑道:“叶凡,别这么惊讶。上回,我爷爷九十大寿,突发疾病,直接昏死。在场包括中医泰斗关明清关老爷子,都束手无策。而我这弟弟,三两下施针,就把我爷爷从鬼门关拉了回来,避免了喜事变丧。”

    这样么

    说起来,唐念祖九十大寿,叶家也来了人,却不是他叶凡。

    言归正传。

    此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凡没有再隐瞒,叹了口气道:“我这病,医学上叫做pkd,属于运动障碍的一种。在紧张或者突然运动时,最容易发作,每次持续十几秒到一分钟不等。因手脚会不收控制的抽搐乱甩,俗名也称‘舞蹈症’。

    这病,大部分是遗传,小部分是后天因素造成。而我就像你说的,应该是后者。有药物可以抑制,但无法根除治愈。开刀动手术,都没有意义。想要好,只能等我人到中年方能自愈。只可惜,这是个概率事件,并不一定。”

    “还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唐晓天表示吃惊。

    叶凡道:“我第一次发病,是在我十三岁那年。而从那时起,我和你小胖子,就再也没见过面了,你从哪里知道。”

    再次看向王耀,叶凡期待道:“王耀,我这病你真的能治有一说一,这病于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还是很影响我生活的。特别是小胖子也知道,我叶家是军人世家,有入伍当兵的传统。

    可由于这病,我压根就没有这个资格。不得已,我只能被迫学了金融,走上了这从商之路。这些年来,我也开了几家公司,赚了一点钱。可老话说得好,士农工商,士农工商,商人……终归是落了下乘!”

    王耀:“”

    唐晓天:“”

    有点无语!

    他们俩,包括叶凡自己,身份可都是商人。

    再者说,挣钱嘛,不寒碜的。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叶凡歉意道:“不好意思,忍不住发了点牢骚,你们别介意。”

    淡淡一笑,王耀道:“凡哥,没事。你这病,我当然能治。”

    一边说,王耀一边从自己外衣内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副银针。

    自从有了上次的经验,此外,王耀通过系统垂钓,又多学了《黄帝外经》,两本古籍医书入脑后,为了有备无患,便有了随身携带银针的习惯。

    接下来。

    三下五除二!

    王耀一次次的抽出银针,又一根根的扎在叶凡头上各个穴道。

    在此过程中,叶凡是一动不动,也没有什么感觉。

    直到王耀在叶凡的头顶,一口气扎了十一根银针后,对方这才忍不住全身颤抖,并有若有若无的白色气雾,从各个穴道处,一点点的浮现、冒出。

    叹为观止!

    哪怕唐晓天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被王耀这一手震撼,而身为当事人的叶凡,感触自然更深,约莫过了一分钟,王耀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根根银针,抽出取下。

    吐出一口浊气,王耀道:“凡哥,好了。”

    “结束了”

    即使感触很深,叶凡还是不免问道。

    “算是。”王耀解释道:“我这套针法,叫做‘一方通行’。梳理穴道、经络,修复人体神经内部损伤,可谓是一把好手。只是,一次也难以根除,却也治好了九成。往后,我再替你施针两次,便能彻底拔除……”

    说到这,王耀提议道:“凡哥若是不确定,大可奔跑试试。”

    奔跑

    是的!

    前面说了,叶凡这病,是运动障碍的一种,长跑还好,若是短跑,一旦稍微跑快了些,就容易犯病,听王耀这样说,他也就照做了。

    结果。

    一来二去,反反复复。

    叶凡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要犯病的迹象,哪怕早有预计,此时的他,内心还是很激动的,眼眶里,甚至有泪水在打转。

    “我、我好了!”

    激动过后。

    抬抬头,让眼泪缩回去,叶凡对王耀道:“王老弟,多谢你了。可是,你这个忙,我答应并不关键。你这产品,想要与军区联动,怕还是需要得到我爷爷的首肯。”

    至此,唐晓天问:“叶凡,我记得叶爷爷,一直是坐镇在南粤省羊城”

    摇了摇头,叶凡道:“那是老黄历了。我爷爷,五年前已经从第一线退下了。这几年,他一直在杭城生活。这不,之前赶上十一中秋双节,我把我爷爷,请到了东海市做客。原计划明天回去,在这之前,我来这慈善拍卖会,打算把龙泉剑,拍下送给他。岂料——”

    说到这,叶凡再度看向了王耀。

    王耀:“……”

    清清嗓子,王耀道:“凡哥,我说了,君子不夺人所好,这龙泉剑,我送给你。”

    “别,一码归一码,无功不受禄。说实话,这龙泉剑,我还是想要的。既然,王老弟是用四亿一千万买下来的,那我也出同样的价钱。”

    “这……好吧。做慈善也不怕捐钱多。这笔钱,我以凡哥的名义,也捐给这个国际儿童福利机构可好”

    “行。”

    到了这。

    误会解除。

    往后,事不宜迟,王耀、唐晓天、叶凡三人,一同前往叶凡的家,去见他的爷爷……

    东海市。郊区。

    在一栋别墅的院子里。

    有一位白发老人,坐在石墩上,在他面前,有一个石桌,上面摆了一副棋盘以及黑白两盒棋子。

    白发老人落着子、下着棋,看样子,是自己在和自己对弈。

    原本聚精会神的他,忽然左耳微微一动。

    听到声响,白发老人一抬头,正好看到叶凡开门,王耀、唐晓天二人跟着一起进来。

    “爷爷,你老还在下棋呢哦,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小胖子唐晓天,唐爷爷的长孙,你还记得吧。另外这位,叫王耀,算是我和唐晓天认的弟弟。”

    “叶爷爷好。”

    “叶爷爷好。”

    王耀、唐晓天,二人双双打了个招呼。

    与此同时,王耀看向了这位白发老人——叶知秋!

    有一说一,叶知秋的年纪,比起唐念祖还要大上几岁,可通过王耀的观察,发现对方并不老态龙钟,相反,近百岁的他,还给人一种春秋鼎盛之感。

    侠以武犯禁。

    在这一刹,王耀确定了。

    叶老爷子和自己,是同一类人,皆为习练国术的古武者!

    这也说明了,叶凡为什么要买这一把龙泉剑,送给自己的爷爷当礼物。

    虽然,以王耀的眼光,从修仙者角度来看,是不入法宝之列的,但是,在武兵中,哪怕经历了岁月的侵蚀,依旧属于上乘。

    “哦,老唐的孙子,我记得。小唐,你爷爷身体还健朗不”

    “还算好。比起叶爷爷,就差了一些。”

    叶老爷子和唐晓天聊了一句。

    接着,叶凡上前几步,将装有龙泉剑的剑匣打开,并道:“爷爷,这是孙儿为你寻的,可还喜欢”

    “又乱花钱。”

    嘴上,叶老爷子数落着,眼神中却已是闪着矍铄的精光。

    将龙泉剑取出,叶老爷子示意叶凡后退,待留出足够的空间,他借此,一气呵成的施展了一番剑法。

    啪!啪!啪!

    鼓掌。

    等叶老爷子收招,王耀一边拍手,一边赞道:“叶老爷子这套三才剑法,当真是精妙。”

    “哦你也懂剑”

    “晚辈不懂,可我会一点八极拳。”

    “有意思。小王对吧,咱俩切磋切磋”

    说着,叶老爷子放下龙泉剑,打算和王耀玩一玩。

    不得不说。

    这个行为,在叶老爷子看来,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此前就说过了,国术是只杀敌不表演的,加之刀剑无眼,万一出了差错,就不好了。

    换成赤手空拳,再收着点,至少不会置人于死地。

    更遑论,这脱胎于少林剑与太极剑的三才剑法,暗合天地人三才,连同道家的阴阳学说和天人合一的理念,持剑杀伐果断,无剑……亦可施展!

    然而,叶老爷子却错估了一件事,王耀的八极拳,压根不是会一点,而是会亿点!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叶老爷子心想,自己即使手持龙泉剑,仗着兵器之利,九成九也是会败。

    因此,就算王耀已经很收着了,切磋过程中,也打得叶老爷子很是狼狈,甚至在某一招过后,险些打飞对方。

    所幸,在临了关头,王耀一把拉住了叶老爷子。

    “抱歉,叶老爷子,晚辈不知轻重了。”

    “没、没事。小王,年轻有为啊,是我这把老骨头,太勉强了。”

    喘着粗气,叶老爷子说道。

    过后,姜还是老的辣的他,直言道:“说吧,小王。今天,你多半是特意过来找我的。有什么话,就直说。”

    叶老爷子这么一讲。

    王耀不再藏着掖着,一口气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听完,叶老爷子有些兴奋道:“好,这是天大的好事啊!小王,若你所言非虚,别的不谈,我以前带的那些兵,也就是南方军区第一个支持你。”

    “那就多谢叶老爷子了。”

    “诶,这叫互利共赢,谈不上谢。反而,真要能大大提高我国的战力,我要替国家、替那些士兵,谢谢你才对。”

    好了。

    到此为止。

    这一天下来,王耀搞定了叶知秋、叶凡,这一老一少,不仅如此,还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

    当然,真等到落实的那一刻,还需要一个过程、一段时间……

    再往后。

    有些紧张,叶凡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对自己的爷爷道:“那个,爷爷。我忘记说了,王老弟还是一神医。此前,他差不多治好了我的病,不信,你看。”

    到这,叶凡在院子里,奔跑了一会儿。

    做完这些,叶凡再道:“所以,爷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能有入伍当兵的机会!”

    把这些听完,叶老爷子目光温柔的看着叶凡,摸着自己这个小孙子的脑袋道:“小凡啊,这些年,难为你了。爷爷记得,你今年三十了,三十而立。而征兵入伍的年龄条件,一般最多只到二十四岁。

    爷爷是武夫出身,粗胚一个,木讷不会说话。你小时候,我看出你自卑受委屈了,可我没有及时去安慰你、开导你。是爷爷的错,你不用如此执念。现在,你经商这很好啊,都是为了国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该放下了。”

    “爷爷!”

    说到这,爷孙二人抱在一起,相拥而泣……

    搞定了这件事,王耀没有再去公司,而是在吃了个晚饭后,直接回了汤臣一品。

    晚上打了两把撸啊撸,看了一会直播,便上床躺着了。

    在闭眼前,王耀喃喃:“李纯那小妞,是大约真的消失了”

    老孔乙己了!

    也不知,是不是王耀这念叨起了作用,还是这一切真的那么巧合。

    第二天中午时分,在微信上,许久不联系的李纯,发了一个消息给王耀。

    喜欢开局获得垂钓诸天系统请大家收藏:开局获得垂钓诸天系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