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原来是绝世高人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残剑
    茶气咕噜咕噜的从壶中升腾而起。

    几人对立而坐。

    “老张已经......”

    李宣话没说完,用手微微的指了下天。

    这清瘦老者好像认识老张的竹竿。

    “是,还要感谢先生的照顾。”

    余丁点头,双手交叠拜下,道:“家师走之前,时常念叨先生的名字,常说能在先生这度过人间最后的日子,是人生大幸。”

    “走的时候没有遗憾吧”李宣又问道。

    这虽然也是个老头,但看起来像是六十岁左右,比老张年轻多了。

    “嗯.....怎么说呢,应该是相当愉悦的。”

    余丁犹豫了一会,不知该怎么形容,只能学着师父姿势,道:

    “芜湖,起飞。”

    然后他满脸羞耻的恢复正襟危坐,道:“如此.....应该还算开心吧。”

    “哈哈哈哈......唉。”李宣哑然失笑。

    这老头还真来啊,有内味了。

    可以想象,躺在床上剩最后一口气的老张,突然回光返照,猛的蹦起来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口中高喊起飞,然后直愣愣倒下去。

    笑着笑着,李宣又感伤的叹了口气。

    ‘老张你放心走吧,汝徒吾养之......’李宣目光越过余丁,瞄了一眼发育良好的朱琼玉。

    看来李先生真的十分欣赏师父。

    察言观色后,余丁心中思索着。

    既然如此,那请李先生去剑池的计划就还有戏。

    八年一次的剑池盛会,简直太重要了,直接关系了宗门在武人界的地位,他要留守山门,朱琼玉最近才堪堪晋升三品,若是寻常宗门,有个三品带队已经很不错了。

    但坏就坏在,当年张缺二专门找着天才揍.....

    当年的天才,现在都是位高权重的老一辈,修为就没个三品以下的。

    他在的时候还好,现在一飞升,那些人就该蠢蠢欲动了。

    再加上普通剑修也不会袖手旁观,没人不想踩着步云山这块大招牌扬名,一个三品根本招架不住。

    余丁甚至想过,干脆不去算球。

    但后来冷静下来,这招更蠢,天下人都知道步云山怕了,名声依旧是一落千丈。

    最好的破解方式,当然是请一位能压住场子的高人,而面前的李先生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也是唯一可能愿意蹚这浑水,且有实力的人选了。

    可人家生性恬淡,不喜纷扰,一旦拒绝,甚至引起前辈的不快,那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他喝着杯中的茶水,心里又焦虑又忐忑。

    朱琼玉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道:“其实......这次上门,是想请先生帮忙。”

    “嗯”

    李宣微微一愣。

    朱琼玉是个修行者,面前这老者腰间挂着佩剑,显然也是武人。

    两个修行者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一个普通人能帮上什么

    李宣想着,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应该也就是那两手书画了,难道他们是想求字画

    这倒是没问题......

    ‘师妹还是不善言辞......’余丁无奈的看了眼朱琼玉。

    请人去帮场子,哪有这么直白的,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再暗示目的,以李先生的城府,分分钟就能领悟。

    后者微微一愣,也反应了过来。

    “是这样的。”余丁整理了一下表情,从怀中摸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道:

    “李先生,这是一本剑谱,暗含了不少修行之道,您姑且一观,如果有什么意见,也可以.....”

    李宣才听了一半,就明白了,微微笑道:

    “你们消息很灵通嘛,连我略懂剑法都知晓了,但我的实力......实在不适合出手,此事恐怕......”

    肯定是跟老张吹牛说自己剑法厉害,被他回去告诉家里人了。

    前辈的实力......

    余丁微微一怔。

    李先生说的很有道理,以他老人家的实力,一经出手恐怕就是惊天动地,就像一个巨人和一只蚂蚁切磋,哪怕巨人再怎么注意,也很难保证不弄死蚂蚁。

    总不能将那些人都杀了.....

    这对步云山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此次主要是交流剑法,并非生死搏杀。”余丁反应极快道:“以您的实力,只要露上一两手,大家就会折服的,应该....不会有人非找您比试吧”

    “如果有人不开眼,就交给我好了。”朱琼玉轻声道。

    只是交流剑术.....

    李宣有点意动。

    单论剑术,他还是能胜任的,且若是将自己凡人的身份说清,相信武人也不会追着自己不放,加上这本剑法心得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万一能用来修炼,那不是赚大了

    李宣点点头,接过剑谱,道:“那好吧。”

    “真的!”

    余丁狂喜,生怕李宣反悔似的,“那就两天后,两天后我派人来接先生。”

    “一点小事,你且先不用高兴。”

    李宣笑着摆摆手,“我有个要求,到时我不会以本来面目示人,你们也不能透露我的真实身份,如何”

    再三思索,还是穿个马甲好。

    虽然,老张修为不怎么样,他徒儿也应该没多少水平,既然找到自己头上,那这交流会估计也不怎么上档次,但毕竟自己是个普通人,剑术若是有六七品水准,恐怕会招来觊觎,终归是件麻烦事。

    余丁只当是李宣不喜欢抛头露面,想也没想就严肃道:“我对天发誓,绝不会泄露先生半点信息,否则修为尽散!”

    说着,他将被中茶水一饮而尽。

    明媚的天空微微一暗,好像有所感应。

    对天发誓,就算是仙人也无法违背,李先生这该明白他的决心了。

    “言重了,言重了。”李宣又给余丁续了杯茶。

    又坐了一会。

    李宣突然‘咦’了一声,抬头看天。

    天上都什么东西,好像下流星雨似的......

    余丁一回头,立马给朱琼玉使了个眼色,两人告罪离去。

    但为了表示尊敬,并没有直接在李宣面前用遁术,等出了门才驾起剑光往门内赶去。

    之前这里的无上剑道真意,千里之内都能感应。

    这会,有不少剑修应该已经快到了。

    果然在他们前脚刚落下步云宗,遥遥千里之内,各色剑光从大小宗门中飞起,从各地赶赴燕云剑池途径步云宗的剑修们,脚踏飞剑,宛若流星似的飞向步云山。

    一时间天空中布满了耀眼的轨迹。

    云间站立了十多位四品以上的剑修,尽皆是能御剑飞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有名剑士。

    许多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诸位,不妨下来一叙。”

    余丁鼓荡着嗓门广达八方。

    这些剑修犹豫片刻,纷纷落在步云山头,朝着余丁拱手见礼,随后.....

    他们望着太极道场前的雕像,陷入沉思。

    咳咳.....张剑首果然是神仙,行事和咱普通人就是不一样。

    “难道是张剑首留下的”

    “飞升天门后,给后人留下福泽.....”

    “不一定,也许张剑首没有真正的飞升,嘶,那就是大事了。”

    这些剑修有的还带着弟子,一时间步云山议论纷纷。

    刚刚飞升天门的张缺二都是剑修津津热道的话题,这股剑意又出现在步云山,他们不自觉的都会往这方面联想。

    正此时,一个带着几分讥讽冷笑声传来:

    “张缺二的剑,没到如此程度。”

    谁在口出狂言

    好歹是刚飞升的天下第一剑修,说话之人话语间却没多少尊敬,甚至有着几分敌意。

    众人纷纷回过头去。

    说话的是那位疤脸剑士,他身边的跟着一个背负双剑,四处张望的青年人,还有个蓝袍剑修。

    “原来是他们。”

    一众剑修尴尬偏过头,只当没看见。

    余丁也是意外的没有发怒,只是叹气道:

    “确实不是家师,而是……这座雕像,也许是雕刻的太过逼真,栩栩如生,所以激发了白虹剑的反应。

    左兄就那么自信,能够理解飞升天门的剑仙吗”

    左修冷哼一声,却也没反驳。

    在场的剑修知道不是张缺二后,反而松了口气,毕竟只要他还在一天,自己宗门就要被压得一天喘不过气。

    至于余丁撒谎.....就没人考虑了。

    首先当然是因为余丁这人出名的老实,再就是.....

    宗门有个如此强绝的剑士,谁会藏着掖着巴不得天下剑修都知道呢。

    “原来如此。”

    “还好还好,那在下就告辞了,余掌门咱们燕云再见。”

    “咳咳,洒家想起家中的孩子还没喂奶,告辞告辞。”

    众人忙不迭的告辞,纷纷离去了,走的竟比来时还快,跟躲瘟神似的。

    只剩下那疤脸剑修为首的三人,仍然站在原地。

    良久,余丁轻叹一声,打破沉默:

    “两位左兄,家师早年气盛,后来时常后悔,不该动辄斩人佩剑,现在他也已经飞升了,上一辈的恩怨.....”

    原来那疤脸剑士名叫左修,蓝袍俊秀剑士名叫左风。

    两人虽形象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却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而且一同拜在当年离国名剑聂雪松门下,后张缺二入离都,聂雪松被折了佩剑,剑心大损,没过得多久就郁郁而终。

    左修和左风将师父的断剑投入剑池,最后得到的,也正是两把断剑。

    从此之后,他们两兄弟便将为师雪耻立为毕生志向,自号残剑。

    历经两代人,谁对谁错早已混淆不清了,但吃亏的肯定是聂雪松和左家兄弟。

    左修面无表情道道:

    “练剑之人,一切都手底下见分晓,一笑泯恩仇说得简单,那我这数十载的苦练算什么”

    “左某燕云剑池恭候大驾。”

    ps:有的作者舔着脸跟读者们套近乎,说违心话求推荐票,就很凑不要脸,你们说是吧,二十五厘米的读者老爷们。

    什么女读者俺必不可能有女读者。

    喜欢我原来是绝世高人请大家收藏:我原来是绝世高人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