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正文 第26章:老子天下第一
    说起张辽,沈宁绝对不陌生。

    此人历经坎坷,先后跟随过丁原、何进、董卓、吕布,这些主帅没有一个活长久的,连带着张辽都有克主的恶名。最后遇到了曹操,才算苦尽甘来。

    有人说,曹魏多名将,而张辽为第一。沈宁是非常认同这句话的,他不仅智勇双全,而且为人忠厚坦诚,如今降临他为沈宁所用,沈宁心中乐开了花。

    昨晚在卧室床上等了许久,未等到张辽出现,却没想到他竟在这里。

    “我和张兄也是一见如故,以后可得好好相处。”

    沈宁笑着回道,随即又看向张秀儿,问道:“你刚刚称呼他为大哥?那张旭...”

    昨日宴会,张旭以长廊留名刁难沈宁,便说明了张旭和王北玄是一伙的,张辽也是张家人,沈宁自然要问清楚关系。

    没等张秀儿解释,张辽洒脱道:“张旭是嫡子,我乃庶出,我虽是长子,但母亲去世得早,所以在家中地位低微,张旭瞧不起我,我也看不上他。”

    沈宁点了点头。

    古代嫡庶之分严重,就算张辽出色,以后接管张家的人也是张旭,而非张辽。

    “继承家业有什么意思,自己打出来的家业才有成就感。张兄,将来若有机会,咱俩一起建功立业可好?到时候,世人不知彭城张家,只知你张辽。”沈宁笑道。

    张辽眼光一热,郑重地点头:“好!”

    沈宁大为高兴,唯一的遗憾就是张辽太年轻,刚刚弱冠,修为也仅是武师境,和沈宁相同。

    如果能降临鼎盛时期的张辽,最起码大武师巅峰,甚至宗师境界。

    “今天能结交张兄,甚是高兴,不如回城喝酒如何?”沈宁提议道。

    张辽点点头,乐意之至。

    三人便顺着山道往下走,张秀儿取出一方面纱,带在了脸上,看得出来,张秀儿还是无法坦然面对别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

    在任何时代,都是看脸的。

    沈宁叹息一声,既有为张秀儿感到惋惜,也担心李晴空。

    张秀儿的身段非常可以,但容貌...李晴空也面带白纱,难不成也是如此?

    沈宁下决心了,尽快撕下李晴空的面纱。

    三人路过云龙书院门前时,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正好遇到了王北风和张旭。

    两人有说有笑,突兀看到沈宁在此,一脸惊讶。

    尤其是张旭,当看到张辽和张秀儿和沈宁走得近后,立即呵斥道:“你俩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回家!赵公子这么大的人物,岂是你们能接近的?”

    张秀儿盈盈一礼,并未说话。

    张辽冷哼一声,道:“我想和谁交朋友,你管得着吗?不服?要不走几招?”

    张旭立即气得咬牙切齿。

    他对自家这个庶出的大哥毫无办法,唯一的对付手段就是像父亲告状,告状之后他虽然会受到惩罚,自己也会被训斥。

    同样是嫡子,瞧瞧王北玄,把王北风像条狗一样呵斥。

    王北风不知自己的好朋友视自己为狗,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笑道:“赵兄,今日难得有雅兴来云龙书院,不如去书院喝杯茶如何?昨日赵兄的一首桃花诗响彻彭城,当真是文采深厚啊。”

    “没兴趣!如果让我作诗作词,我还能提起一些兴趣。”沈宁说道。

    沈宁心中还是有很大的怨念,凭什么其他人穿越就是狂背唐诗宋词,自己穿越了,还得想法设法才能秀一波,你们这群反派不知道用诗词来刁难吗?

    王北风看不惯沈宁的傲慢,冷笑道:“看来赵兄对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啊!口气很大!好啊,今日正好让我们见识见识,就怕赵兄是吹牛,不敢进书院,哈哈...”

    “没错,吹牛我也会,而且花样多不重样!”

    “我能把天吹黑,恐怕也不如赵公子啊!”

    “诗词之道不出赵公子,万古如长夜,哈哈...”

    ...

    四周围观的读书人议论纷纷,沈宁的帅让他们同仇敌忾。

    “我乃诗仙词圣转世,自然样样精通,你们想看我作诗也不是不可以,但今天心情好,没工夫陪你们玩。这样吧,我随便作出一个对联,你们能对上,我就进书院瞧瞧。”沈宁随意道。

    “好啊!让我等瞧瞧赵兄的高明。”王北风怒道。

    沈宁的毛笔书法实在拿不出手,于是在张辽耳边说了一句。

    张辽眉头一挑,点点头后,直接问一旁的书生要来笔墨,来到了云龙书院的门楼前。

    这座门楼是用白色大理石建成,是云龙书院的标志,也是王家借助云龙书院拉拢世家弟子的地方。

    只见张辽来到左侧石柱前,提笔下来:

    “老子天下第一!”

    此联一出,顿时引起众人愤怒。

    “赵宝玉,你竟然如此嚣张,书香之地,竟然出言秽语!”

    “赵宝玉,你太张狂了。”

    ......

    沈宁则冷笑一声,反驳道:“老子道法高深,有天一合一之境,我盛赞他天下第一,有何错?老子天下第一,错了吗?”

    众人一怔。

    是老庄中的老子啊,不是老子啊。

    只是从沈宁口中说出来,到底指得哪个老子?

    众人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踩在地上摩擦践踏,但又都面面相觑,竟然无人能快速地对出下联。

    “诸位,好好想,不急。”沈宁大笑道,随即和张辽、张秀儿下山回城。

    回到家中,沈宁命人准备酒菜,又派人去请鹿永旭,三人好好畅饮一番。

    张辽虽是中品世家弟子,不过是庶出,而且品性忠厚,对寒门出身的鹿永旭没有一点瞧不起,这让鹿永旭很感动,没想到自己会和两个世家弟子成为朋友。

    三人勾筹交错,喝到深夜才各自回家。而一顿酒下来,三人关系更加亲近,视为知己。

    次日清晨,老乞丐越一刀来了。

    这几日,越一刀拿着沈宁给他的银子,开始快速拉拢彭城的乞丐,他是乞丐中的老人,由他出面,自然水到渠成。

    “居士,老奴已经拉拢了二十多个心腹乞丐,他们手下又有其他乞丐,分配在城中不同地方.....”

    越一刀把情况缓缓讲来。

    赵宝玉点点头,随即命李四取来银子,交给了他。

    “居士,用不了这么多。”越一刀忙道。

    沈宁笑道:“拿着,有钱好办事。现在我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做。”

    越一刀知道,这是检验他努力的时候了,他恭敬道:“请居士吩咐。”

    沈宁低声道:“让你的心腹散播一个谣言,就说天师道的玄机道长来彭城,和王家勾结,是为了杀李元骁和李晴空!”

    越一刀心脏一紧,他虽然是老乞丐,但也听说过天师道的大名啊。自己效忠的居士,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啊。

    “老奴明白。”越一刀立即离开。

    沈宁嘴角泛起了冷意。

    当年玄机道人说沈宁的父亲沈烈会一入风云化龙成,这可是捧杀,所以这就是恩怨。

    不管李元骁是好是坏,这次正好利用他,对付这个老道贼!

    顺便牵扯王家,也让王家不好过。

    彭城是东南王司马越的封地,王家勾结天师道刺杀司马越的大将李元骁,司马越会怎么想?

    敢说沈宁是乱世枭雄?

    那就先乱了徐州给你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