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兽黑狂妃:皇叔缠上瘾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故意陷害
    夜摘星酝酿了一会儿,没说出口。

    看到君渊俊美的脸上剑眉逐渐紧蹙,她黑眸转了转,故意道:

    “皇叔,你真的不介意么我说的是……龙非离的事。”

    君渊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果然还是介意这种事情的。

    她心想。

    不过这很正常,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玷污了,没有哪个男人会过得去这个坎。

    “我会杀了他。”

    君渊的声音冷如千尺寒冰。

    “但这不是你的错,星儿,我们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会更好的呵护你,带你走出这段阴霾。”

    他将她拥入怀中,自责的说:

    “对不起,星儿,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夜摘星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心中流过一阵暖流。

    “其实我要说的是,龙非离只是吸了我的血,他没有对我做什么,所以,你别自责了。”

    “你说什么”

    君渊惊喜的看着她,看到她眼中狡黠的光,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被她骗了。

    “我的凤凰真血可以给龙非离压制毒性,他将我掳走,只是为了我的血。后来我假意帮他解毒,他不敢对我怎么样。再后来你来了,他察觉到了危机,知道打不过就故意使了奸计,让一只蜘蛛咬了我,所以我身上才有了红斑,为的就是挑拨离间,不让你我好过。我早就想告诉你的,一直没机会。”

    她笑着对他说道。

    “你没事便好。”

    君渊松了口气。

    当误会她被龙非离伤害的时候,他毁天灭地的心都有了,诚然,作为一个占有欲强大的男人他不可能不介怀,但他恨的是龙非离,也恨自己晚来一步,使她心身都受到伤害,那时他更多的是对她的心疼和愧疚。

    她没事,他很高兴。

    但龙非离,那个妖魔私生子,也同样该死。

    他重新将她紧紧搂住:“幸好你无碍,今后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星儿。”

    夜摘星松开抓着锦被的手,放在了他背上,拍了拍,低声说:

    “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宠爱。

    我会尝试敞开心扉接纳你。

    ……

    夜嘉容两姐妹看着摄政王府的方向,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夜摘星出来。

    两人不甘心就此离去,想了想,决定进去找夜煜阳问问。

    “抱歉,二位,小店已经被摄政王包下,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还没踏进客栈的大门,两女便被拦了下来。

    夜嘉羽面上不虞。

    夜嘉容则温温柔柔的说:

    “掌柜的,我们是夜煜阳的堂姐,你应该认识我们的,麻烦你同他传个话,就说我们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说。”

    掌柜的却不给她面子,没表情的说:

    “不好意思,夜四小姐交代过,夜少爷需要静心修炼,任何人来都不见。”

    “她怎么能这样!我们可是她的姐姐,她不能因为搭上了摄政王,就对我们这么无情!再说夜煜阳哪能时时刻刻修炼!我看她就是故意的!”

    夜嘉羽不爽的说道。

    夜嘉容用眼神制止了她,还是那般柔美之态,朝掌柜的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羽儿,我们走吧。”

    回到家里,夜嘉羽气得砸了好几个花瓶。

    “她算什么东西,居然将我们拒之门外,我们亲自去见她,已经是给她最大的脸面了!”

    “气死我了!我恨死她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她有什么好得意的,如果不是摄政王,她连地上的泥巴都不是!”

    “她那么有钱,今天还赚了那么多的宝物,就应该把那张黑晶卡给我们拿着,要我说,她所有的东西都得上交到库房来,将军府还没有分家,她身上的东西就是我们大家的!”

    一想到夜摘星一个人居然那么富有,快要赶得上国库了,夜嘉羽就嫉妒得牙痒痒。

    夜嘉容没有说话,她眯着眼睛端坐着,好半响,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往外走。

    “姐姐,你去哪里”

    “柴房。”

    “你去柴房做什么祖母的气还没有消,三叔三婶他们一日不说出宝库宝贝的下落,一日就不会把他们放出来,那里现在可臭了。”

    夜嘉容转过头来,看着她说:“我怀疑打开宝库的人不是三叔三婶,而是夜摘星故意陷害他们。”

    “什、什么!”

    夜嘉羽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不可能吧,她哪来的这么大的本事”

    “她是没本事,可是摄政王会帮她啊,她身边不是还有一个灵尊境的暗卫”夜嘉容冷笑,“我们所有人都被她给骗了。”

    夜嘉羽又惊又怒,跑去告诉祖母和父母。

    很快,一群人都聚集到了柴房外。

    因为被关了大半个月,夜泽武和周氏两人吃喝拉撒都是在里面解决,还没靠近,大家就闻到了扑鼻而来的臭味,连夜嘉容都没有控制住脸上厌恶的表情,捂住了口鼻。

    “父亲,让人把三叔三婶带出来吧。”

    夜嘉容说道,她是不愿意再靠近一步了。

    夜泽武和周氏被带了出来,两人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分不出原先的颜色,身上臭气哄哄。

    他们一出来,就扑到了老夫人面前。

    “母亲,我们是冤枉的啊,我们真的没有打开宝库!”

    老夫人被这一扑,本来就不怎么稳健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她哎哟哎哟的叫着让人把两人拉走,让夜嘉容赶紧审问他们。

    夜嘉容拿出了两枚丹药。

    “三叔三婶,你们应该知道真言丹吧,三妹妹嘉雁就是服了四妹妹的真言丹,被迫说出了真话,否则就会全身血脉倒流而死,我想你们肯定不会想受这种苦头。”

    “给我吃!容儿,三叔我保证我说的全是真话!”

    “我也愿意吃真言丹!只要能够还我们的清白!”

    夜泽武周氏两人都急切的想吃她手中的‘真言丹’。

    夜嘉容见状,心里已经有了数,她把两枚普通丹药收了起来,同老夫人他们说:

    “祖母父亲母亲,三叔三婶没有撒谎,他们并不知道宝库里宝物的下落,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们。”

    喜欢兽黑狂妃:皇叔缠上瘾请大家收藏:兽黑狂妃:皇叔缠上瘾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