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正文 九百八十二章 宁宫主
    正殿陛阶上的天使更是一脸的青赤,寒声道,“徐宫老,你是没睡醒么?二圣旨意,你就是如此聆听的?”

    徐洪生懵了,天使的脸色让他心如擂鼓,适才他陷入了强烈的狂想中,不能自拔。

    天使宣读后面那段旨意,他并没听清。

    在他看来,这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还能出意外不成。

    然此刻看天使的脸色,啪的一下,他的一颗心碎掉了。

    就在全场陷入极致的尴尬氛围中时,便听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徐宫老说地好,我等北斗宫所有臣僚都当不负二圣厚望,尽职尽责,励精图治,还二圣以繁盛北斗宫。”

    “宁宫主说得好,若众官皆存此念,何愁北斗宫不大兴。”

    天使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赶忙拿话接上,与此同时,忍不住用眼神死死剜了徐洪生一记。

    徐洪生这一句话,足以让天使铭记一辈子。

    他宣旨多少年了,就没遇过这么夸张的状况,若非宁宫主救场,恐怕就要成为举世瞩目的笑料了。

    天使心情被徐洪生弄得一塌糊涂,勉强和新上任的宁宫主虚应几句,便草草率队离去,连既定的收好处的程序都不走了,简直将北斗宫当了瘟神寄身之所。

    徐洪生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多罗殿的,他怔怔在殿中的陛阶上静坐良久,始终无法从沉重的打击中醒过神来。

    直到左门将来报,曹洪觐见,他才醒转过来,急招曹洪。

    曹洪道,“如此晴天霹雳,大人能临危不乱,洪佩服得五体投地。

    若是换作洪,恐怕当场就得五蕴错乱,气乱而亡了。”

    曹洪捧了一句,徐洪生心情好了不少,淡然摆手,“一场谋划,竟为她人做了嫁衣裳,实在可笑,可怜。”

    曹洪道,“洪也想不通,来的是别人也就罢了,竟然是宁圣,她的名头,整个大荒谁人不知。

    北庭诸圣,南庭天君,都是受的天庭和两道一佛的双重敕封,地位何等显赫,便要出任实职,中枢有的是显耀职位可择取,怎么偏偏就选了逆星宫宫主。

    一个从三品的职位,配不上堂堂一位女圣吧。”

    徐洪生道,“说是兼任,可能也干不久,也许是过来历练的。

    嗨,也是我倒霉,什么乱糟事儿最后都砸我头上了。”

    曹洪道,“宁圣既然就任了逆星宫之主,已是既定事实,主上还是要振作。

    当务之急,是要和宁圣搞好关系。

    当时在殿中,宁圣肯出言为主上解围,足见她对主上是青眼有加。

    若是处理好了关系,宁圣一旦历练够了,回返大荒,这逆星宫之主的位子,自然还是主上的。”

    徐洪生站起身来,“曹卿此言,深合我意。

    是了,不能等宁圣招我,我当主动前去拜访,正好有谢她大殿救急的由头。”

    得了曹洪的开解,徐洪生又有了奔头,说干就干,立时便往北斗宫投牌子去了。

    果然,宁圣没有架子,接到他求见的牌子,立时召见。

    徐洪生有意和宁圣搞好关系,言语恭敬,耐心回答宁圣的提问。

    而宁圣性子冲淡,待人温文,一番交流,倒也宾主尽欢。

    自以为得了宁圣的青眼,徐洪生终于从沉重的打击中走了出来,跨出北斗宫之际,步伐都是轻飘的。

    忽然,他扫到一道身影,本来明媚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杵在门边不动了,拦住那人去路,“你倒是机警,现在又来烧宁圣的冷灶了,也不看看你自己几斤几两。

    堂堂北斗宫宫主,是你想见便能见的么?还不滚!”

    适才和宁圣交流,为怕惹宁圣反感,他强忍着没朝薛向泼脏水,不过该渗透的,他也渗透了,枪头没指向具体某人,而是陈述了星空盗烧杀抢掠的过往。

    当时,他就看出来,宁圣的脸色有些不好,他立时便意识到自己的这些药水算是上对了。

    许易道,“老徐,咱俩的账,迟早要算,你何必着急。

    喂,问你个事儿,当时在殿中,天使宣旨的时候,你是不是在臆想着自己黄袍加身,成了宫主,如何收拾我的景象。

    放心,那一天不会到来的。

    倒是你当时的丑态,真的震撼了整个大光明殿,我相信此时此刻,整个北斗宫六府,不,整个星空古道,都在传扬着你的丑态。

    或许,用不了多久,这事儿便要飘入大荒界。

    恭喜,徐宫老,天下知名。”

    “你,你……”

    徐洪生瞪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老徐,我觉得你声音还可以大一些,正好闹开来,让宁宫主听见。”

    许易笑眯眯盯着徐洪生道。

    徐洪生太阳穴突突直跳,仿佛钻进了小耗子,重重一挥袖,气哼哼去了。

    他没去远,便听许易高声道,“空明府府判薛向,求见宁宫主。”

    徐洪生心中冷笑,不懂规矩的东西,这般叫嚷,迟早先恶了那些中使,到底是荒野之人,不知礼数。

    宁圣出身何等尊贵,这样的匪类也想入得她的眼眸,且等着吃排头吧。

    念头至此,徐洪生索性不走了,等在远处看戏。

    果然,一位中使急匆匆来迎,脸拉得老长,炭黑一般。

    “嚷嚷什么,堂堂府判,规矩何在?”

    那中使沉声喝道。

    许易道,“上情下达,直言通禀,这就是规矩。

    什么时候,区区几个门子,也敢隔绝内外,阻碍交流了。

    你若不通禀,我声音还能再大一些。”

    说着,许易冲徐洪生那边招招手,“老徐,若想看戏,大可再靠近些。”

    徐洪生冷哼一声,扭头便走。

    中使怔怔看了许易一眼,心道,“感情这家伙已疯到这种程度了,直接称呼徐宫老老徐,我何苦惹他。”

    当下,他招呼许易稍等,径自禀报去了。

    不多时,宁圣便有旨意传下,招薛向觐见。

    许易没有享受到徐洪生的待遇,宁圣没有和面对面,而是在九霄殿见的他。

    许易周遭被蒙蒙雾气环绕,宁圣的声音从云霄中传下。

    这种场面,太容易营造上级的神秘感,下级的崇敬感了。