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正文 第二章 蹊跷
    李弘咳嗽越来越剧烈,整张脸都涨红了。

    身边的宫女和太监们想要涌上去,却听得一声大吼:“都散开,给太子呼吸的空间,围那么多人做甚?”

    苏大为站起身,向站在一旁六神无主的太监王福来道:“还不快去找宫里的医生,要快。”

    “哦哦,是,我这就去。”

    王福来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

    他向正一脸紧张替李弘抚背的武媚娘躬身道:“老奴去找医生,片刻就回。”

    武媚娘向他点点头,目光重新回到李弘的身上,一边替他抚背顺气,一边担忧的道:“弘儿,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儿臣……咳咳~”

    李弘的脸孔涨红,如同猪血。

    苏大为忙从席间端起一杯茶,双手捧着递到李弘的面前:“太子,喝口水看是否会好受一些?”

    据李弘死时,李治给写的祭文上称,李弘暴毙得的是“瘵病”。

    瘵,即痨瘵,对应的是后世的肺结核。

    也不知是谁将结核杆菌传给帝国的太子,也不知李弘身上的,还带不带有传染性。

    苏大为两世加起来,都不是学医的,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后世对这种病,好像是大剂量的抗生素,而且极易产生耐药性。

    在这唐朝,西药抗生素肯定是没影子的,也不知中医里,有没有广谱抗菌类的药材,或者现在的道医是否有别的手段。

    对了,这里毕竟是一个有着“诡异”,有着异人的世界,或许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替李弘解除病痛。

    也免去李治和武媚娘对李弘身体的担心。

    玄奘法师和袁守诚那边,回头自己都可以去问问。

    心中想着,只见剧烈咳嗽的李弘一边咳一边道:“谢……咳咳,谢……阿……咳……舅,咳~”

    他的手因为剧烈咳嗽,颤抖得无法伸直,更无法接过苏大为手里递过来的茶水。

    还是武媚娘伸手过来,将茶盏接住,递到李弘嘴边,给他略微灌了几口。

    说也奇怪,李弘喝了水后,那咳嗽居然好了一些,脸色也没那么吓人的血红色了。

    武媚娘见状,长呼了一口气:“这茶有用?这是何茶?让人记住,下次弘儿再咳,可以奉上这种茶,对了,弘儿你再喝几口。”

    说着,将茶递到李弘的口边。

    李弘喉结蠕动着,试着又喝了一口,突然脸色一变,胸腹间一阵翻涌,“噗”的一声,一大口茶水喷了出来。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武媚娘再好的心境,现在也失了方寸,双手扶住李弘,失声惊叫出来。

    而苏大为,心中则是突兀的一跳。

    不对,这不像是寻常的病。

    “阿姊莫慌,让我看看太子。”

    “慢着。”

    一直没出声的贺兰敏之这时站出来,向武媚娘道:“太子喝了苏郎君给的茶以后,好像病情反倒加重了,苏郎君理应避嫌,等候医生验看,再说了,苏郎君你是武人,哪懂什么医术?”

    苏大为脸色微变,还没来得及开口,贺兰敏之推出身边的明崇俨道:“明郎君从玄奘法师那里学了一身天竺医术,不如让他替太子看看。”

    武媚娘脸上略一犹豫,点头道:“好。”

    终究是对儿子的关心,压过了一切。

    苏大为眉头一挑,看了看李弘和武媚娘,再看了一眼贺兰敏之。

    这个俊逸青年,武顺的长子,忽然低头,露出诡异的一丝微笑。

    苏大为心里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贺兰敏之他想做什么?

    难道还想与我为敌?

    眼看明崇俨向李弘走去,路过苏大为身边的时候,一个如蚊纳般细微的声音突然钻入苏大为的耳中。

    “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嗯?

    苏大为眼神微变,再看明崇俨。

    这位有神童之称的俊美少年,面色如常,双眼只盯着李弘。

    从他的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苏大为眼睛微微一眯,心中冷笑:腹语?有趣。

    明崇俨走到武媚和太子身边,先是一指按在李弘的肩膀上,似乎按到什么穴位。

    李弘的咳嗽略微平复。

    然后伸手拉起李弘的一只胳膊,摸住脉门。

    “我先替太子脉诊。”

    话音刚落,明崇俨眼神一变,转头看向前方。

    从那边,满头大汗,身材胖大的王福来,正一溜小跑着过来。

    “皇后,皇……皇后,我把,我把道长请来了。”

    从王福来身后,走出一名道士。

    他头戴平天冠,身穿丝麻道衣,脚踏云屐。

    背上斜背一柄木剑,大袖中,隐见一柄雪白的拂尘。

    在此人的腰间,还系着一个红漆的葫芦。

    走动间,葫芦上下颤动,隐隐有龙吟虎啸之音,从中传出。

    苏大为心中一动,细看此人容颜。

    但见他年纪四旬上下,黑须赤发,双眉下,一双眸子灿如星子。

    行走间,大袖飘飘,颇有仙风道骨,飘然出尘之感。

    “皇后,贫道来迟,还请恕罪。”

    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还在极远之处,等最后一个字说完。

    席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这道人不知何时竟已出现在面前。

    王福来被他远远的抛在后面。

    道人不待武媚娘开口,微眯的双眼陡然一开,藏于袖中的拂尘陡然向前挥出,口中冰冷的道:“你是何人,竟敢给太子号脉,还不速速退下!”

    拂尘原本是轻柔之物,但是在他随手一挥间,居然带出一缕破风之音。

    苏大为隔得较远,耳中只听一声噼啪响声。

    道人的拂尘已经与明崇俨一只如玉般的手掌碰在一起。

    空气里,隐隐有一股无形真炁推挤,发出闷雷般的响声。

    太子李弘发出“呀”的一声,身体如触电般的抖动。

    明崇俨一手拉着太子后撤,一手挥掌弹开道人的拂尘。

    “弘儿!”

    武媚娘惊得站起。

    那道人也同时双眼大开,眼中闪过凛凛神光:“大胆!还不快将太子放下!”

    手中拂尘呼的一卷,将李弘另一只手腕卷住,用了一股巧劲回拉。

    明崇俨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手上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一手抓着太子的手腕,另一手向道士拂尘挥去。

    “道长,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明崇俨五指或点或按,如拨琴弦。

    空气发出铿锵厉啸。

    那道人一声冷笑,拂尘或散或聚,居然将明崇俨手指打出的劲力全都化去。

    贺兰敏之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莫要惊扰了太子。”

    嘴里说着劝和的话,手里却并指如刀,猛斩向道人手腕。

    他的指尖,黑烟缭绕,空气里属于半妖的气息,猛地大涨。

    武媚娘玉面一寒,厉声道:“都给我住手!”

    啪!

    拂尘、明崇俨的明玉掌,还有贺兰敏之散发黑气的手刀,三者纠缠在一起,一时哪里分得开。

    而且现在三人中间多了一个李弘。

    既不能伤了太子,又不愿让太子被对方抢走,都使出了平生之力。

    一时间,僵持不下。

    苏大为就在这时,哈哈一笑,走上去伸手拉住李弘的胳膊:“来,太子,到阿舅这里来。”

    “不可!”

    道士和明崇俨、贺兰敏之,同时脸色大变。

    三人暗中调用真炁,力量何止万钧。

    一但平衡被打破,三人的力量,将全数爆发出来。

    到那里,李弘岂有命在?

    道士嘴里飞快念咒,左手掐起指决。

    明崇俨掌中玉光大盛。

    贺兰敏之双眼隐隐透出血光。

    “在皇后面前动手,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本都督退下。”

    最后一个“退下”,空气猛地一震。

    沸腾的元炁从苏大为身上,随着音浪扩散,浩浩荡荡。

    明崇俨等三人只觉得手里一轻。

    李弘居然就那么轻松的被苏大为从三人激斗漩涡中间,拉了出去。

    平衡被打破,所有的力量,仿佛找到了宣泄出口。

    “太子!”

    “躲开!”

    道士和明崇俨、贺兰敏之大惊失色,想要救李弘,哪里来得及。

    空气震荡,发出龙吟之声。

    狂暴的真炁向着李弘背后冲去。

    就在此刻,苏大为上前一步,挡在李弘身前,随手一挥。

    虚空中,仿佛洞开一扇门户。

    三人狂暴的真炁仿佛被黑洞吸噬,只听咻咻之声,真炁化作清风。

    随着苏大为伸手向上一指。

    被吸噬的狂暴元炁转而冲向天空。

    道士和明崇俨下意识抬头看去。

    但见天空云层涌动,隐隐现出一个洞口,一道阳光笔直从云洞中落下,正照在苏大为的身上。

    如梦似幻。

    现场包括武媚娘在内,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奇景给惊到了。

    安定思公主在一旁拍手欢跳道:“好玩好玩,阿舅会变戏法。”

    苏大为冲她笑道:“是啊,公主若是喜欢,回头我再给你多变几个。”

    “好呀,我想看阿舅变戏法。”

    安定思用甜甜的,略带娇脆的声音一口应下。

    武媚娘伸手将李弘带到自己身边,上下打量着,见李弘无事,心中一块大石才落地。

    转而看向贺兰敏之和明崇俨,眼神闪动,显然为刚才的事生出不悦。

    那道士忙向武媚娘行礼道:“皇后,贫道急着替太子诊治,一时情急,请皇后恕罪。”

    贺兰敏之也在一旁道:“小姨,明崇俨是为太子诊脉,这贼道士突然出来抢人,应该治这道士的罪。”

    “住口。”

    武媚娘面色一沉,心中的怒意,终于找到了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